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悬疑侦探 堪舆奇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曾慕冶

堪舆奇录 非池之玉 2834 2018.08.11 05:10

  说明来意。这位师傅面有为难之色,说道:“我师父他老人家近年来已极少铸剑。多少王孙公子欲求一把师父所铸之剑而不可得。你们此来,怕很难如愿。”二牛甥舅早已料到如此,二牛说道:“我们本来知道尊师结交的都是名流,像我等这样的寒门白丁说实话,配也不配来问的。但是事有万一,请你务必帮个忙,带我们去渐渐他老人家。此事最终能不能成,我们都备了一份微薄的谢仪,来感谢大叔。“说完,将礼物拿出来,恭敬的递给这位大叔。二牛舅舅跟着道:”老弟,当年你我一起共事,可说得上如兄弟一般。今日打扰于你,实在是这孩子对剑非常痴迷。万望老弟成全。“这位大叔接过二牛递来的礼物,说道:”师父一生,铸剑无数,越到老来,越觉得此等杀人利器,铸得太多,实在有干天和。近年来,已极少再操此业。但他老人家也曾说过,如果相互投缘,也未必就不再重升剑炉。我且领你们去,是否能成,就看你们跟师父是否投缘了。“甥舅二人听他如此说,心里感激万分。第二日早上,三人便一同上路。

  路上走了四五天,三人终于来到铸剑名匠曾慕冶家门口。那位大师对二牛甥舅二人道:”你们二人且先在此稍等,待我进去禀明师父。“二人点了点头,看着他走进门去。而牛见曾慕冶的家并不十分宏大,就规模来说,跟一般乡绅的宅第也差不多。但整个宅第林遮竹绕,鸟语间关,门前一条小溪蜿蜒而远,碧草随岸,整个布局错落有致而又充满了生机。

  此时门内传出一个人的声音,似乎十分愤怒。只听他大声的斥责道:”什么狗屁农夫你也往家里带,当你师父是打菜刀、炼犁铁的寻常铁匠么?多少有钱有脸的人物都被我拒之门外。去去去,叫他们赶快回去。“

  甥舅二人听得此言,不觉面红耳赤。二牛对舅舅道:”舅舅,真是对不住,让你受这样子折辱。“二牛舅舅呵呵一笑道:”这哪里算什么折辱,他说的是实话嘛。我陪你来,一是想成全你;二也是自己的好奇心作祟,想看看这样子的陨铁铸造出来的剑到底如何神奇法?再者说,求人办事,哪有一帆风顺的。你先莫着急,看看他出来怎么讲。“话音刚落,大门”尜“的一声,那位大叔从门内退出来,一边退,一边作揖,脸上诚惶诚恐,整个人退出了大门,这才转过身来,耷拉着脑袋,神情郁郁的走向二人,说:”如何,师父非但不答应,还将我狠狠的训斥了一顿。我们还是快些走,不然,师父见我们在此逗留不去,大发雷霆,说必定要追出来赶我们走了。“二牛说道:”时常与烈火熔浆打交道,难怪脾气这样的烈。“

  二牛舅舅斥责道:”住嘴,小孩子莫要乱讲。“说完对着曾慕冶的徒弟道:”老弟,切莫见怪。小孩子口无遮拦,你要多包涵些。“曾慕冶的徒弟正要答话,此时大门闭而复启。一个穿着长袍的人走了出来,只见此人面色黝黑,眼睛精亮。发间颇有白茎,年纪却并不甚老,跟二牛舅舅差不多年纪。双手交于背后,缓步而出,神情显得极不耐烦。对着他徒弟说道:”徐老三,你也要有点出息了。多结交些有用之人。“说着用眼瞟了二牛甥舅二人,继续说道:”别跟那些无用之人厮混。你的两个师兄两个师弟,眼见德都比你有出息多了。你居然沦落到靠打铁卖力气来养家糊口,枉费了当年我的一番苦心。“只见徐老三唯唯诺诺,面有惭色,面对师父的指责,不敢反驳。二牛的舅舅老实巴交,并无与人争执之心。心中虽然不忿于曾慕冶的言语,也只是摇摇头,转身欲走。唯有二牛少年脾气,哪忍得住别人这般奚落,心中怒火难捺,反唇相讥道:”我等固然毫无出息,但不知阁下是封侯拜相还是富可敌国?在我等弱于你之人面前,卖弄威风,鄙夷不屑,却不知阁下在面对强于你之人时,是否也这般姿态?今日我等有求于你,你不答应,便就罢了,又何必出口伤人?“

