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昏君

傲无常

  • 历史

    类型
  • 2010.07.14上架
  • 123.68

    完本(字)

5.94万位书友共同开启《昏君》的历史之旅

盟主Crossfiretf 盟主西塘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皇后

昏君 傲无常 2609 2010.07.14 23:37

    第二章皇后

  ……

  赵哲这才有闲心思私下扭头观望了一番,这是一个装饰古朴却又奢华之极的书房。以他这大学毕业才两年的社会阅历,只能看出这书房中的家具,好像都是黄花梨木所制。至于书桌上摆放的一些诸如笔筒之类的小物事,却是散发着沁人心脾的香味,也不明白那是什么木材所制。

  那张硕大的书桌后方,则是挂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画,笔法龙飞凤舞的,有些能勉强看懂,有些则是怎么分辨都认不出是什么字。倒是几副画,虽然看不甚明白,却也能勉强觉得应该画的不错。雕梁玉柱,地面如镜。角落里各自放着几个青铜瑞兽香炉,清澈烟雾从兽头嘴中袅袅吐出。将整个书房内熏得幽香四溢,闻着令人精神舒畅,静心凝神。

  整个书房的布置,虽然他不是太懂。却也看得出来,这绝非是寻常人家能有的手笔。而恰他也知道,在古代,君权如天。普通人,哪怕是富贵之极的人家,也是不敢胡乱冒充皇帝的。这可是一旦穿了出去,就要诛灭九族的滔天大罪。

  “皇帝?”待得自赵哲确定后,心头开始麻痒而舒爽了起来。一想到前短时间拼命找工作时,遭受过的那些个白眼和挤兑。现在却穿越成了个皇帝,众所周知,这天底下还有哪个职业比皇帝还爽?吃油条,嗯,吃一根扔一根。喝豆浆,喝一碗丢一碗肯定的。一定还要试试,金銮殿上吃饺子是啥滋味。

  呃,不对,我可是皇帝啊。怎么能就这么点儿小出息?怎么能跟暴发户一样,怎么也得喝一碗丢三碗啊。还有御前侍卫,那得带一群浩浩荡荡出门,见谁不爽就K谁。反正要比人多,谁也多不过皇帝是吧?尤其是,在大街上见到漂亮的美女,还能顺手调戏两下。怎么?怕人打?我是皇帝我怕谁啊?

  见得赵哲一脸古怪笑容,好似很开心的模样。皇后更是胆寒,因为她知道,这昏君好杀成性,每次杀人的时候都会笑容得很开心。想及今天一个弄不好,因为自己用花瓶砸了他脑袋之事。很有可能累及父母家人。皇后当即心一横,贝齿一咬,双膝一曲生生跪了下来,颤声道:“此事只是臣妾自己一时鬼迷心窍,不关父母之事。请皇上开恩,放过臣妾父母家人。臣妾愿主动让出皇后身份,并自裁以谢皇上。”

  赵哲正在YY当皇帝这个职业的好处呢,哪里料到眼前这女子会玩这么一出?从小到大,除了长跪在马路边上的乞丐。还真没有人对他跪下过,尤其是这么一个出落得仿佛出尘仙女儿一般模样的女人。在他那个年代,只要稍微长得是鼻子是眼睛的女人,有多少能不眼高于顶啊?

  而从她朱唇檀唇中吐出来的话,更是让赵哲瞠目结舌,皇,皇后?雍容华贵的大美人儿,竟然是皇后?不过想来也真是不奇怪,她自称臣妾臣妾的。而自己的身份又是皇帝,她当然不是皇后,就是嫔妃了。只是赵哲刚刚穿越,还在适应阶段,脑筋一时没有转过弯儿来。

  皇后,那岂不是代表着,这大美人儿就是他的老婆?赵哲心头顿飘飘然起来,想想自己,活了二十好几唯一和女孩子最深层次的接触,就是拉手而已。他学历一般,长相一般,没房没车没钱,甚至到最后工作也没有。别说像皇后这般天底下难寻的国色天香型女人了,就算是长相稍微不那么寒碜点的,也绝然不会看上他的。皇后,皇帝?呵呵,赵哲又是开始轻飘飘的胡思乱想了起来,也就是说,他可以和这天姿国色的老婆……嘿嘿,越想越是兴奋。

