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我在妖魔日本当剑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织田家小三郎

我在妖魔日本当剑豪 宸庭 2054 2021.04.20 22:08

  随后,东野沧与织田信长友好地进来了相当的深入交流,并且约定了传授切磋剑道的时间后,东野沧极具礼貌地送别了织田信长百步之遥,目送着织田信长一行远离。

  “雪姬……”

  “是。”雪姬应道。

  “你带着骨姬去再确认一下那是不是金山,假如是的话,将泥土什么的填回去……”

  东野沧的语气没有一丝波动,似乎是说着什么无关紧要的小事一般。

  “是。”雪姬。

  “唉,金山银山,不如咱们这里的绿水青山啊。雪姬你今后要守住这个秘密,可不要暴露了,导致咱们的山水被破坏了。”东野沧不忘提醒道。

  “是。”雪姬点了点头。

  挖矿?挖矿先不急。

  东野沧暂时对于挖矿没有兴趣,还是再等等,或许能遇到什么神奇的妖怪可以在不破坏表面的泥土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地开采一些闪闪发亮的石头呢?

  作为地地道道的种花家之人,慢慢在小沧山种田才是需要做的事情,挖矿这种事情有机会再低调着来就好了,多大点事嘛……

  ‘再说吧,再说吧,不急……不急……’

  在雪姬带着骨姬再度前往确认之后,东野沧站在原地愣了半晌,缓缓地恢复了平常心。

  ……

  另一边,泽彦宗恩小声地向着织田信长问道。

  “大殿,你为何不再努力劝劝?东野沧大人视富贵权利如浮云,说不准有朝一日他就离开小沧山到别处去了。”

  骑在马背之上,喜意浓郁的织田信长笑道。“哈哈哈,不会的,东野沧阁下不会离开织田家的。”

  “为何?东野沧大人假如当真如贫僧所猜测的那样,是晴明公遗留在外的直系血脉,那么他必然很快就会成长起来,受到天下的瞩目和礼遇的。”泽彦宗恩小声地提醒道。

  “的确如此,东野沧阁下心境超凡,假如当真是传承了晴明公的血脉,体内遗留有着那个……传说中的血统,可以轻易让妖怪屈服充当式神来御使,那么他早晚会名扬天下,平定妖怪之乱,但……”

  织田信长语气一顿,脸上有着无尽豪情地说道。“无所谓,余……织田信长的目标正是要夺取整个天下,却也是正好与东野沧阁下的宿命所匹配,他……乃是最适合余信长的兵法指南役!”

  “即使东野沧阁下如今还不愿意答应真正成为本家的兵法指南役,但只要本家成长的脚步够快,那么世间又有什么势力有资格从余信长手中将东野沧阁下笼络过去?”

  “就好比当年的晴明公效忠于皇室,守护着京都一般,说不准余信长夺取人间之天下之时,也将是东野沧阁下斩尽百鬼妖魔之日。”

  这一番话从信长口中说出,没有一丝丝的心虚,有着只有肆意的霸气和豪情,仿佛那双眸子已经看透了未来,目睹了那天下安定的一幕。

  最后,在泽彦宗恩震撼的目光之中,信长微微侧过头,那双锐利霸气的眼眸直视着他,以着不容拒绝的口吻道。

  “泽彦大师啊,但本家今后也拜托你多多支持了,以免有妖怪偷偷潜入了清州城。待余夺取了天下,这佛门也一定会如你所愿那样走上全新的道路吧?”

  泽彦宗恩脸庞微微涨红,心中原本对织田信长过分重视东野沧的些许不满,瞬间烟消云散,高声地应着。

  “是,贫僧必定尽心尽力,侍奉于大殿左右。”

  “哈哈哈,回去了,余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阿浓,还有跟阿市也说一说。”织田信长喜悦万分地说着。

  第二天,在东野沧慢悠悠地起床之后,却是发现客厅之中有着一大一小两个美丽的背影对着自己。

  当然,东野沧心中没有一丝丝波动,甚至有些想笑。

  织田信长嘛,女装大佬的背影,东野沧都已经深深地记在心中了。

  东野沧接过雪姬递过来的洗漱用品刷牙洗脸,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物后,径直地走到了那两个美丽背影的对面坐下,开口道。

  “早上好,信长阁下,还有……”

  说着说着,东野沧的目光落在了那端端正正地跪坐在织田信长旁边那人的脸上,目光不禁有些诧异。

  这人,长得好生精致、可爱!

  明明五官轮廓与织田信长有着八分相似,但与织田信长女装之后英气美丽的样貌相比,那些许的差异,却足以演化出不一样的气质。

  ‘或许……是年龄问题吧?’

  东野沧心中暗暗地猜测着,与织田信长相比,这人虽然坐姿行为颇显端庄典雅,但这人实际的年龄约是在十四五岁左右,看上去仿佛是小一号的织田信长。

  不过,随着东野沧眼睛偷偷地在某处掠而过,发现其不但样貌与织田信长相似,就连体态都如同缩小版似的,心中大概有了判断,转而问道。

  “这一位莫非是信长阁下的弟弟?”

  织田信长闻言,拿在手中的折扇微微一抖,转而笑道。

  “他是余最小的一位弟弟,尚未元服,幼名小三郎,昨日听闻了东野沧阁下的事迹后,因对东野沧阁下心生仰慕,今日特意跟着余过来拜会东野沧阁下。”

  说着说着,织田信长还不忘伸手拍了拍小三郎的脑袋,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样映入东野沧眼中。

  当然,实际上他们的外表就宛如是一对绝世姐妹花似的,实用性不谈,但养眼程度纵使是东野沧也不禁愣了愣。

  “原来是小三郎阁下,有礼了。”东野沧客气地说道。

  “小三郎今日得见东野沧阁下,亦是深感荣幸。”随着小三郎张嘴,一声清脆如翠鸟啼啭似的声音响起。

  “好了,你们两个先不用客气了,等会有你们慢慢交流的机会……”

  织田信长手中折扇一开,扇了扇风,说道。“昨日东野沧阁下言及过去因独居深山,故以对剑道未曾了解对吧?今日余之所以带小三郎一并来,也是正好让他做你的对手的。”

  “如此便谢过信长阁下了。”

  随即,东野沧三人便走到了屋外的一处空地上,信长则是开始教导着东野沧标准的剑道姿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