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天昨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艰难的道路

天昨 墨染冷月 3196 2020.09.16 20:15

  云舟浩荡,狩猎归行,穿梭云间,牵引岛龟。

  云舟展翼,牵着岛龟来到这里。这里是有千年历史的运河——不过在这千百年中,它被荒废也已有千年。

  作为惩罚而挖掘的运河,亡国之奴挖掘百年之久。运河直通内陆腹地——黑土。踏上这里还可以看到被刻上魔纹的长城遗迹,不过现在魔纹已被抹去,只留有一些见证过历史的岩块。

  运河一侧是妖精森林,另一侧是山岭飞瀑,展翼的云舟在这里行进。

  独臂之男站在瞭望台上,看着云雾混杂水汽消散,奔流之水顺着瀑布飞流。

  挥过手臂,船队就此停止。

  “欧伯洛,你与奥术塔沟通,让人来处理我们的猎物,跟奥术塔说的详细一些。”

  “再把队伍派出去,我们要去妖精森林采集一些东西,那些植物与种子的图形我会传输给你,等会一同发给队伍。”

  “其他就跟原来的安排一样。”

  “了解!”白发的欧伯洛掩了掩海军帽,即刻开始最后的忙碌。

  当夜色降临,队伍回归,希岸收集好了安斯格拉树汁也处理好了那只岛龟。

  斩首天刀似霞落,两首鲜血如泉涌。

  鲜血融与运河,很快就被回流的海水带走。只是在未来几天里,运河周围都会弥漫淡淡的血腥。

  ——活物能让狩猎赛的分数更高,死物能让它的价值更高。

  锁链随着黑环回归,奥术水晶闪过微光,两个奥术之环结束了它们短暂的狩猎时光。

  云舟侧翼,一道绝影驶向天空,时隔一个转子又十星月,它们终于重新回到塔中。

  气浪在奥术平台上涌过涡轮,这里是浮空大厦的顶端。

  云舟降落,独臂之男缓缓走出,一步落到夹板,面前几队战法都已经准备就绪,希岸咧嘴一笑,一手高举,喝道:“走!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一道欢呼一道风,无形之翼尽在掌控,在黑夜之中,一个个战法从天而落,飞向城市中心——不夜的都城。

  此刻,奥术塔的各大平台掀起巨浪,某个小小的位置,这里多了一片珊瑚,至于珊瑚好不好卖——塔里没有生产。

  忙完这件事的欧伯洛缓缓起身,摘下蓝白海军帽放在座椅,转头看了看周围正在进行收尾工作的同伴,等待片刻,所有人忙完。

  白发青年微笑道:“各位,走吧!船长还在等我们开席!”

  “了解!”几位船员敬了一礼,说着便开始大笑。

  走出这里,当水晶之门关闭,所有人都放下了心中的压力。“不知道下一次去猎杀什么生物?”白发青年思考着,青眼之中是跃动的战意。

  歌酒杯楼,当欧伯洛等人来到这里,围聚的战法们连忙招手,在欢笑声中,雕刻精致的木杯碰撞,战法们喉结滚动,大杯大杯的各色酒液让人迷离。

  ——如愿醉酒,一醉方休。

  一杯酒一声吼,一杯酒一脸红。朦胧之心宛若映月,欲醉之情恰似长虹。

  ……

  安娜的小屋中各异植株在这铺展,短发青年正闭眼盘坐园中,当他摇头,再次一叹:“又是一颗失败的魔种。”

  缓缓站起,看着两堆种子,一只手摸过嘴唇,不由得疑惑道:“到底是什么原因在影响种子与魔粒相融?”

  “同样一颗树上的种子,同样的感知方法,同样的魔粒环境,却会有不同的结果……”挥过手,一小堆魔种被存入奥术水晶之中。

  “种子又用完了,算了……去研究控制魔种吧。”缓缓站起,走过圆桌,前往一块土地。

  来到一片空地,取出一颗种子,轻轻插入土中。

  赛安随即闭上眼,灵魂的触须发散,一道道思绪被他聆听。

  “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呀?”

  “这里好黑,我想去看看光。”

  “外面好像有人在盯着我。”

  “我感受到了大地母亲的气息。”

  ……

  “嗯,这是一颗很棒的种子。”赛安这样想着,挥过奥术,最适合这棵种子生长的土壤在这里铺展。

  干完这件事,赛安就在这里等待,灵魂的感知发散,深入地底只感受到弥漫的根系。无奈摇头又是一声叹气,再去探知种子的想法。

  “怎么长大来着?”

  “完蛋了我忘记了……”

  ……

  短发青年感受到这种想法再叹出一口浊气,挥过手,魔典在空中浮现,纸张翻动,来到一张只有三行文字的纸页。

  ——什么原因在影响种子与魔粒的融合?

  ——什么原因让魔种忘记如何成长?

  ——什么原因让植物在成长过程中消散意识?

