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无情魔尊非无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我害怕

无情魔尊非无情 二十七星宿 1789 2020.05.19 19:05

  眼瞧着男子步步逼近,竹之敬握刀的手在半空中瑟瑟发抖发抖,额头细密的汗水汇聚成水滴划过脸颊流向脖颈,痒痒的。

  她不敢有丝毫分神,刀尖朝满脸油腻的男子再次提醒道:“你别过来,我会伤到你”

  怕男子不相信,特意强调道:“我真的会伤到你。”

  男子依旧指着自己的心脏位置,极具猥琐的嗓音传来:“来,宝贝儿,往这刺,刺这儿才能刺死爷。”

  刀都拿不稳的娘们儿还敢威胁他?

  他男子在赌,赌竹之敬不敢杀人,也在等,等竹之敬精神完全崩溃的那一瞬间,他就可以借势夺刀,到时候美人毫无反抗之力,还怕抱不得美人归?想想都觉得刺激。

  竹之敬当然不敢真刺上去,她连踩死一只蜘蛛都怕蜘蛛的同伴回来报复她,现下只得连连后退。

  当背脊抵到身后的墙角的时候,竹之敬的恐惧达到极限,刀缓缓举起,朝男人低声吼道:“我说,让你别过来!”

  手起刀落,快到两人都没反映过来,刀就直直的刺进男子的胸膛,血止不住的往下流。

  竹之敬惊慌失措的松手,想后退又害怕男人流血身亡,忍住心中的厌恶赶紧上前帮男子捂住伤口:“不,不是我,我没想,没想刺你的,你可别死啊。”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刀会不受她控制的刺进男子的胸膛。

  男人身上的血还是不受控制的流,竹之敬想从衣摆扯块布帮男子止血,撕了半天也没撕烂。只得重新用手帮男子捂住伤口,环顾四周寻找可以帮男子止血的东西。

  这时旁边的门被打开,墨非宿从里面走出来,淡定的看向两人。

  墨非宿的出现对竹之敬来说就像是一根救命稻草,刚想松手走过去,又不敢,怕她一松手男子就血流如注,一命呜呼。只得求救的看着墨非宿无论轮次的说道:“公子,你救救他,他流了好多血,我不是故意要刺伤他的,他非礼我,我,我不知道怎么就伤到他了。”

  她不想看到人死,还是被她杀死的,她不想被当做杀人犯抓起来,不想一辈子在牢狱里艰难度日,更不想让自己活在自责和愧疚之中。

  墨非宿当然知道那一刀不是她刺的,是他刺的。本想借此机会练练小乞丐的胆量,没想到小乞丐被人逼到这种地步了还是什么也不敢做,废物!

  墨非宿心里极为嫌弃竹之敬,面色却极为平淡的说道:“回去睡觉,剩下的本尊来处理。”

  墨非宿的声音有股莫名的信服力,他说处理就肯定能处理好,竹之敬松开捂住男子伤口的手,起身呆愣的走回自己的房间,关门之前又不放心的看了地上血流不止的男子一眼,在心里默默祈祷他不要出事。

  墨非宿神情冷漠的看着地上的男子,眼里迸发出嗜血的杀意:“本尊的地盘也是你能撒野的?阎俞,带到冥界好好伺候。”

  只眨眼的功夫,男子就被一道突然出现黑影带走,地上的血迹也随之消散不见。

  男子被带走后一切归于平静,平静的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甚是无趣的墨非宿打算关门睡觉,关门的瞬间门却被一只突如其来的光脚死死抵住,抱着被褥跑来的竹之敬还喘着粗气,额头泛着密密麻麻的细珠,一脸忐忑的问道:“公子,我想和你睡可以吗?”

  “滚回你自己的房间!”

  墨非宿想也不想就拒绝,他绝对不容许一个凡人睡在自己房间,小乞丐简直在痴人说梦!

  “我打地铺,保证绝对不会打扰到你的。”

  “不行。”

  “公子,我不会吵,也不会闹,你就当没有我这个人一样。”

  “不行!”

  左也不行右也不行,竹之敬急了,软下声来乞求:“求你了,公子,我一个人睡害怕,我会被吓死的。”

  这次墨非宿到没说不行,看了眼竹之敬后良久转身进屋:“关门”

  他从来不是富有同情心的人,可胆小鬼眼里那份深深地恐惧他能清楚感受到。

  “谢谢公子”

  知道公子这是同意她的请求,竹之敬抱着被褥走进来好奇的询问:“公子,刚才那男子去哪了?”

  她刚才路过走廊的时候没看到男子的踪迹。

  “走了”

  走了?这么快?能走路说明应该没什么大事了吧,肯定是公子帮他疗伤了。

  竹之敬悬起的心放下来,没死就好,她不想成杀人犯:“公子,谢谢你。”

  墨非宿缄默不语,竹之敬也没有期待他会回复。

  半晌,竹之敬的声音再度响起:“公子,我想洗手。”

  虽然她刚才在房间用湿抹布把手上的血迹擦干,可她没忘男子还拿着她的手碰了那个恶心的地方,不洗手怪不舒服。

  “想洗手就去,喊本尊作甚。”墨非宿不为所动,静静的躺在床上。

  “我一个人不敢去”

  只有厨房才有水,纵然楼道里灯火通明,她还是不敢一个人去,万一又碰到猥琐变态的客人怎么办?

  “那就明天洗!”

  墨非宿不耐烦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可是……”

  “再多说一个字就滚回自己的房间!”竹之敬还要再说什么,被墨非宿的冷声威胁给制止了。

  公子不和自己去,她一个人不敢去,只好无奈的蹲下身来整理床铺,睡觉的时候都嫌弃的将手搁在被褥外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