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紫气东来

昏君 傲无常 2505 2010.07.29 14:44

  ……

  华灯初上。

  城南一家足有五层高,气势恢宏,却又装饰得别致细腻的酒楼之中。即便是在这过年的冬天季节里,整座酒楼内依旧是不乏小桥流水,鸟语花香的美景。光是要在这冬季里将整座酒楼内,都维持的温暖而如春季一般,便需花费无数心思与银两。

  酒楼经营者也是别出心裁,从各地招了不少漂亮而年轻的穷苦人家女孩儿。精心训练调养一番,又是统一了能体现少女凹凸玲珑娇躯的制服充当招待。却又禁止客人猥亵。

  由此可见,此处绝非是寻常人家消费得起。饶是如此,京师富裕或有权有势人家不少,又加上各处富翁和官员进京师后慕名而来。使得此酒楼,高昂的消费挡不住如云的客流。

  当然,赵哲是不知道有这处酒楼的。不过身边有了沈家宝这个玩遍京师的纨绔子弟在,自然而然的,推荐到了这处。

  不过由于生意着实太好,最好的顶楼观景阁早早就被人订走。在赵哲那略微不满的一声轻哼中,沈家宝忙不迭亮出了他身为户部尚书家侄子的身份。

  那家伙显然是这边的常客,掌柜的听闻之后忙不迭跑了过来,眼神儿滴溜溜的偷瞧了两眼,那神色淡然自在的赵哲。又是察颜观色,似乎尚书家沈公子对其也是恭敬异常。顿觉此人应当身份不凡,虽又是在言语之中多了几分小心。

  至于又是瞧到了飘然若仙,面戴白纱的云仙子。顿是身体一震,又是惊艳到了极致,又是的不敢正视。

  赵哲四下左右瞧了一番,只见这楼呈回字形,中间内庭如姑苏庭院般,优雅而别致,将整个空间,利用到了极致。也不理睬那掌柜,背负着双手,踏上了幽幽小径。从假山泉水之中蜿蜒而过,登梯直到了顶层。他这一走,十来名御前侍卫自然众星拱月般,跟随在了他身后。而虚空子跟着赵哲时间虽短,却也隐约知道了皇上的性格,认定的事情,恐怕会很难改变。便苦笑着,邀请其同道好友白衣女子一同跟上。

  沈家宝凶狠的瞪了一眼那掌柜,忙不迭屁颠屁颠的快步跟了上去,在赵哲上楼梯时,一脸谄笑的扶着,边是滔滔不绝的介绍起这家环境不错的酒楼来。又是推荐了一顶楼东面的紫气东来阁。

  侍卫们,不待人吩咐,便率先将紫气东来阁占领,于各处先仔细的搜索一番。又是纷纷占据了险要位置,神情警惕的站着岗。

  赵哲略一顿身体,探手拉住亦步亦趋跟在身后的小寡妇之素手,一同跨进了那间紫气东来。四下打量了一番,暗忖这紫气东来阁果然装饰奢华,竟有些不逊色于自己御书房。出自名家,用紫檀木作架子的仕女屏风,以及各种黄花梨木家具,各种字画挂满了整个墙壁。

  除了不敢在雕梁之处用龙凤之外,到隐隐约约,有些赵哲那间御书房的奢华厚重味道。

  沈家宝上前,推开朝东的窗户,笑吟吟道:“公子,坐这阁里吃饭,可以远远地将紫禁城一收眼底。多少也能沾点皇家威严。如此,这阁名才叫紫气东来。”

  赵哲牵着小寡妇之手,不以为意的站在了窗户边。果然登高而望远。这第五层的阁楼上,也有二十来米高了。远远地,的确能将整个皇宫轮廓瞅在眼里。不过,由于距离着实不近,仅能影影绰绰的见个大概。毕竟,太祖建造的紫禁城周遭数里之内,是不允许有任何非皇室建筑物的,俱是一片片守卫森严的青石广场以及护城河。

  不过,饶是如此,这座酒楼的布置,也算是独具匠心了。毕竟从此处朝外望去,一片空旷而瞭远。

  “烟儿啊,我带你去紫禁城住怎么样?”赵哲摇着折扇,笑吟吟道。

  蔡寡妇,本名蔡孤烟,是一路上赵哲半迫半哄得来的名字。闻得赵哲脸皮极厚的直接称她为烟儿,不觉那张晶莹而不施粉黛的俏容微微一红。但听得他后半句,忙脸色微变的将小手捂住了他的嘴,紧张道:“不准胡说,让有心人听了去,怕是会有麻烦。”

  赵哲只觉得她小手掌心细腻而冰凉,不觉搓唇在她掌心里啵了一口,眯眼笑道:“还是我家烟儿懂得心疼人。”

  “谁,谁会心疼你了?”蔡孤烟忙缩回了手,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你之人呐,当真是脸皮极厚,喜欢得寸进尺。”虽然没有故意撩人,却也是顾盼生姿,别有一番妖娆风情。转而脸色略一正,严肃的低声警告道:“我知道你也许身份不低,权势滔天。不过,有些忌讳千万不要随便去触碰。那当朝二品刑部尚书大人,已经够强大了吧?却还不是说出事就出事,在闹市口中被砍了头。哪怕,哪怕你是皇亲国戚,也千万别去触碰那些底线。要知道,自古帝王最无情……”

  “那魏明华,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本公子行得正,坐得直,绝无造反念头,所以不怕的。”赵哲毫不在意的拉着她坐在了临窗朝南席上,嬉皮笑脸道:“不过,烟儿如此关心本公子,着实让本公子心头暖洋洋的。身无长物,无以为报,今晚唯有以身相许,为烟儿暖一个被窝好了。”

  蔡孤烟着实不敢想象,身为一个人,脸皮竟然能厚成这种程度。红着脸,羞得无地自容,只得又羞又闹顿足道:“公子请自重,若是再开这等玩笑。我,我以后就再也不见你了。”

  “有些人啊,真是不知道羞耻为何物。”严蓉蓉从一开始就看赵哲极不顺眼,娇哼着白了他一眼。挽着其师傅也是挑了个好位置坐下,对她师傅,倒是满体贴的介绍道:“师傅,那沈家宝虽然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不过他领来的这个紫气东来阁,的确算得上是京师最好的酒楼阁宇了。以前蓉蓉跟随过父亲来过一次,再后来,父亲因为此处价格太贵,便再也不来了。”

  “你父亲连紫气东来阁都吃不起,显然是个破落小官。”沈家宝挥手让那些长相还算清秀的侍女立到了一旁,亲手帮赵哲端着碗筷,边是对那严蓉蓉调侃了一声:“这边价格也不算太贵,我们几个,区区数百两银子就能吃得不错了。”

  “数百两哪里还是区区银子?”严蓉蓉哼声白了他一眼,鼓着嘴道:“反正,我父亲是个大官,很大很大的官。”忽而顿了一下,眨着眼睛问那沈家宝道:“对了,刚才好像听你说,你这臭小子竟然是户部尚书沈逸君的侄子?本小姐刚才还没在意……”

  “怕了吧?嘿嘿。”沈家宝一脸小人得志模样,笑得肩膀直抖:“你敢不敢说出你爹是什么官,回头就让我叔父,好好的欺负欺负去。”

  “切,就凭你叔父,动不了我家父亲半跟毫毛。”严蓉蓉也是极其不服气的白眼道。

  “呃……”这下,就连赵哲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讶然望着这严蓉蓉道:“你姓严?莫非,是严彧的女儿?”姓严的,又听起来好像比沈逸君还牛掰的人。整个大赵王朝,也唯有严彧严首辅一人了。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