  希岸一看到自己已经把这句话记录,又挥过手,魔典化作微光消散。

  抓了抓乱蓬蓬的头发,这一刻短发青年决定放弃思考,抬起头,直步走向安娜的房间。

  敲了敲门,赛安沉声道:“安娜有空么?我有几个问题无法得到答案。”

  “进来吧,赛安。”少女的声音响起。

  推开门,几步来到少女面前,“安娜,我研究植物也快两个转子了,有三个问题我一直没法克服。”说着便取出魔典,将书翻到魔种页后递给少女,“这里是我两个转子的研究成果。”

  少女接过便开始翻阅,赛安就在这里静静等待。

  看完之后少女又递了回去,摇了摇腿,碧眼看向短发青年,问道:“赛安,你不是已经有避开这三个问题的方法了吗?”

  “按理说,你的方法已经可以构成一个体系了。”少女说着便开始在空中构架。

  “首先是用魔粒环境将种子与魔粒融合,让种子诞生意识。”少女说着一颗普普通通的种子构架在空中出现,“这一步虽然成功率小,但是不乏能有一些种子能融合成功。”

  “再给魔种铭刻生命之纹。”一颗附带绚丽符纹的种子构架在空中展现,“这样可以让种子不会忘记如何成长。”

  “最后是用魔粒充沛的环境来辅助植物生长,这样植物会一直拥有意识。”安娜说道这里,一棵高大的树木在空中展现。

  “可是这跟我的想法完全不一样啊!”赛安说着便开始解释:“我是想要植物能与奥术使一起战斗的,比如行走的树人,或者是藤蔓缠绕,巨木降生……”短发青年说着小脸上写满了期待。

  安娜一看,摇了摇头,“那好吧!安娜来告诉赛安这三个问题的答案——因为神不允许植物与魔粒融合。”

  “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赛安应该能猜出来。因为到现在为止,自然中还没有一棵自然诞生意志的植物。”少女说着便是一步落地,“赛安也可以想象,要是神允许植物拥有灵魂,那这个世界恐怕已经没有存活的生灵。”

  “比生灵更强大的生存能力,再加上一个灵魂的贪欲。”少女说着便摇了摇头,碧眼一凝,轻声道:“赛安你敢想象睁开眼睛发现世界一片碧绿,而你看向自己的身体,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卡卡果树的根须贯穿。”

  赛安听闻泪开始落下,“那我做的这些有什么意义?”

  “能让安娜喝更多的安斯格拉树汁呀!”少女微笑着转过头,眼中闪过激动的光芒。

  赛安张了张嘴,脸上出现笑容,“是啊,至少我已经可以让植物加快成长了,虽然很有限,但也可以它快速成熟了。”黑褐色的眸子道出疑惑:“安娜,你是不是很早就知道这件事情?”

  “安娜也是最近在研究的时候才知道的。”少女说着便挥过手,她又坐在空中,“赛安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继续研究植物与奥术吗?”

  “我现在想研究植物怎么成为奥术使的武器。”一只手摸过嘴唇,黑褐色的眸子倒出微光,他坚定道:

  “我已经实现了我最初的想法——用一颗种子带来一片花园!那么就一定可以让植物成为奥术使的武器!”

  坐在空中的少女碧眼一转,微笑道:“加油赛安,安娜看好你呦!”

  “嗯!”短发青年迈着坚定的步伐,只是头脑之中思绪在不断跃动:“既然先前的方向是错误的,那我也该放弃了。”

  “神不允许植物拥有灵魂,但是我有。”眸子一转,“如果我能操控植物,那我就能做到所想的那些事情。”

  “不过……这真的是能用奥术来做到吗?”一瞬间赛安感受到深深的迷茫。

  走到门口的脚步一停,少年回过头,黑褐色的眸子注视少女,轻声问道:“安娜,作为奥术使,我们真的可以控制植物吗?”

  少女望向门口,碧眼一转:“赛安,你能为你的想法付出什么?”

  “我不知道。”

  碧眼微光,安娜在此低语:“你要相信自己的信念,就像——卢瑞拉一样。”

  魔女之音灌入双耳,赛安连忙低下头,“我不能为了研究,去获得卢瑞拉。”

  “是吗?为什么在安娜眼中,你的心是这样犹豫呢?”少女说着就挥了挥手,“不能就放弃吧,植物无法拥有像魔兽那样的灵魂,除了卢瑞拉就再也没有交流的可能。”

  “不过这也只是一个可能,毕竟哪怕是魔兽也很少出现单方面的爱,就算有,你们也很难进行灵魂交流,而它也不一定会听你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灵魂愿意被……”

  “不!安娜!我求你别在说了,我不能为了自己的研究去杀害生灵,更不能去利用它们的爱。”赛安说着就跑出了这个房间。

  黑白装扮的少女目视赛安离开,薄唇微微扬起,抬过头,在此自语:“那么,加油吧!安娜相信赛安可以做到的……毕竟灵魂的暗示会让你走的更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