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无情魔尊非无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等待

无情魔尊非无情 二十七星宿 2014 2020.06.17 19:00

  夜幕悄悄降临,竹之敬从厨房退出来没有进屋,像往常一样坐在门口眺望远方。

  明知道墨非宿要很晚才会回来,她还是想坐在这里等着,没有见到墨非宿的身影总感觉心有不安。也不知道这份不安是来自墨非宿,还是这个奇怪又陌生的世界。

  耳朵听着邻居们闲话家常,眼睛却是一动不动的盯着远方。

  今晚的天空万里无云,没有乌云的阻挡,月亮皎洁的仿若白天,以至于她能轻而易举的看见远方的来往的行人。来来去去的行人没一个是她想见之人,随着夜色加深,行人渐渐变少,闲聊的邻居们也打着哈欠各自回家休息。

  突然静寂的夜让竹之敬有点害怕,背后传来阵阵凉意。

  想进屋躲着,脚却像是落地生根一般无法挪动分毫。她想,等最后一个行人消失在自己眼前的时候她就进屋。

  行人越来越少,从四五个变成两三个,再从两三个变成偶尔路过的一个,直至最后一个人都消失在眼前。心中的恐惧也随之扩大,将自己缩成一团,心想再等十分钟,十分钟他还没回来就进去。

  有时候就是这样,你越想等一个人他越是不会出现。不知多少个十分钟过去了,该出现的人影还是没有出现,竹之敬甚至都在想公子今晚是不是不回来了,亦或是他把自己抛弃,越想越绝望,越想越害怕。

  竹之敬缓缓起身,她有点受不了自己无限延伸,快将自己拉入深渊的思绪,或许她该进屋,说不定明天醒来就能见到公子。

  绝望的站起来再次望望远方,只是这一次,街道上一个高大的人影向她缓缓走来,修长的身影被月色拉长,拉长,再拉长,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地狱之神。

  在竹之敬看来,来人的身影看上去莫名地有些孤寂,有些凄凉,有些温暖。也没有去深究孤寂,凄凉,温暖的是他,还是她。

  竹之敬的心口微微发涩,突然不想看到远方那只有一个人的身影,快步走上前去将人死死抱住:“公子。”

  墨非宿在看到门口那抹娇小的身影后也是一愣,一股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总之很微妙,不讨厌。

  尤其是在竹之敬抱住他的那一霎那,那种感觉更是强烈,不由得柔声问道:“怎么,又受欺负了?”

  竹之敬将头窝墨非宿的怀里,闷声闷气地说:“没有,就是有点想你了。”

  墨非宿想他是不是该表扬一下她的进步,毕竟前些天连手都不敢让他牵的蠢货这一刻不仅抱住他,还说想他。

  还没来得及开口表扬,蠢货就自动从她的怀里撤,好像刚才矫情的那人不是她:“公子,你吃饭了没?没吃我可以去给你做。”

  “吃了”墨非宿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吃不吃饭对他来说都无所谓,都这么晚,他不想蠢货再去劳心费力的做饭。

  “喔,那我去睡了,有点冷。”竹之敬缩着肩膀就要进屋。

  墨非宿趁她要进屋之际抓住她的手,果然冻得像个冰坨子,一双小手比他这个天生冷血的人还要冰。虽渐入春,夜晚的温度也是只有几度,在外面呆这么长时间不冷才怪,厉声呵斥:“不是让你不用等本尊吗?你有没有长脑子,说你蠢都侮辱了蠢字!”

  竹之敬哪有心思管他的怒吼,眼睛直直的看着被握住的手上,红着脸刚想挣开就感觉到源源不断的热气涌入全身,冰冷的身体渐渐变得暖和,甚至还有点热,抽回手尴尬的站在原地:“公子,好像不冷了。”

  感情他说了半天,这个蠢货根本没听进去,墨非宿想杀人的心都有了,怒吼:“滚进屋躺着!”

  竹之敬这才注意到墨非宿的愤怒,缩着脑袋听话的滚回房间躺着。

  墨非宿在屋外对着房间施了法后才进去,只片刻整个房间都变得暖和不少。

  这天下午,竹之敬跟着墨非宿来到城西的一个座大宅院前停下来。有点好奇这又是公子的那个朋友却也没敢多问,公子出来能带上她已经心满意足。

  “你不是想回家吗?进去吧。”墨非宿的声音传来。

  回家?她什么时候说过想要回家,再说她的家又不在这里带她来着里干什么?

  咦,不对,回家!

  竹之敬望着大宅院上方高高挂起的两个大字‘竹府’,拉着墨非宿就要离开:“公子你搞错了,这里不是我的家。”

  “是你说想回家,在春熙楼,落水那天。”墨非宿不为所动,主动帮她回忆。

  “这个等会儿再解释,反正这里不是我的家,我们先离开。”要是被认出来,免不了要和这家人打交道,她不想莫名奇妙就多些陌生的亲人,她的亲人有且只能是另一个时空的父母。

  好巧不巧宅院大门在这时打开,还没来得及离开就被人叫住:“哟,这不是我那被赶出家门的好妹妹吗?怎么,这日子过不下去想要回来了?”

  毕竟是这具身体的亲人,竹之敬好奇的转过身,只见一张娃娃脸的绿衣姑娘左手挽着以为中年妇女,右手牵着一个五岁小男孩站在他们身后。

  娃娃脸方才叫她妹妹,可她怎么觉得娃娃脸更像是妹妹呢,指着旁边的小孩儿笑问:“这是我侄子?都这儿大了?”

  “竹之敬,你在发什么疯。”中年妇女脸色铁青,她宝贝女儿还没成亲,哪来的小孩!

  “敬姐姐,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言言。”乖小孩竹俊言奶声奶气的说道。

  不是吧,竹之敬看着中年妇女一脸难以置信,都这么大岁数还给她生个弟弟?

  小屁孩倒是挺可爱,她都没见过这么萌的小屁孩,肉嘟嘟的小脸光滑又白皙,让她都忍不住想去去捏一捏他的小脸,甚至想看他哭,红彤彤的鼻子,挂满泪珠的眼角,翘起的小嘴巴佯装生气的模样肯定更可爱。

  不过有贼心没贼胆的她也就想想,她可不想被人说虐待儿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