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六章 护短皇帝

昏君 傲无常 2218 2010.08.29 15:38

    第九十六章护短皇帝

  ……

  “皇上,此事还有什么好调查的,分明就是这个祸国殃民的阉狗张三多干涉朝政,枉顾皇命,残害忠良。老臣建议,立即将这阉狗凌迟处死,枭首示众。而东厂乃阉党遗毒,也早早的撤了好,免得被有心之人利用而祸害朝纲。”藤禹倒是精神头十足,吐沫横飞,一字一嘶的叫道。眼神,凶恶而仇恨的死死盯着小多子,恨不得拆其骨,食其肉。而孙氏那小娘子,眼睛也幽毒的瞟着他。

  “藤禹,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赵哲背负着双手,冷冷地说道:“要不然,朕的皇位让于你如何?天下大事,钜细靡遗,都由你来做主如何?”

  藤禹一颤,急忙跪拜而下,将头叩到了底:“老臣不敢,老臣实在是惶恐万分。老臣以全家性命担保,老臣对皇上忠心耿耿,绝无半点异心。”

  “哼。”赵哲挥了挥衣袖,不悦道:“朕已说过,朕会亲自调查清楚的。至于东厂需不需要撤,朕心中自然有数。藤爱卿若无他事,退去吧。”

  “老臣知罪,老臣还有一事想恳请皇上恩准。”藤禹长跪在地上,不肯起身。

  赵哲向来对他没有好感,但此时也不想和他闹得太僵。遂淡然道:“朕知道你的忠心,说罢,是不是想追封孙劭什么官,还是提高孙氏的诰命品级?”

  “都不是,老臣斗胆请皇上莅临孙劭头七葬礼,一来是还孙劭一个清白。二来,也好教天下读书人都安心,平息一些闲言碎语。”藤禹一字一句,正色的说道:“三来,也算是给足了孙家孤儿寡妇一个面子,省得她们今后被人欺负。”

  “呵呵,呵呵。”赵哲仰着天,直是笑了起来:“藤禹啊藤禹,你果然是挺斗胆的。竟敢叫朕去参加那孙劭的丧礼?莫非那孙劭是王公大臣,朝廷肱骨不成?”笑到最后,脸色一冷道:“藤禹,你究竟是何居心?莫非,是想朕贻笑天下吗?”

  “老臣不敢,老臣只是想请皇上莅临而以正视听,以安天下仕林之心。毕竟,孙劭至不济,也是先皇钦点的前科状元,在仕林之中极有声望。如今被阉狗冤死,天下仕林之中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皇上若不安抚,怕是要教天下读书人寒心。”藤禹发挥了其一向固执的本事,深深地跪在地上不肯起身。

  “要朕去安天下读书人的心?莫非,在滕爱卿心中,朕做错什么事情了么?”赵哲冷声问道。

  “请恕老臣直言,皇上宠幸奸佞宦官。以至于闹得腥风血雨,残害忠良。以至于现在朝廷上下,仕林之中人心惶惶。”说着,藤禹又是瞪向了小多子:“假以时日,这张三多怕是会刘超还狡诈凶狠三分。还请皇上三思啊。”

  “莫非藤爱卿实在指控朕不辨忠奸,昏庸行事?”赵哲缓缓地坐了下来,拿着茶慢吞吞的喝道:“朕也不想和你争辩些什么。虽然藤禹你这人挺让朕讨厌的,却好歹没有犯过什么大错。虽然有些年老糊涂了些,但对大赵也是忠心耿耿。朕也不杀你,继续让你活着,好好地活着,看看朕,是怎么治理这个江山的。来人,拟旨。”

  伺候在外的秉笔太监立即走进,拿了笔墨纸砚准备写字。

  “因藤禹三代元老,劳苦功高。如今年事已高,临近寿诞。朕特撤其清国侯爵,封赐其为寿国公,赏寿银一万两。”

  “追封孙劭为翰林院侍讲,丧事开销用度,一律由国库承担。”

  “封孙劭遗孀孙氏为五品诰命,赏银一万两。”

  秉笔太监飞快的按照赵哲的话,加工润色,形成了套路文章。

  等赵哲封赏完后,才挥手道:“圣旨回头会让司礼监太监送去府上的,藤爱卿,诰命夫人孙氏,你们都先回去吧。来人,送他们回去。”

  沈家宝等几名侍卫,得令进来,将尚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藤禹和孙氏半迫半请了出去后。一直未作声的小多子,脸色羞愧的又是跪拜在赵哲面前:“皇上,这都是奴婢犯下的错,害得皇上要替奴婢受罪,让奴婢好生心疼。不如就将奴婢交出去,任凭那藤老贼处置便罢。”

  “罢了罢了,此事朕早有决议。”赵哲淡然挥手道:“任何人都会做错事情,或有所疏忽。小多子你还年轻,以后的路长着呢。”

  “皇上~”小多子激动的热泪盈眶,嘶声哭喊着:“奴婢,奴婢何德何能,得受浩荡皇恩。无以为报,唯有对皇上忠心耿耿。若是奴婢对皇上有半点异心,当受五雷轰顶,万蚁噬骨,永世不得超生之刑。奴婢愿做皇上最忠心的狗,任何人胆敢试图违背皇上,奴婢会将其撕成碎片。”

  “好端端的,你又在说什么胡话。”赵哲对他如此表忠心的话,还是有些满意的:“去吧,从东厂内好好找一个替死鬼,以平定下人心。”赵哲挥手,让他和其他人都退去。

  小多子又是千恩万谢后,才退了出去。

  等得人都走尽后,赵哲才一个人躺在太师椅上,闭目养神的想着事情。表面上看起来,自己是在力保小多子,要了他的绝对忠诚。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自己一个皇帝,如此宠幸与保护犯了错的一个太监。又如何让他不感激涕零?但实际上,赵哲却是明白,自己必须保他。如今朝廷上上下下,任何人都知道小多子是自己的贴身心腹,东厂的事情后面也是他赵哲的影子。若是因为一些事情,却在大臣或者天下读书人的压力下,要把贴身心腹丢出去平息事件。那自己这个皇帝,先不提当得如何窝囊。就连大臣们,都会认为这个皇帝很软弱可欺。

  而自己身边原本忠心的人,也都会因为此事产生心寒之感。自此之后,哪个人又敢完全信任他赵哲,尽心尽力,不遗余力的帮他办事?更何况,小多子虽然一开始办事尚毛糙了些,但其手段雷霆而狠辣,看得出来,假以时日,他定会成为自己手中最让人害怕的尖刀之一。

  如此顶住压力力保于他,当真是好处多多。至少,想自己这种护短之人。对于收拢人才,有着极大的好处。至于读书人,赵哲心中唯有冷笑。倒不是看不起他们,只是秀才造反,十年不成。发发牢骚他们还成,真要是敢干出点什么事情来,他们还远不如一群饥民来得凶狠和有威胁些。更何况,一群只知道四书五经,吟诗作对的读书人,要之又有什么太大的用处?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