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无情魔尊非无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这里是?

无情魔尊非无情 二十七星宿 1583 2020.05.17 19:00

  墨非宿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一句‘不配’就让她想这么多。

  瞥见还站在原地神游天外的竹之敬,寒声说道:“还不快跟上。”

  只这一声,竹之敬就从自己的无限死循环中脱离出来,一瘸一拐的跟上去,不配就不配,她何必放在心上。

  一路上墨非宿沉默不语,竹之敬也安安静静的跟在他身后没再搭话,她得尽量给墨非宿留些好印象,不然墨非宿一不高兴就将她杀了怎么办?

  两人很快到达目的地,只是......

  这目的地好像和竹之敬想象中的有点不太一样啊!

  注视着门口穿的花枝招展,频繁向过路男子抛媚眼的姑娘们;不断进进出出满面春风,色眯眯地盯着姑娘胸前看的男人们;以及门上高高挂起的牌匾‘春熙楼’,竹之敬的脚始终不肯再向挪动分毫,带着高度戒备的目光悄悄向后挪动脚步。

  就算她再傻也知道这里是传说中的青楼妓院,是男人们寻欢作乐的场地!她怎么也没料到眼前这个俊美如斯的男人竟想要将她带入这种烟花之地!

  她是打算跟着墨非宿,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自己的人生安全得到保障的前提下。可不想因为一个刚认识的男人将自己的一辈子都葬送在这种地方,她还不至于自甘堕落到这种地步。

  甩头转身,她打算趁着墨非宿不注意的当口溜之大吉。

  只是,脚才刚踏出去一步就被身边人叫住:“去哪?”

  竹之敬感觉背后一阵阴凉,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回过头来带着十二分警惕,手伸向荷包掏出正午墨非宿施舍的银子递到他面前,柔弱的嗓音略带颤抖:“公子,这银子还给你,感谢你的施舍,还有之前答应做你丫环的话就当我没说过,我先走了。”

  银子,墨非宿仔细打量了眼前的凡人,这才回忆起起竹之敬是正午的那个小乞丐,侧身躲过她伸过来的脏手,嫌弃的眸光一闪而过,盯着着竹之敬惊慌的眼神,颤抖的双手,当即明白她在害怕:“想反悔?来不及了。”

  他只是在向小乞丐陈述事实。既然是小乞丐自愿倒贴过来,现在她的去留只能是他说了算,离开也不是不行,等他心情好的时候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什么叫来不及了?竹之敬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边惊慌失措的后退边商量的语气说道:“那这银子就当我借你的,等我以后有钱后再还你?反正我死都不卖身!”

  说完拔腿就跑,一旦踏入这烟花之地,那将万劫不复,永无翻身之日。不会有什么英雄救美的美事,那种美事只存在于虚无缥缈的幻想之中。即使有,她也不会是被上天眷顾的幸运儿,绝对的!

  墨非宿在春熙楼门口气定神闲的站着,任由小乞丐一瘸一拐的逃跑,在她即将消失之际,一个闪身突然出现在她前面。

  竹之敬满脑子想的都是快些逃离这里,以至于前方猛的出现一个黑色身影让她有些措手不及,来不及收脚的她实打实的撞了上去,一瞬间天旋地转,头晕眼花,脑袋里闪过无数小星星,鼻子更是传来钻心的疼。

  感到鼻翼下方湿黏黏的,竹之敬伸手一摸,摊开一看,是血,着急忙慌的撩起脏兮兮的衣袖擦鼻血,完全没注意到墨非宿脚向后退了两步,眼中浓浓的嫌弃鄙夷之色。

  止住鼻血后,竹之敬这才抬头仰望着眼前之人,一秒后又狼狈的转移视线,颓败之感涌入心尖,明知逃不掉还是想做最后的挣扎,沙哑着嗓音哀求:“公子,你放了我吧,我还没有成亲生子不能进去,你把我带进去我这辈子就毁了。”

  墨非宿真的不知道她哪来的自信,就她这种姿色连春熙楼的丫环都比不上,还想卖身。

  他向来讨厌废话和说废话的人,变出一方黑色手帕包住手,拎着小乞丐的衣领就往春熙楼里面走:“本尊说过,做本尊的丫环要绝对的服从,否则死无全尸!你想死?”

  竹之敬从小怕痒,很怕很怕那种,衣领轻轻嘞着脖子传来的痒意让她哭笑不得,试图将衣领从墨非宿手中拽出来未果,只好低声求饶:“公子,你先松开,我脖子痒,我听你话,我还不想死。”

  墨非宿也不喜欢和凡人有近距离的接触,何况是脏得一塌糊涂的小乞丐,还真放下小乞丐的衣领让她自己走,反正小乞丐无论如何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得到喘息的脖子瞬间舒畅不少,竹之敬整理好衣领后破罐子破摔的跟着墨非宿走进春熙楼。

  比起死,她还是更倾向于好好活着,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真到退无可退的地步再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