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朕说的话,就是法(拉推荐票)

昏君 傲无常 2322 2010.08.08 23:49

    第五十五章朕说的话,就是法(拉推荐票)

  ……

  赵哲着人赐他一张方凳,让沈逸君配合着自己整理这批原始账册。赵哲即便是再不务正业,再不学无术,好歹也算是拿到了本科毕业证书,计算账册一类,不像沈逸君还要求让太监给他拿个算盘什么的。直接拿了几张宣纸,以及他最近因为穷极无聊自己做的鹅毛笔,沾了点墨水,就开始在宣纸上打起草稿来。又不时的向沈逸君询问一下某些他看不懂之处的意思。

  古代的账册,除了记录繁复一些,倒也不算太难。很快,赵哲笔下沙沙不止,而沈逸君的算盘也是噼里啪啦的不断,计算能力也是相当出众。看来沈逸君虽然身处高位,但作为整天与数字打交道的户部尚书,很显然他还是有些真功夫的。

  账册很多,也很杂。但就在赵哲与沈逸君君臣两人齐心协力下,区区两个多时辰后,竟然全部整理了一遍,并形成了小本简洁明了的账册。总额没有错,户部去岁一年,的确是花费了六百十二万一千零五十四贯。关于这一点,倒也能和沈逸君户部的账册上对得齐。

  但是那总计一千多笔支出中,赵哲虽然对于钱财花费的多寡没有太大的概念。但沈逸君与钱打交道多年,又是从底层一路爬上来的,其中的门门道道清得很。那一千多笔支出中,他竟然挑出了八百多笔支出有明显漏洞,绝大多数支出,几乎都要超过正常开销的一倍。

  按照沈逸君的估算,哪怕是承认他们那一千多笔支出没有一笔是巧立名目支出,承认他们每一笔支出都确实有其必要。那么,正常的总支出,也就是在三百万贯左右。但若是再去掉支出中有着或明显,或隐蔽的巧立名目支出。那礼部一年的开支,绝然超不过一百五十万贯。若是他们再有心为国家着想一下,该省的地方多省省,该抠的地方多抠抠,不该浪费的地方不要浪费。礼部一年支出,可以压制到一百万贯以下,估计在八十万贯左右。

  也正是如此,沈逸君在今岁一月二月两个中,每月只肯支给礼部十万两。一年下来,应该是一百二十万两左右。不浪费,也不太抠门。大概刚好能让整个礼部开销运转过来。但即便再节约,也不会有太多的盈余。也许正是如此,才使得丁羽恼羞成怒的,在朝会上攻讦沈逸君吧。

  此时完全弄清楚一个礼部一年真正开销的赵哲,倒是对沈逸君有些刮目相看起来。这胖子胖归胖,猥琐也够猥琐的。但是在能力上,却是不俗,计算能力出众,反应敏锐,对于各项钱财的进出也了若指掌。

  待得赵哲从一大堆账册中抬起头来,却发现朝臣中有一大半已经坐在了长凳上。其余只有少量的文官,以及些许武官还坚挺的站着,其中包括严彧。

  至于那藤禹,则是早就已经不知真假的晕厥过去,由同僚们请示赵哲后,将他扶到了长凳上。灌了几口水后,倒也颇为神奇的幽幽醒来。赵哲偶尔分心一看,一时倒也懒得与他计较。

  那丁羽,一直被两名如狼似虎的御前侍卫押着跪拜在地。如今还是半伏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是死是活。

  “丁爱卿,先起身说话。”赵哲伸了伸腰,懒洋洋的说道。

  然而那丁羽,却是半点反应也没有。御前侍卫顿时大怒,推搡了他一把斥道:“丁大人,皇上在和你说话呢。”见他还是不动后,忙探了他一下鼻息,便向赵哲禀报道:“皇上,丁大人已经晕厥过去。”

  “弄醒。”赵哲冷声一哼,国库收入,一年才一亿三千万左右。他区区一个礼部,竟然额外多花了五百万贯。赵哲琢磨着自己私房钱还要一万贯一万贯的算计着用呢。他倒好,拿国库的钱不当钱用啊?想及此处,赵哲心头没来由的一阵怒火。

  正式成为御前侍卫前,多要去锦衣卫中待一段时间。而御前侍卫,也多是锦衣卫中的佼佼者。对于弄醒个把人,手法自有无数。知道皇上不爽此人,遂直接暗暗来了几下狠的。还没折腾两下呢,那丁羽就哀嚎着幽幽醒转。

  赵哲也不与他搭话,直接让沈逸君拿着一叠材料下了殿堂,挑了几笔又大又明显有猫腻的支出询问他。丁羽自己也知道,本来户部的支出的确有问题,而皇上此时又是亲自过问。又是在御前侍卫下吃了些苦头。在沈逸君那几乎抽丝剥茧的细节质问下。丁羽面若死灰,直直朝着赵哲磕头,哭得是眼泪鼻涕一塌糊涂:“皇上饶命,罪臣只是一时糊涂,被猪油蒙了心。求皇上念在罪臣一片忠心耿耿下,饶罪臣一命吧。”

  忠心耿耿?赵哲本倒还好,但一听到这四个字,心头刚消下去些的火气,又是蹭蹭蹭的直冒。这货在什么时候,对自己忠心耿耿过了?更何况,赵哲目前对于属下忠心的需求,远大于其能力的需求。

  “丁羽,你可认罪?”赵哲的脸色倒是很平静,丝毫看不出他正在怒火中烧。

  “皇上,罪臣知罪。”丁羽匍匐在地,似乎已经知道了他的命运,瑟瑟发抖不迭:“还请皇上,看在罪臣认罪伏法的份上,饶过罪臣之妻女孩子一命。”

  赵哲略想了一下,遂点头答应道:“好,朕答应这次只追究你个人问题。祸不及你妻女孩儿。但是,你如此挥霍百姓的血汗税收。抄家充公自然免不掉。但朕可以答应你一点,至少让你妻女孩儿有一处瓦砾可以栖息,留一些钱财保证他们不会挨饿受冻。”

  丁羽抬起头来,倒是有些感激赵哲。也不哭了,只是有些激动的叩首道:“罪臣丁羽,多谢皇上恩赐。”

  赵哲挥了挥手:“去吧,推出午门斩了。”

  两名御前侍卫,当即一左一右,夹住了丁羽的双臂。向外拖去。

  “等等。”忽而一直在长凳上休息的藤禹,却是突然跳了出来,跪拜在地上道:“皇上,不知丁大人所犯何罪?按理说,即便是丁大人有所犯罪嫌疑,也须得都察院彻底审过后,才能按照国家法度执行罪名。”

  “放屁。”赵哲骤然站起身来,啪得一声。上好的青花瓷茶杯重重摔在了地上。两条剑眉直向上挑去,龙颜大怒道:“朕乃真命天子,代天治理天下。朕所说的每一句话,就是法。来人,将这不知所谓的藤禹拖出殿外,赏其十廷杖,让他好好记住朕的这句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