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无情魔尊非无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残忍的公子

无情魔尊非无情 二十七星宿 2069 2020.05.30 19:00

  如果说帝都是王室贵族的聚集地,那么仅次于帝都的水云城则是江湖侠士的聚集地。因为这里汇聚来自五湖四海的侠义之士,所有声名显赫的门派都立于此。

  竹之敬紧跟在墨非宿的身后,眼睛时不时地瞟向从淡淡薄雾中走出来的一两个侠客,和帝都的人没有什么区别,就是他们手里握的,怀里揣的,背后背的,腰间别的那泛着寒光的剑让她不由自主的缩了缩脖子,就怕一个不留神脑袋就被迫分家,真不知道公子带她来这做什么。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后,两人在一座辉宏的道观面前停下来,道观门上刻着‘苍梧派’三个大字。

  竹之敬在春熙楼的时候闲暇之际也会去楼下听男人们闲聊,苍梧派这个名字作为江湖数一数二的门派她听到过,据说里面住的都是一等一降妖除魔的道士,斩除过不少妖魔鬼怪,是百姓眼中人人称道的正义侠士。

  抛开这些杂念,竹之敬更关心的是如果那些道士真的能降妖除魔,那公子带她来这里岂不是自投落网么?到时候那些无情的道士肯定会让他飞灰烟灭,这个世上不是就没有公子了吗?

  不,没有公子,自己留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岂不是真的就无依无靠?不敢再往下想,拉着墨非宿的衣袖作势要离开。

  “去哪?”看出竹之敬眼中的惊慌,墨非宿任由她拉着。

  “离开,这里危险。”她不想公子被道士杀害,即使公子是人们眼中的妖魔鬼怪,在她心中,不一样。

  闻言,墨非宿反拽着她停下来:“何来危险?”

  竹之敬拽不过他,着急的语气轻声说道:“公子,里面都是道士,他们很厉害,会让你飞灰烟灭,你打不过他们,我们快点离开。”

  原来是在担心他被这群凡人道士给降服,这种感觉还挺稀奇。莫说一个凡人道士,就是神界的神帝他都未曾放在眼里过!

  “施主既然已经来了就请进吧!”这时,苍梧派的门缓缓打开,门内站着好几十个道士,为首的那个道士一看就不简单。

  将墨非宿护在身后,竹之敬礼貌的对着为首那道士说:“我们只是路过,这就离开。”

  为首的纪肆看着墨非宿,眼里寒光四射

  “这位施主也是?”

  既然来一趟他就没想空手回去,墨非宿拉开挡在前面的蠢货,丝毫没将这群道士放在眼里,闲庭信步的踏进门内漫不经心的说道:“当然是特意拜访。”

  墨非宿都进去了,竹之敬只好跟着进来。两人刚踏进大门,大门自动关上,相比墨非宿的淡然惬意,竹之敬心中的那根弦时刻紧绷着,时刻注视着道士们的一举一动,就怕他们来个突然袭击。

  纪肆当然也看出来眼前的这魔物不好对付,不过他们降妖除魔不会因为难以对付而放其自由,对着竹之敬微微颔首:“姑娘,还请站到一旁,以免伤及无辜。”

  “不行,你们不能杀他,公子他是好人,我们这就走。”

  竹之敬非但没有站到一旁,反而紧紧靠近墨非宿,急切的说道:“公子,我们先离开好不好?”

  “蠢货,怕什么,好戏才开始”墨非宿丝毫没有想离开的念头,不自觉的揉了揉竹之敬的头以示安抚。该害怕不应该是他们,而是这群自以为正义的道士。

  “可是……”竹之敬还要再说什么,就被纪肆给打断。

  “姑娘,你这是被这魔道迷了心智,还请不要再执迷不悟,待贫道铲除这魔道,再为你除去身上魔气。”

  她没有执迷不悟,也不需要清除身上魔气,因为她根本没有什么魔气,试图说服纪肆:“大师,公子真的……”

  “和他废什么话,你不相信本尊?本尊保证带你毫发无伤的离开。”

  将竹之敬拽到身后护着,墨非宿犀利的眼眸看着纪肆,淡淡开口:“本尊听说贵派可是斩除不少妖魔鬼怪,积了不少阴德。”

  “降妖除魔乃是我派职责所在。他们扰乱凡间秩序,无恶不作,就该受到应有惩罚。”

  纪肆心胸坦然,一股浩然正气,完全不害怕从墨非宿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

  “本尊好像又听说那些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的魔族被你们斩杀,未沾染血腥的妖却被你们放过了?”

  一身道袍的纪肆粗眉轻皱,苍梧派确实有此规矩,遇妖先观其灵根,凡灵根沾血腥的妖必诛之,未沾染血腥的妖可以留其一命;遇魔全灭。不为其他,只为妖尚且有情,魔冷血无情:“是又如何?”

  面前的魔道再强大,纪肆也有信心降服,不过是多费些时间,何况还是主动送上门来的,朝身后弟子们眼神示意,弟子皆心领神会,纷纷拿出伏魔道具。

  “本尊欣赏你的坦率,死的时候尽量让你们轻松些。阎俞,顾思!”

  话音刚落,阎俞和顾思凭空出现在半空,两人手执魔剑,未等这些道士有任何反应已然出手,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眨眼间,苍梧派数十弟子被灭大半,只有纪肆和顾思对过十来招,不过也很快败下阵来,捂着胸口的鲜血倒地不起。

  这不是道士伏魔,完全是单方面的屠杀。

  “留一个,有用。”在两人杀得双眼猩红的时候,墨非宿的声音适时传来。

  阎俞手中的剑随意一挥,除去为首的纪肆,所有的道士全都倒在血泊之中,将纪肆扔到墨非宿面前听候他处理。

  墨非宿这才将一直藏在他身后的竹之敬拎出来:“还记得昨晚答应过本尊的话?”

  被拎出来的竹之敬看着满地不断流淌的鲜血,以及倒在血泊中的一堆堆尸体一阵恶寒,跑到角落狂吐起来,脸色比地上的尸体还要苍白,这是她第一次亲眼见证死亡,前一刻还活生生的人在顷刻间就变成了冰冷的尸体,不是一个,是一群。

  直到腹中空空吐不出什么来才全身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察觉到脚边传来的湿意,抬眸一看是猩红的鲜血,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眼里是难以置信和恐惧,对着墨非宿问道:“你,你杀人了,为什么,要杀他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