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大泼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大泼猴

甲鱼不是龟

  • 仙侠

    类型
  • 2014.04.02上架
  • 253.02

    完本(字)

31.03万位书友共同开启《大泼猴》的仙侠之旅

盟主37游戏飞哥 盟主果油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五行山下

大泼猴 甲鱼不是龟 1808 2014.04.02 18:31

    清晨,崎岖山路,一个年轻的和尚策马而来。

  一手卷动缰绳,一手紧握金色法杖,宽大的袈裟在风中猎猎作响,胯下高大的白马发须飞扬。

  那奔腾的气势就好像一位纵马冲锋的猛将。

  与一般的游僧不同,他年轻,拥有英俊的面容,炯炯有神的双眼直视前方,果敢而坚毅。脸上看不到一丝喜怒,不像其他和尚一样慈眉善目,却有着难以言表的坚定意志。

  “这是五行山了。”他勒紧缰绳,白马猛然停住,原地踏出阵阵马蹄。

  他的目光开始在山间搜寻。

  “谁?”远处山间人迹罕见的地方,草丛里忽然伸出一只毛茸茸的手来。拨开草丛,里面露出一个沾满枯草的猴头。

  “呸。”

  吐出嘴里含着的两根杂草,猴头深深吸了一口气,憋足了劲头:“扰人清梦!给老子滚——!”

  空旷的山野余音袅袅,不断回荡着猴子的咆哮声。

  “在那里?”和尚循着声音望去,策动白马缓缓前行。

  很快,猴子与和尚相见了。

  看到猴子的瞬间,和尚笑了。看到和尚的瞬间,猴子也笑了,不过是冷笑。

  “是你?”猴子一看这衣着便已经知道了对方的身份,甚至是来意。历史总在改变,历史又惊人地相似。

  原本慵懒的表情顿时变成了一丝冷笑:“你来干什么?让老子去西天取经?”

  和尚也不说话,柱着法杖,一步一步地沿着乱石堆攀上斜坡,身手利落。

  “回去吧。压我的是你们,放我的也是你们,跟我谈什么取经成佛?当老子什么人了?”说着,猴子嘎嘎嘎地冷笑了起来,咧开的嘴里露出尖利的牙齿,带着一丝癫狂。

  “何苦呢?施主莫不是想在这里再压五百年?”和尚叹息着,却没停下脚步。

  “压一万年也是老子自己的事,与你这秃驴何干?”猴子用唯一能动的手四处摸了摸,想找一颗石头丢过去,却发现五百年了,身边的那些碎石早就被无聊打发时光的时候丢了个精光。现在只能摸到一把泥土。

  泥土也行!猴子随手甩了出去:“滚!”

  那泥土在空中散成了灰蒙蒙一片,沾到和尚袈裟的刹那,却全部好像有了灵性一样绕开。这让猴子吃了一惊,不得不细细打量起这个和尚来。

  在距离猴子两丈左右的地方,和尚柱着法杖停下了脚步,微笑着,注视着猴子。

  “猴头,我们谈谈吧。”和尚说。

  上玄月般的眼睛就好像能看透人的内心一般,这让猴子心底发毛。

  “没什么好谈的,老子困了,还要回去补个回笼觉呢。我不碍着你取经,你也别碍着我睡觉,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多好?”猴子用手掏了掏耳朵,背过头去不看他。

  “你不想要自由吗?”和尚问。

  “当然想。”

  “我放你出来,你保我西天取经,便自由了。”和尚双手一摊,说道。

  “哼!这就是自由了?我能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吗?”

  “你想做什么事?”

  “我想将天捅破,让天火把天上的宫殿都烧成飞灰!”猴子恶狠狠地说。

  “不能。”和尚面无表情地回答。

  “那不就结了?在这里不自由,出去一样不自由!与其如此,我不如在这里,不用受那窝囊气!”

  和尚无声地叹了口气,双手一合:“阿尼陀佛,早听闻你这猴头顽劣,料定不会轻易随我西行,果然如此。”

  说完,和尚大步向前,拂了拂衣袖端坐到猴子的侧边,将法杖靠在崖脚,随手摘来不远处的一颗野橘子,掰好,放到猴子面前:“你有通天本领,多年修行,难道就甘心困在这里?”

  闻到橘子那个微酸的味道,猴子顿时馋了。

  他已经几十年没吃过果子了。上一次是有个孩童路过,给他送了两颗,吃完之后他满怀期待地将种子种在自己的身旁。

  可是这里的土壤根本不适合,愣是没发芽。

  好不容易去年开始距离他不远处长出了一颗果树,朝他伸出了一个枝。可这个枝它长着长着,它不长了!

  树木是不会朝着没有什么阳光的角落生长的……

  这导致猴子看着橘子开花,结果,落下烂掉,却是只能干咽口水。

  回过头来,拿起橘子放到嘴里细细地嚼,猴子反问道:“不甘心又能如何?老子上天下地无所不能,刻苦修行一求长生,二求逍遥自在。到头来却是天上地下容不得。通天本领,又如何?”

  那个没完没了的漩涡,这辈子都不想再踏入了。

  和尚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微笑地看着猴子。

  面对一个不生气并且意图死缠烂打的对手,猴子有点泄气了。他可以不断撒泼,但无论如何,就算是千钧之力一棒打下去,也好像打在空气中一样:“所以我最讨厌的,就是秃驴了。”

  “说说吧。”

  “嗯?”

  “在这里想必很孤单吧,你就当贫僧是个路过的行人,和我讲讲你的事。若是不愿意随我西行,必然不强求。”

  “说条毛!有什么可说的。”话音未落,猴子看见和尚双手一掐,点在他的额头上。

  “你干什么?”猴子大喊。

  “你不说,贫僧只好自己看了。”

  秋蝉鸣叫,天空中孤雁南飞,一只甲虫张开翅膀跃向远方,只留下不断晃动的叶片。

  猴子只觉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了……

  八百年,恍如一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