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朝堂之上

昏君 傲无常 2057 2010.08.06 22:48

    第五十一章朝堂之上

  ……

  次日

  乾清宫正殿之中

  赵哲一身龙袍,端正地坐在龙椅上。四名太监与侍女,分别伺候在左右。

  司礼监掌印大太监刘超,立在了赵哲龙椅书桌左前方,手挽拂尘,正低着头,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殿下立着密密麻麻,足有数十名文武官员,光看他们的站队,就泾渭分明,让人一眼乍看下,就知道是清流又或阉党。

  众朝臣之中,清流一党自是以严彧这名内阁首辅为尊。而阉党一派,虽然以刘超为首,但在朝堂之上,刘超是没有资格站进朝臣中去的。是以,自是以户部尚书沈逸君与兵部尚书卫蒙领衔。唯独被赵哲封为国师的虚空子,则是一身道袍,与内阁首辅严彧并肩而立。

  也许是这段时间斗得太厉害了,双方的战争已经到了白热化。是以,这两党人员之间,互相没有什么好脸色。尤其是清流党,在这次斗争中处于下风。十几名清流党的中层砥柱,被阉党抓住了种种证据而攻讦落马。在权力争夺之中,清流党吃了不少亏。但在双方各自顶层势力前,清流党除了刑部尚书魏明华被打掉外,几乎没有多大的变化。盖因一旦牵扯到了这种级别的官员,若是不通过赵哲,也是不太好搞。但中低层一空,到处是阉党人马,清流党大臣们的位置坐的再高,又有何用?

  是以,除了严彧之外。其余近二十名的清流党派人士,纷纷对沈逸君等人怒目相对。盖因在这次权力争战中,沈逸君最是上窜下跳,出力极多。尤其是他掌控着户部,一是借着阉党势力打压户部之中的清流党人。又是以户部之便利,卡住了但凡由清流党人掌控部门的钱财供给。你要去找他吧,他给你哭穷,整天没钱没银的。而要闹到皇上那去吧,清流党却是发现如今皇上沉迷于美色,不但在外口味特殊的占了个俏寡妇。还沉迷于某个江湖女子,堂而皇之的将她弄进了**之中。不但如此,他还只接见阉党刘超,让刘超大肆搜刮美女与药材,供他淫乐与修炼什么长生丹。而清流党想见皇上,从司礼监处,就直接给你挡下了,哪里找得到他。

  如此,清流党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以他们的权力以及舆论攻势,对阉党有气无力的反击着。

  如今,皇上临朝。召集群臣于乾清宫中朝见。顿让最近时日,饱受欺凌的清流党人,心情有些小激动。

  赵哲端着一盏茶,慢条斯理地喝上了一口。眼睛,缓缓地从他们每一个人身上扫过。此时,司礼监的刘超,却是又扯着嗓音喊道:“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启禀吾皇,微臣有本要奏。”从清流党中,横出一人。约莫有六十多岁了,清清瘦瘦的老人。当朝跪拜而下,双手端着奏折,声音颤道:“微臣礼部左侍郎丁羽,弹劾户部尚书沈逸君,尸位素餐,结党营私,专权跋扈,霍乱朝廷,贻害百姓。”

  赵哲笑了,放下茶杯。看了沈逸君一眼,淡然道:“丁爱卿先起来吧,小多子,递上来给朕瞧瞧。”

  小多子忙不迭快步而去,拿来奏折递给了赵哲。赵哲最近也是一直在看书或者密折之类,对于古文的理解也越来越深。欣赏着丁羽那端正而出色的蝇头小楷以及文章。不但辞藻华丽,且有理有据,慷慨激昂,更是详细的列举了沈逸君的一一罪状。

  好半天后,赵哲才懒洋洋的放下了奏折。将奏折让小多子递给了沈逸君。瞄了沈逸君一眼,待得他全然看完后后,赵哲才懒洋洋道:“沈爱卿对于丁爱卿的弹劾,又有什么话说?”

  “皇上~”沈逸君忙跪拜在地,呼声喊道:“微臣冤枉,如今国库收入与支出,众大臣们多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国库没钱,又叫微臣如何变出钱来?而丁大人所谓的微臣克扣官员俸禄,更是让微臣欲哭无泪。微臣不会仙法,不会从国库中变出钱来。是以,丁大人就四处叫嚷造谣,说什么国库都被微臣搬到家中去了。天见可怜啊皇上,微臣哪有如此胆子,敢拿国库一分一毫的?至于贻害百姓,微臣万万不敢承认的,内阁指派而下的赈灾款项,微臣可是一分不少的都拿了出去。这些,都是有册可循,不是微臣一张嘴就能圆过去的。”

  “那好,沈爱卿就把去岁今岁的国库开销账目,给朕,以及所有大臣们都瞧瞧吧。”赵哲眯着眼睛,淡然说道:“去吧,朕在这等着你,你回你户部去拿。”

  “回皇上,这倒不必。”沈逸君依旧跪拜在地,从怀中取出一沓账册,递过头顶道:“皇上,微臣今日上朝,已经将账册都带来了。”

  “哦。”赵哲皱眉道:“沈爱卿消息倒是灵通啊,竟然能提前得知丁爱卿会对你弹劾?”

  “非也非也,皇上。”沈逸君忽而痛哭流涕了起来:“微臣,微臣是来向皇上告老还乡的。这户部尚书,微臣着实没有本事再做下去了。”

  赵哲接过账册,皱了皱眉头,却是柔声安慰道:“沈爱卿先稍安勿躁,等朕看完了账册后,再与你计较。至于什么告老不告老的,着实荒唐,此时押后再提。”

  自然,赵哲此话一出。沈逸君立即止住了哭声,老老实实的跪着。听候赵哲的下一步话。

  渐渐地,赵哲那原本和蔼的笑容,渐渐地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严肃而又有些愤怒。直到最后,赵哲将账册往桌子上一放。脸色冷若寒冰,冷冷地扫视着满朝文武。

  朝臣之中,敏感之人。开始渐渐地感觉到了些不妙的感觉,隐约觉得,今天似乎会有些事情要发生。但却又是揣测不出是什么事情,因为在他们绝大多数人的印象之中。当今圣上,昏庸而无能,贪恋美色而好长生。不但指使阉党四处搜刮美女,还供养一群妖道炼丹求长生。

  唯有刘超,终于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了。眼眸之中,爆出了一道精光。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