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三章 死番茄

昏君 傲无常 2169 2010.08.27 23:37

    第九十三章死番茄

  ……

  “没有没有,哪有的事情。”赵哲慌乱的回过头去,飞快地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心中却是暗忖,嘿嘿,这妞儿这次是过不了关了。瞧她那感动的小模样,啧啧,今晚铁定有戏了。不过还是须得再加把劲道才好。想及此处的他,又是连连咳嗽两声,用力将嘴里余下的血迹吐了出来。

  卫贞贞见状,急得快要哭了出来,脸色之间隐隐有些心疼。毕竟,赵兄是为了她,才和人打了起来,伤得如此之重。小手儿颤巍巍的,想帮他擦血迹。

  赵哲早就尝出这血迹是什么玩意了,哪里肯让她擦。一擦岂不是要露陷了?急忙又是用白衣袖子,往嘴角抹去:“贤弟,不碍事的。愚兄自己来。”却偏生擦得是急了些,几滴“血迹”飞溅而去,其中一滴,竟然恰好射到了她的小嘴里。

  舌头上传来丝丝酸酸甜甜的味道儿,那味道,又似乎有些熟悉,好似,好似是那种番邦传来某种多汁植物果实的滋味。她本是一个聪慧而心思细致的女孩儿,只是社会经验太浅薄了些,又是被他一连串的不按常规出牌而弄得心神紊乱。一时间,脑海中的各种念头纷沓而至。原本替他担忧而心疼的脸色,渐渐凝固住了,秀目怔怔的看着“赵兄”。

  赵哲见状,也只得挠头干笑了两声:“那个,这叫番茄,又叫西红柿。好像是番邦传来蔬菜,味道酸甜而甘美。贤弟若是喜欢的话,愚兄差人给你弄一些来。”

  那几个躺在地上装死的纨绔子弟,也都纷纷站起身来,拍拍屁股边闪人边道:“那个,赵兄,小弟们都闪了先啊。您老自求多福吧。”

  卫贞贞死死的盯着赵哲,丝毫没有理睬那几个跑路的纨绔子弟。嘴里尝到了那一滴番茄汁味道她,也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想到了这分明是赵兄一手弄出来的把戏。

  赵哲被她看得是浑身不自在,环顾了一下左右,却刚好见到沈家宝那贼货,也是缩头缩脑的闪人。心中暗骂了一声后。这才苦着脸对那卫贞贞道:“那个,贤弟。愚兄,那个,嘿。”

  “赵兄,你可真是一个好兄长。”卫贞贞贝齿紧紧咬着嘴唇,脸色有些发白。心中暗忖妄自己多么的信任他。却是死也没有想到,从头到尾,他一直是在欺骗自己。

  “呵,玩笑,玩笑而已。贤弟何必动怒。”赵哲干笑不迭,一脸发虚的去拉她小手:“那个,大不了你捶我几下出出气可好?”

  卫贞贞一时不防,却是被他紧紧抓着小手。挣扎不动时,不由得脸色一寒道:”赵兄,请你放手。”

  “我不放。”

  “赵兄,请你放开贞贞。”卫贞贞脸色极其的苍白,从头到尾想通了之后,眼神之中没有了半点儿神采,低着螓首浅声道:“若赵兄不放,回头贞贞唯有以死明志。”

  唉。赵哲见得她说话虽轻柔,但却能从她的眼神中见到她的决心。他虽然与她认识尚短,却也隐隐知道了她的秉性,外表虽然柔弱之极,但其性却是柔中带刚,说得出怕是做得到。只得心中轻轻一叹,松开了她的手。直骂,这死番茄,害死我了,白忙乎了半天。

  “多谢赵兄。”卫贞贞将小手缩回,藏到了身后。轻轻叹道:“若是赵兄有办法能让楼船靠岸,贞贞当感激不尽。”

  赵哲明白,别看她现在依旧赵兄赵兄的叫。但却已经在两人横隔了一道深深地沟壑。赵哲掏出帕子,轻轻的擦干净了嘴角的番茄汁。脸色变得有些严肃,淡然挥手一招。

  只见沈家宝连滚带爬的冲了过来,单膝跪在了赵哲面前:“公子请吩咐。”

  “卫小姐的话,刚才你已经听到了。”赵哲背负着双手,转过头去望着船舷外那河水波浪:“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让船在最近的码头靠岸,然后弄一辆马车将她们送回家去,不得出半点差错,否则为你是问。”

  “是!公子。”沈家宝有些虚汗直冒的,没有二话的直接掉头就走去处理事情来了。

  卫贞贞怔怔地看着他那有些挺拔的背影,很是意外他真的肯让船靠岸。要知道,按照他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想要强留自己在这艘船上,自己怕是半点办法也没有。自己唯一能做的,怕是只有一死了之了。而此时,怎么看,都觉得他那挺得笔直的背影,似乎有些萧瑟。

  “赵公子又是为何,肯点明贞贞是女儿身的事实了?”卫贞贞的神色有些复杂,长长一叹后又幽幽问道:“为何不再假装不知,贞贞是女儿身了?”

  “我承认,我是一个浪荡子。”赵哲神色淡然的看着滚滚河水,没有回头:“不过,浪荡子也是有尊严的。与其叫贤,呃,贞贞自此以后对我厌恶至极,还不若就此放手,从此人各天涯,彼此之间,说不得还能互相想念一下今晚的邂逅。”

  卫贞贞也是将双手微微抱在胸口,凭栏而立,任由夜风将她鬓角长发吹得飞飞扬扬,脸色竟是缓和了许多,只是却没有说半句话。

  不多片刻,显然是家宝发挥了作用。楼船缓缓转舵,开始往河边一个码头靠去。大河虽然有些宽广,却也没多久,便缓缓靠了岸。与沈家宝一同出来的想儿,有些不明所以,挽着她家小姐的手腕道:“公子,出什么事情了?”

  卫贞贞没有搭理她,反而是在船靠岸后,见得赵哲没有动弹半下。心中却不知是和滋味,也许这一别,虽然不会天涯海角,却定然是人各一方了。他即便本事再大,恐怕也进不了自家的府中,进得了自己的闺房。虽然在知道了他一直在欺骗自己,但等静下心来后,想想,却也不是那般的无趣。尤其是,几次搂抱和拉手过后。如此的与一个男人亲密接触,教她又如何,能将这个男人从自己心中抹去?

  “赵兄,保重。”卫贞贞轻轻一蹲身,与想儿一道缓缓往另一侧登岸船舷走去。直走过一半后,却回头依旧见赵哲没有动半下。脸色不觉隐隐有些发白。原来,他竟是对自己没有半点留恋。心中不觉得一股心气憋得难受,转而和想儿都加快了脚步,下了船。

  没多久,船又是起了航。但到了下一个码头,赵哲在船上玩的无趣。也是下了船,回了宫内。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