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推出午门

昏君 傲无常 2440 2010.08.07 13:50

  第五十二章推出午门

  ……

  “去年六月入国库六千四百多万贯钱,至十月上旬已经近乎消耗一空。十二月又入库六千九百多万贯,如今才三月未到。国库便仅剩下一千两百多万贯。距今岁六月下旬,尚有四个月。请问诸位爱卿,这钱,该怎么个花法?”赵哲冷漠的环视着四周。

  这?不管是清流党还是阉党成员,都面面相觑。事实上,不管是文官还是武官。对于金钱的数据多数没什么概念。只知道每年叫部门中弄出个简单预算,就跑去找沈逸君要钱。若是要不到,文官则是破口大骂。而武官,则会纠集着手下跑沈逸君家门口蹲着。此种事情,赵哲早就有所耳闻。

  国库收支不平衡,这点乍看是沈逸君的责任。然而,归根究底,各部门的预算报告的最终审批权,绝大多数却是掌控在内阁与司礼监手中。你内阁为你的亲信部门多批点预算,那我司礼监自然也不能让自己控制的部门喝西北风不是?如此,你来我往,往往部门之间的预算越滚越大。钱多了,花不掉怎么办?总不能再还回国库中去吧?但直接将钱装到口袋里,也是绝无可能如此弱智。遂一个个削尖着脑袋,巧立名目,以各种各样的手段将钱都花出去,然后再从花出去的地方,吃进大量回扣。种种手段,不一而足。当真是蛇有蛇道,鼠有鼠洞。发展到了今日,就好比那八仙过海般,各显神通。总之,空了国库,却肥了官们或者其走狗们的荷包。

  最后,赵哲将眼神集中在了丁羽身上,神色有些冷漠道:“丁爱卿啊,你们礼部,去岁十二月间,共计向户部支取六百万贯用于各种开支。丁爱卿啊丁爱卿,告诉朕。你这六百万贯钱,都花到哪里去了?”

  “这?”丁羽怎么也没有想到,本来是弹劾沈逸君今年一二月份,每月只给礼部十万贯左右,多了死也不肯松口之事。却因为沈逸君好像早有准备,却是落入了下风。而且,看这架势,和皇上的脸色,似乎有追究的打算。一时间,才三月不到的天气,就让他脑门上开始冒出了汗水。低着头,不断朝严彧瞟去。因为说起来,严彧虽说是内阁首辅,但却是兼任着礼部尚书一职。只是,他平常绝大多数精力是放在了内阁之中。也是由此,丁羽这礼部左侍郎,虽然不是尚书,却行着尚书之职责。

  严彧后背直冒出一股寒意,弯腰宏声道:“皇上,礼部为大赵皇朝极其重要的一部。不但需要掌管天下所有祭祀礼仪,招待外宾,甚至是需要掌管天下所有学子的学业,应试等等。费用开销极大~”

  “严爱卿言之有理。”赵哲眯着眼睛,对他的态度则是和蔼了许多:“不过,朕不需要听什么费用开销极大等等模糊的词语。朕只需要见到,礼部去岁的开支账册。”顿了一下,才对那丁羽冷声道:“丁爱卿理解朕的意思没?朕不但要看总账,还要看每一笔开支的原始记录明细。不要告诉朕,这都已经快三月了,你去岁的账册还没造好?反正礼部距此也不远,朕限你半个时辰之内,将账册都搬到这乾清宫来。御前侍卫听令。”

  两名身披银亮甲胄,威风凛凛的御前侍卫,立即跨入殿内。单膝跪下道:“微臣听令。”

  “丁大人去年花了不少钱,估计原始账册众多,你们两个去帮丁爱卿搬一下。”赵哲脸色恢复到了平静,挥了挥手淡然道:“去吧,若一个时辰之内回不来。那证明他玩忽职守,去岁账册,本应早就安置妥当,以便供内阁与户部审核的。那就不要回来了,天牢什么的,那是多余。直接给朕推出午门斩了!”

  最后那斩了两字,声音极其洪亮,一股杀气腾腾直斥整个乾清宫正殿。

  “微臣等遵旨。”那两个御前侍卫,也是当即配合着,杀气十足的喊了一声。如狼似虎般,走到了丁羽身边,毫不客气道:“丁大人,请吧。”

  丁羽几乎被慑得双腿发软,坐倒在地。此时的他,脸色发白,竟然挪不得半点步子。直到御前侍卫不耐烦拖住他手臂的时候,魂儿才仿佛回了窍中。挣扎着喊道:“皇上,饶过老臣一命吧,皇上饶命。”他混了这么多年,自然已经彻底看出来了,今天皇上是铁了心要他的命了。即便是他在一个小时之内,将账册拿了回来。皇上只要细细而有耐心的查,总归能查出毛病的。更何况,他的账册之中,毛病还真不少。

  赵哲听得他的哭喊,神色丝毫没有半点变动。由小虎子贴心的斟茶续水,他则是慢吞吞的拿起喝上一口,半靠在龙椅背上,仿佛在假寐一般。

  “放肆。”赵哲自来视身边那百八十的御前侍卫为自己最贴心的心腹,尤其是这几个月来,隔三差五的就会招他们一起开个小会,亲近一番。而御前侍卫们,一来是新任统领秦云是深得皇上器重的主。二来,皇上如此重视御前侍卫,也使得他们大感荣耀,并觉前途无量。本来就对皇上忠心耿耿,如此一来,倒是愈发的与皇上贴心了起来。只是微微抬头瞥了一眼皇上的脸色,就明白皇上是不会给他机会的了。遂立即凶神恶煞的怒骂一声后,便拉扯着他双臂向外拖去,凑他耳边冷笑不迭:“丁大人要记住,您只有一个时辰了。若是再胡乱喊叫,休怪我们兄弟两个对您不客气了。”

  阉党一方,仿佛略松了一口气。而清流党一方,则是脸色如丧考妣。丁羽可是他们这一方中,极有分量的一份子。至于沈逸君,则是毫不掩饰的,对丁羽露出了嚣张而鄙夷的神色。仿佛他已经忘记了,当日,他又是如何在皇上面前哭喊着求饶的。

  但不管是哪一方,心中都无法真正的平静了下来。平常皇上不管事的时候。他们一个个是朝廷肱股,在外威风八面。甚至,隐隐约约的都有些不将皇室放在了眼中。但是这一刻,当皇上毫不犹豫的丁羽亮出屠刀时,却是让他们一个个兔死狐悲之时,却是又重新的感受到了皇帝的威势。

  赵哲没有理睬他们的反应,反而对那低着头不说话的刘超招了招手,慵懒的喊了一声:“刘卿家。”

  刘超忙不迭,岣嵝着腰,一路小碎步跑到了赵哲边上。侧耳倾听状而低声谄笑道:“老奴在。”

  “咳咳。”赵哲嘿嘿一笑道:“这次由刘卿家主持的选秀,那些个秀女们,都已经挑选而训练过了吧?”

  刘超一愣,没想到皇上刚刚犹若明主一般的发了一通彪。铁了心的要治那丁羽。然而一眨眼间,却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秀女身上。但此时的他,却是不敢半点违拗,忙又在老脸上挤出一丝谄媚:“皇上,老奴哪敢将皇上亲自吩咐的事情耽搁。都已经于前日都准备好了。只是老奴想多训练两日,才敢告知皇上亲自去挑选的。”刘超心中一动,忽而谄媚低声笑道:“皇上,老奴可是已经看过了,这一届的秀女,可都是姿色不俗哦。”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