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无情魔尊非无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哑巴

无情魔尊非无情 二十七星宿 2277 2020.06.09 19:00

  “让你跑,让你跑,打死你个贱种哑巴,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跑!”

  竹之敬这边故事还没开始讲,外面传来的打骂声让竹之敬好奇不已,起身探出一个脑袋观望。

  只见楼里的两个护卫正挥舞着鞭子,对着一个浑身是伤的粉衣女子一阵拳打脚踢,粉衣女子越是反抗鞭子就落得越狠,竹之敬看着都觉得疼。

  许是发现有人观望,其中一个侍卫扭过头来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随后一人一只拎着粉衣女子的胳膊把她拖走了。

  竹之敬不明白情况也不敢贸然上前帮忙,察觉到侍卫的恶等赶紧缩回脖子,她可是知道楼里的护卫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不想看热闹不成反挨打。

  “厨子大哥,刚才那位挨打姑娘是谁啊?”厨子大哥在后院待的时间最长,楼里的风吹草动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前些天被人卖进来的,听说是个哑巴,不过姿色不错,芳姐就将她买了下来,肯定是想着逃跑被逮住挨揍了呗,楼里常有的事。”厨子大哥对这种事早已司空见惯,继续这手上的活说道。

  “楼里的姑娘们不都是自愿来的吗?”这是竹之敬一直以来的想法,毕竟春熙楼可是帝都第一妓院,应该不会做出偷买拐骗这么龌龊的勾当。

  “哪能都是自愿进来的?这么多美人,你以为哪家姑娘好好的日子不过要来这烟花之地?部分是走投无路自愿进来,也有部分是罪臣家中的女眷被贬到这里,当然,还有部分是因为长的不错,被人贩盯上卖到这的,刚才那姑娘就是属于最后一种后。”

  厨子大哥很平淡的给竹之敬普及这其中的门道,十个青楼十个黑,拐卖强迫,威逼利诱都是寻常的不能在寻常之事。

  竹之敬一直以为这种逼良为娼之事不会发生在春熙楼,现在才知道不是没有,只是她没看见,所以公子作为这里的老板是允许这种事发生的吗?

  她是该怪拐骗的人贩子,还是怪从买下人贩子手中买下的人,也许被拐的小孩儿,女子不被卖到烟花之地也会被卖到其他地方,过着非人的生活,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这种事在任何时代都存在,不是单凭她一己之力就能解决的。

  算了,关她什么事,她都要靠公子保护的人有什么能力去帮别人脱离苦海,又有什么资格责怪公子,还是本本分分的回到灶前继续烧她的火,当个名副其实的废物。

  一炷香之后

  偷偷摸摸的进入女子被关的房间,竹之敬心都快跳到嗓子眼,手脚也颤抖的厉害,她也不想来,可一想到被打的浑身是伤的女子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非人般的日子,这该死的罪恶感就像是一团黑雾萦绕在她心里怎么也无法退散。

  要是今天不来,她想她这辈子都将活在罪恶之中。

  啊啊啊......,这种又害怕又无法置之不理的心情谁能明白!

  粉衣女子此刻正蜷缩在床上,双手双脚都被绳索紧紧束缚住,见到竹之敬推门进来后也没任何反映。

  竹之敬蹑手蹑脚的手走过去,盯着她身上的伤打了个冷颤,感觉自己都跟着女子一起疼了,这群渣渣真的是一点儿也不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

  知道女子是哑巴还是怕她激烈挣扎引来人,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上前帮她解绳的同时轻声解释道:“别乱叫哈,我是来救你离开的,芳姐和护卫们都在午休,外面没人,现在逃跑应该能跑掉,跟我走。”

  要是对这不熟悉,竹之敬也不敢贸然前来,解开绳子拉着女子悄声出门。

  许是明白她的善意,女子当真听话的没有反抗,安静的任由竹之敬带着自己离开,不是因为相信竹之敬,而是现在都落到这般天地,怎样都无所谓了。

  一路逃出来出奇的顺利。

  竹之敬知道春熙阁不简单,带着女子从后门出来后还跑了很远,直到带着女子跑到人群密集的人群才停下从怀里掏出几张今早公子给她的银票塞她手里:“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拿去买点药敷一下伤口,我看着都疼。”

  “以后一个人出门小心些,别再被人骗,安全防范意识很重要。”

  “还有啊,我可不是白白对你好的,你以后有好日子过了,可别忘记帮助其他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啊。”

  啰嗦一大堆也不知道姑娘听进去了几句,管她的,她能做的都做了啊。

  女子不放心的对着她胡乱比划,竹之敬看不懂,却也能猜出个大概,女子应该是在担心她的安危。

  竹之敬露出一个憨憨的笑容赶人离开:“我不会有事,你快走吧,被她们追上来我也救不了你,说不定我也得跟着遭殃”

  公子是对她好没错,可她不能拍着胸脯保证她放走了哑巴公子也不会生气。利益面前,她一个小丫头算什么。

  姑娘担忧的看了她一眼,迈着急速的步伐消失在人群。

  目送女子离开,竹之敬这才慢吞吞的摇回春熙楼,心情格外的好,这笔好事要记在公子身上。

  要问她问什么还敢回来,她当然是舍不得墨非宿,就算公子生气她也认了,受罚一顿就过去的事。

  哪想才踏进大门她就被两个护卫押到后院,宁芳正坐在后院中央,一手拿着长鞭盯着她,一手拿着一只发簪摇晃:“舍得回来了?”

  “芳,芳姐,有事吗?”这阵仗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竹之敬的心七上八下,看着宁芳手里的簪子一阵疑惑,她的簪子怎么在宁芳手上,不是该在房间的梳妆台上放着吗?

  “这簪子是你的?”芳姐把玩着手里的簪子问道。

  虽然不知道簪子怎么在宁芳手上,但确实是她的,竹之敬没打算否认:“芳姐,这是我的,怎么在你手上?”

  “刚才楼里有个昨天刚抓的姑娘逃跑了,她的房间里落下这枚簪子,你说这代表什么?”宁芳意有所指的问道。

  “嗯,是我的,可是我今天压根儿就没戴它。”带着簪子好看是好看,可是麻烦,她今早将簪子放在梳妆台上的,鬼知道簪子是怎么跑女子的房间去的。

  “那我换个问法,那姑娘是不是你救走的?”宁芳犀利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竹之敬,仿佛要把她看穿一般。

  竹之敬不太会撒谎,低头沉默。

  早知道她就在外面多玩一会儿,等着公子和他一起回来,就算惩罚,那也是公子惩罚不是,现在情况貌似有点不乐观。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那我也不算冤枉你。”

  宁芳拿着鞭子和簪子缓慢踱步到竹之敬面前,蹲下身来帮她带好发簪,面带笑意的问道:“知道我们春熙楼怎么处理叛徒的吗?”

  她知道个鬼,竹之敬实诚的摇头:“不知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