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商洲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玄宗妙义(六)

商洲记 柳有才 2014 2019.04.16 12:04

  寒潭的水很冷,也很幽深,刺激着全身的尽没在寒潭里的习坚头脑突然变得清明了许多,心中的恶火也去了几分,更为奇怪的是习坚在水中,由于身体在修习了《玄宗妙义》的《气篇》和《形篇》,又窥了《神篇》的低级功法,居然内息在习坚的体内自动运转,为习坚在寒潭里形成了一层无形的保护膜,令习坚在寒潭之内居然毫发无所。

  习坚在渐渐冷静下来之后,便一运内息,从寒潭之中轻易的跳了出来,回到了岸上,这时他突然看到了瀑布流下的那处洞顶,习坚一拍脑袋暗道:“我咋那么傻?怎么就被泰山所说的南通道这一条路给忽悠了,这水是咸的,应该来自于断水,那么既然是断水流入到了这个地洞,那么我从上面出去必然是断水的水中,以我现在闭气的能力,从水中游出回到陆地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啊!”

  他一想到此,便兴奋起来,随即便运用《玄宗妙义》里的《形篇》灵犀步的功法,跃到洞壁,运用内力吸住洞壁慢慢的爬上了瀑布顶端,瀑布顶端果然有若干的水道,水流都是极大的,让习坚根本无法靠近,不过也有一个水道居然水流异常轻缓,习坚见到后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的爬进了那个水流轻缓的水道。

  水道内洞壁光滑,走起路上习坚总是避免不了湿滑,没走几步便踉踉跄跄的,就算有《玄宗妙义》的功法加持,也让习坚走起来有点不稳,就这样习坚磕磕绊绊的走了有两个来小时,习坚发现前面没有路了,他寻思可能这还需要机关打开,结果在洞壁四周查看了一下,结果洞壁光滑,根本没有什么机关,只是感觉头顶有细小的水流总是流下来,搞得习坚头发湿漉漉的,他不由抬起头来向上看去,发现上面有一块透明质地的石头,石头上似乎有水在流动,这让习坚心中不由一喜,暗道:“莫非上面便是断水?”

  他目测了下石头的厚度,应该不是很难打开,便暗自运功,使出全力用内力向那石头震去,那透明的岩石很轻松的便被习坚给击碎,只是击碎之后头上并没有涌进来滚滚河水,而只是从上面下来一片水花,浇了习坚一头一身的水,然后便又是不急不缓的水流从上面流下来,这让习坚非常好奇,暗道:“难道我猜错了,这里不是断水的底部?”

  出于好奇,他便探身从洞顶钻了出去,只是习坚头刚一探出来便被水由上倒下浇了一身,他立即闭上眼睛,吐了吐口中的水,使劲的冲出水幕,不过只是向前走了两步,便感觉脚底踏空,身子立即不稳,一下子就栽了下去,不过还好下面并不是什么坚硬的地面,而是一处水塘,习坚掉进水塘后,感觉这水也不太深,他在水里挣扎了一下,变换了一下姿势,慢慢的在水中便浮了起来,又甩了甩头上的水,习坚定睛查看现在他所处的位置,只是令他吃惊的是,他居然又回到了道境,而这处水塘居然正是道境的镜湖,他瞪大了眼睛,自己似乎被道境带入了一个死循环,走来走去居然还是回到了这里。

  习坚郁闷的爬上岸,呵斥带喘的靠着刻有镜湖的那块石碑,表现出一副生无可恋的感觉,过了许久习坚才在打击中缓缓的站起身体,看了看对岸的竹屋,他决定回去再想办法离开这道境,折腾了一天下来,习坚真的是饿了,便下水再次抓了一条鱼,趟水走到对岸,然后熟门熟路的把鱼烤了,边吃边走回到竹屋的院子里,不过在走回这院子里的路上,习坚感觉好像这个地方差了些什么?虽然这道境和自己走时差不多,但总感觉少了些什么?

  他向院子四周看了看,一样的样子,一样的院门,一样的紫藤,一样的镜湖水,一样的布置,四周也是高高的山,四季如春的草木和果园,但习坚总是觉得少了些东西,直到他看到镜湖边不远处的地方居然没有立坟,他不由“呀”的一声,道:“我立的老子和泰山的墓哪里去了?”

  习坚狐疑间又进入竹屋,这竹屋也是同样的摆设,唯一不同的是这里的家具,不管是桌子、书架、床都有厚厚的一层尘土,习坚有点反应了过来,暗道:“这难道是另一个道境,是另一个和我埋老子和泰山之处一模一样的道境?”

  此时的习坚大脑有点转不过来了,他疯了一般冲到了道境北边的竹林,他发现这里也有一个山洞,他快步走了进去,却发现在洞里走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便到了洞的尽头,这个山洞居然是死的,而且这个山洞更像是人工凿开的,甚至在山洞里习坚发现了不少金银珠宝,他苦笑的摇了摇头暗道:“就这么一处道境都充满了玄奇,完全理解不了古人到底在做什么?”

  不过看到山洞里的珍宝,习坚倒是非常稀罕,就算再玄奇,他也在珠宝里这一堆那一堆的抓了几把,然后习坚不由得放声大笑,道:“发财了,发财了,好多的钱啊!”

  就在习坚看着这些金银珠宝笑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的时候,他在珠宝里居然找到了一部竹简,他抖了抖上面的灰尘,发现这部竹简很短小,上面只是写了草草几行话:“奉恩师命,设置道境两座,囚李子及师终生,不可出、不可出!”落款是一个叫“云崖子”的人。

  从这份竹简的内容让习坚有点迷糊了,这个叫云崖子的人,应该是泰山的弟子,那他为什么听已经走火入魔的泰山的话设了两处道境,而且还要囚他和老子,习坚暗道:“这到底是为什么啊?泰山让人囚禁老子,老子又说让人囚禁泰山?这桩悬案好像有些离奇,那么知道内情的也只有这位云崖子前辈了,也不知道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作者感言

柳有才

柳有才

求投资,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

2019-04-16 12:0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