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无情魔尊非无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要钱

无情魔尊非无情 二十七星宿 2129 2020.06.08 19:00

  半晌都没听到墨非宿再开口,竹之敬以为他又睡着了,再次将人唤醒,小心翼翼的问道:“公子,我还要跪多久啊?”不会是一整晚吧,那她的腿铁定要废。

  墨非宿是有让她跪一晚上的打算,不过现在他发现要是不让絮絮叨叨的蠢货睡觉,今晚他也别想睡觉了:“滚回去睡!”

  “谢谢公子”

  怕墨非宿反悔,竹之敬高兴的猛站起来往被窝里面走,哪想脚因为跪久了发麻,再加上起的有些猛,头昏眼花。一个趔趄扑在地上,疼倒是不疼,就是有些尴尬,有些狼狈,好在现在是晚上,再尴尬也尴尬不到哪里去,快速爬起来装没事人一样躺进被窝。

  墨非宿已经对这个蠢货彻底没辙了,想要骂人的话语在嘴边停留一秒后又收回,他现在都懒得骂她了,闭上眼睛睡觉,眼不见为净!

  早饭过后,墨非宿又如往常一样要出去,竹之敬上前拦住她的去路。

  墨非宿皱眉看着眼前的蠢货:“有事?”

  竹之敬低下头掰着手指支支吾吾的开口:“公子,我,我没银子了”

  墨非宿还以为是多严肃的事,从袖中拿出一沓银票扔进她怀里:“够?”

  竹之敬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她就想要个十几二十几两,还不确定公子会不会给,哪想他这么豪气的甩给给她这么多银票,估摸着应该有好几千两啊,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她这是抱上了什么金大腿?

  看蠢货愣住不说话,墨非宿以为她嫌少,作势要再拿,被竹之敬眼疾手快拦住,不是心疼墨非宿的银票,是怕自己心脏承受不住,再说她也用不了这么多:“公子,够了,够了”

  “那还不滚。”

  竹之敬乖乖给墨非宿让出一条道,将银票踹进怀里跟在墨非宿身后好奇的问道:“公子,你就不怕我拿着你的银票乱花?”

  “随便,本尊从不缺银票”

  当初来到凡间之初无聊,带着阎俞和顾思他们在凡间各国各地做生意打发闲余时间,各个领域都有涉及,现如今三百年过去,他也不知道哪些是商业是他的,按阎俞和顾思的手段和头脑应该不会太差。

  再则,这些廉价无用的东西他从未放在眼里。

  确定是大佬无疑,竹之敬又问“你就不怕我拿着银票逃跑?”

  闻言,墨非宿停下脚步冷哼一声,不屑的反问:“你会吗?”

  且不说蠢货这胆小懦弱的性格敢不敢逃跑,他有理由相信只要他在这一日,蠢货绝对不会逃跑。相反,如果他主动抛弃她,难受的绝对是蠢货。

  人人都说人心难测,他却觉得人心很容易掌握,尤其是面前这个蠢货,简单易懂的心思根本不用猜。

  “公子慢走”

  竹之敬停下脚步不再跟着墨非宿,目送他离去的高大背影,公子就是公子,她确实不会逃跑,银两再多又怎比得上一个对她好的公子,快速将墨非宿给的银票藏好,要是被路十语知道她问公子要钱,铁定要被训。

  揣好银两,走进楼里找到路十语,象征性的问了问:“小语姐,今天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没有,想做什么便去吧。”路十语一个人忙上忙下,依旧不让竹之敬帮忙分毫。

  “喔”意料之中的答案,竹之敬暗自瘪瘪嘴,她就是客气的问一问,压根没想帮忙,要不是昨天公子说她不尽职,她问都不想问,她才不想帮忙。

  竹之敬泄气的大摇大摆走出春熙楼,她真的就那么没用,那么不被需要吗?这感觉真的有点糟心,她该去找点有意义的事找点存在感。

  “小语姐,你一个人忙上忙下,竹之敬帮你不好吗?整个楼就她最闲,真不知道爷留她有什么用。”路十语的好友小兰替她抱不平。

  “没事,这点事我一个人做就行,就让她去吧。”

  路十语望着竹之敬离去的背影沉思。公子需要的是有能力的人,不是竹之敬这种一无是处的丫头,就算公子现在对她好,也迟早会厌烦好吃懒做的她,到时候,站在身边的还是她,只有她。

  竹之敬再回来已经是中午过后,饿的前胸贴后的她背跑进厨房找吃的,还好厨子大哥有给她留饭。

  “小敬,又去韵书阁听书啦?”竹之敬每天都要去韵书阁听书,这是楼里人都知道的事。

  “嗯”竹之敬点头的同时不忘狼吞虎咽的扒饭。

  “还是你好命,跟着个好主子,一天天的想做什么做什么。”

  这是实话,虽然她也不想往外乱蹿,但总好过待在春熙楼无聊强,公子确实是个好主子,给了她足够的自由和信任,她也要加倍努力为他做点什么才行。

  “那你给说说阁里的说书人都说了些什么好故事?我们这种没读过书的粗人还没去过那种高雅之地。”

  “呃”竹之敬迟疑几秒,她能说她其实就只去过一次吗?好在她念过书,讲个故事应该不难,问道:“什么故事都有,有江湖恩怨,儿女情长,惊悚恐怖,儿童寓言,悬疑探案,你想要听那种?”

  “那就说个儿女情长的?”厨子大哥也是小年轻,也渴望拥有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不过成天待在厨房哪有时间寻找自己的爱情。

  “话说从前天上住着……”说起爱情故事,竹之敬信手拈来:“然后牛郎和织女天人永隔,只有在每年的七月初七才能才鹊桥见上一面。”

  厨子大哥听完故事后黯然神伤,这凄美的爱情故事让他一个大男人都觉得悲凉,明明相亲相爱的两人却不能在一起。

  “厨子大哥,你没事吧!”竹之敬看着厨子大哥心不在焉的切菜担忧的询问,深怕他一不留神切着自己的手,那她的罪过就大了。

  “没事,就是觉得两人挺可怜的。”厨子大哥到底是男人,忧伤片刻很快缓过来。

  “确实有点可怜,不过这还不算惨,他们至少每年还能见上一面,我最喜欢的还是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那才叫一个惨。”

  “是吗?说来听听。”厨子大哥听上瘾,还想再听。

  “好,那我给你说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当是感谢厨子大哥,在这里也只有厨子大哥会和她聊天,顺带练练口才。

  竹之敬放下碗筷坐到灶前打算边帮忙烧火边讲故事。

  “话说从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