  皇后的心,越来越凉。嘴唇隐隐发白,暗暗叫苦。完了,完了,这昏君,他向来是笑得越开心,就越有杀机。自己一条命算不得什么,只是家人。一想到家中疼爱她之极的父母,皇后的心就愈发凄悲。是和他拼了,还是再苦苦哀求他一下?虽然以她的秉性,是不愿意再三哀求的。只是为了家中父母,皇后却还是愿意做最后一次努力。实在不行,就和他拼了,反正破罐子破摔,说不定还能拼出个奇迹来。

  “皇上,求您了,求您开恩呐。”皇后跪在地上,膝行两步。一把抱住了赵哲的大腿,眼泪汪汪,神情凄然道:“刚才只是臣妾一时糊涂,臣妾愿意给皇上赔命。只求皇上开恩,千万别因为此事祸及臣妾家人。”

  赵哲被她突如起来的哭声弄得是心头一颤,这才想起她还跪在地上呢。此时又见她哭得凄凉悲惨,只是实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忙先收起嘴角的淫笑,打算将她搀扶起来再说。努力装出一脸和蔼可亲的模样,脑袋里拼命想着电视剧里那些古代皇帝是怎么说话腔调的。憋出了一句:“皇后你先起来,有话我们慢慢说。那个,有事,呃,朕为你做主。”那个,自称朕,对于赵哲来讲的确别扭了些。不过,这个自称一起来,没来由的,赵哲好像心中油然生起一股优越感,好似与皇帝这个角色,融入了一些。

  皇后从来没有见过皇帝这么口气和她说话,不知道他在玩什么鬼主意。估摸着以这昏君的脾气秉性,是绝然不可能放过自己和家人了。到时候,由得他着人去炒家灭族。还不如,正待皇后被逼无奈,恶向胆边生时。猛然抬头想说话时,却是见得他眼神很奇怪,眼睛依旧是那双眼睛。但却是一股清澈感,不像原先,他的眼睛中始终只有阴冷,暴戾,和凶狠。

  赵哲见她眉宇间似乎有些悲愤莫名神色,也是没有多大办法,只是一脸憨厚的,挠了挠脑袋。刚待再安慰几句时,却是见得手上沾了些血迹。当即,他吓了一跳,又是摸了一把,手上又多沾了些血渍。不过,他倒也没有大呼小叫,从小到大,因为个性缘故,大大小小倒也打过不少架,头破血流也不是没有过。只是,苦笑着摇头左右环顾一下,走到衣冠铜镜前,低着脑袋检查了一番。好像脑袋上被啥东西砸了一下,破了个小口子,没什么大不了,血流得也不多。脸上的一些血渍,好像被人毛手毛脚的擦拭过。

  心念一动下,倒是有了些明了。在皇后那如小兔子般,惊慌失措的眼神偷瞧中。赵哲背着手慢吞吞的溜达了一圈,俯下身子,从地毯缝里挑出了一块陶瓷片。看了一眼皇后,赵哲也算是推理出了前因后果。怪不得,自己会好像睡了过去一样,悠悠醒来。

  见得皇后面色有些苍白,做了贼一般的心虚。,赵哲不由得捉弄心顿起,故作嘿嘿淫笑道:“皇后啊皇后,你敢砸朕的脑袋,当真是胆子不小啊。知道该当何罪吗?”调戏这么个大美人儿,这还是人生第一次,心下终归有些忐忑不安。

  谁想,皇后贝齿在嘴唇上一咬,决绝站起身来,对赵哲就是双眸嗔怒的喝了一声:“你这个不分青红皂白的昏君,我知道我所犯何罪。你要我的命,我给你好了。如果你敢罪及我父母家人。就算是化作厉鬼,我也不会放过你。”说罢,脸色一冷,低着头奋力朝那雕龙柱撞去。

  赵哲大骇,当即脚下一蹬,快步跑向柱子。暗叫这什么世道啊。调戏下自己老婆,竟然会惹得她去碰柱自杀。心中着实不忍心她受到些什么伤害。

  ……

  (新书期间,每天更新量5000,或者以上。由于新书期间的点击,推荐票,收藏都十分重要。请兄弟姐妹们,如果有条件的话,请天天帮忙投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