  曾慕冶听了这番话,一时语塞,转而气愤之极。便是当年跟着师父,因为自己聪明好学,师父对自己也是嘉许多而训斥少,待得渐渐成名,恭维奉承者越来越多。更无一人敢如此教训自己。今日竟被一个少年当着自己徒弟的面如此指斥,哪里还忍得住?大声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求我铸剑者,怕是比你胎毛还多,还无人敢如此指责老夫。尤其可笑的是,一个无知的乡下少年,不知哪来的勇气,居然求我为他铸剑。来来来,告诉老夫,你有何依仗?不瞒你说,老夫为人铸剑,所收酬劳可是不菲,你给的起酬劳,再来谈老夫愿不愿意。“说完,双眼微合,斜睨着二牛。

  二牛脸上一红,却不愿在嘴上认输。强项道:”阁下如此盛气凌人,哪里是待客之道?阁下竟然如此的拒人于千里之外,天下怕不只是阁下懂得铸剑之道。原本我以为阁下一生与剑为伍,有尚武慕侠之风,未必就仅以钱帛为知交。岂知今日一见之下,实在令人大失所望。阁下竟是个唯利是图的小人。“说到此处,手指不经意间触碰到放在衣兜里那块敲下来的陨铁。此一小块陨铁本是打算在双方和和气气见面时,让曾慕冶验看一下,是否真如舅舅所言是铸剑的材料。孰料双方未见,火气已起。待得相见之下,便即唇枪舌剑,争吵起来。情急之下未曾想起衣兜里的陨铁。此时无意间碰到,心中倒登时有了底气。于是接着道:”我们下里巴人,未曾开过眼界,今日在下手中有一小物事,阁下见识卓越,定然识得此物。便请阁下为我等讲解一下,让我等也长长见识。“说完,将手伸到曾慕冶面前,摊开手掌,那块陨铁当即出现在曾慕冶面前。

  曾慕冶铸剑一生,见过无数奇异珍贵的金属,但凡与金属有关之物,一见之下,无须触碰,便知优劣。此时见二牛掌中之物,黑漆漆的似乎毫不起眼,旁人见了,定然不屑一顾。曾慕冶何等眼光?见此物初见之下,似乎暗淡无光,然而稍一细看,却光华内敛,隐而不发。绝非凡品可比。但确然是金属无疑。自己一生经手过无数种金属,没有一样有此特异。只有传说中的来自天上的陨铁,才有此神异。一想到陨石,曾慕冶便将平时听说的、书中所载的陨铁的特异之处一一与眼前二牛手中之物对照。正要拿过来细看,不料二牛却将手一收,道:”原来我等乡巴佬手中最常见的物事,阁下竟然不识,哈哈,告辞!“转身欲走。

  曾慕冶正看到兴头上,只想拿过来好好的验证一番,如何舍得让二牛三人就此离开?当即叫道:”三位且慢,在下有话要说。“陨铁是曾慕冶求之一生而不可得之物,梦里曾梦见过无数回,醒来却空空如也,心中懊恼失落无比。此时突见陨铁,犹疑是梦,但却见阳光当空,掐掐自己而痛楚分明,绝非是梦。对一观陨铁的渴望就更加的强烈。此刻见三人欲走,那时无论如何要挽留下来的。

  此时曾慕冶最为魂牵梦绕之物就出现在自己刚刚还不屑之人手上,说话的措辞口气便十分客气起来。二牛见曾慕冶突然出声挽留,便道:”怎么?“

  曾慕冶供手为礼道:”刚刚不才言语不恭,冒犯了二位,乞请见谅。“刚刚还老气横秋的口称”老夫“此时有求于人,便谦卑自称”不才“二牛见曾慕冶突然谦恭起来,所料非及,便欲出言讽刺,突然想到此行的目的,心中一凛,道:”曾先生言重了,却不知先生挽留我等,有何见教?“曾慕冶见二牛毫无见责之意,与适才年轻气盛的模样大相径庭。想要说明自己的想法,一时之间,却不知该如何措辞。二牛见他欲言又止,微笑道:”二牛见先生适才一见敝人掌中之物,神情殷切,先生若是钟爱此物,便请拿去。“说完,拿出陨铁,递给曾慕冶。

作者感言

非池之玉

非池之玉

cizhi

2018-08-11 05:10

12.15~12.31年终盛典开启

得战力返点币,邀你见证诸神之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