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蚌鹤相争

昏君 傲无常 2155 2010.07.27 11:04

  第二十九章蚌鹤相争

  ……

  权倾朝野的刑部尚书魏明华死了,经由都察院与吏部公开审讯,并确立罪名后。直接在闹市口搭台行刑,引得无数人围观。在锦衣卫假扮平民,暗中散布罪状,并由都察院张贴出的官方告示佐证。其种种恶行恶状,迅速在京师广为流传,成为了家喻户晓的一桩闲谈聊资。又有驿站之助,短时间内,迅速向国内各地流传。

  由于魏明华,为清流体系中一极其重要成员,向以严苛而悲天悯人状而著称于世,其品格文采,也在众多清流党中广为流传,为人所敬仰效仿。然而,当他的种种恶行被曝露于世后。整个清流党派的声誉骤降,因魏明华的道貌岸然,质疑声蔓延向了整个以清高雅致而标榜自己的清流党派。

  阉党在道德声誉上,向来是被清流党踩在脚下的货色。久而久之,他们倒也是认了。反正,咱家就是流氓恶棍了。谁不服,直接打压,再不服,索性干掉。好不容易出了件魏明华事件,哪里会肯放过这个报仇雪恨的大好机会?在这件事情上,不断的开始推波助澜,扩大魏明华事件的影响范围。散布各种谣言,制造百姓舆论的声势,矛头直指清流党魁严彧。

  说什么魏明华暗中掳掠少女关押密室,本就是为了满足严彧的色心。又或者说清流党平日里装圣贤装得太累,一到私底下就暴露出了禽兽真面目。此时,又有无数良家妇女,或是妓院姑娘,又或是什么半掩门之类都跳了出来,跑到都察院说是受过魏明华的欺凌羞辱。

  反正魏明华已经死了,死无对证,也无从可查。惹得都察院忙得鸡飞狗跳不说,种种事情又被有心人传播了出去,并加以推波助澜。同时将脏水有意无意的,往严彧身上引。使得严彧自上台以来,遭受了最大的质疑。

  赵哲这边也是变得有些惹恼,什么百官联名奏章啊,万民请愿书之类,天天都能从司礼监递过来十份八份。不过赵哲着实懒得理睬,反而是连乾清宫都不住了。天天窝到皇后的坤宁宫。小夫妻两人,调调情,这小日子过得是有滋有润,欢乐无边。

  赵哲在坤宁宫皇后卧室里,慵懒的半躺在太师椅中,手头拿着那本《神书》,优哉游哉的翻看着。

  “皇上~母亲刚进宫看臣妾来了,说是韩师天天跑他家里抱怨呢。”皇后刚从屋外归来,由侍女伺候着脱掉狐皮长麾。露出了那一身玲珑修长的娇躯。挥手让侍女出去后,趴到了太师椅头上,捂着嘴直好笑道:“韩师抱怨说这都快大过年的了,皇上也不体恤一下他那把老骨头。皇上自己倒好,点了一把大火,见火势熊熊,就躲到了后宫。所有压力,都在他身上了。本来他那都察院是个清水衙门,都快成了摆设。这下倒好,整天客流如云,快把都察院门槛踏破了。”

  赵哲将她的一双冰冷小手放在胸口捂着,轻笑摇头道:“那是他平常太过惫怠了,都察院本就负有监察百官言行,整顿吏治之责任。他自己不睁开那对老眼瞅瞅,这吏治都荒唐成什么模样了?朕还没治他个尸位素餐不作为罪呢。他倒好,竟敢埋汰起朕来了。”

  “韩师他这不也是没办法吗?若没有皇上的支持,在当今清流阉党把持朝政下,他又能有什么作为?”皇后的小手被赵哲捂着,暖洋洋的,心中微觉淡淡的幸福。展颜轻笑:“不过,以臣妾看来。韩师表面在抱怨,说不得心中有多得意呢。以前谁也不将他那个不随大流的二品大员放在心上,这下倒好,天下文武百官谁不想拍他马屁?以免被他揪住了小辫子不放。据说,就连严彧和阉党党魁刘超,都暗中前去拜访过他了。

  “嗯,让他们斗。”赵哲淡然道:“其实这天下,最难对付的不是宦官太监为首的阉党,而是那帮喜欢站在道德制高点的清流党。如今有阉党做前锋,朕自然乐得逍遥自在。”

  事实上,赵哲不但乐得躲起来。还暗中指使锦衣卫帮助阉党,狠狠打击清流党的声誉与名望。

  被打惨了的清流党,又怎么会任由阉党横行。定然会在稳住脚跟后,开始对阉党进行反击。即便有那么些头脑清明者。也是挡不住这种大势。锦衣卫的作用,也体现了出来,散布谣言,挑唆双方,哪怕是用暗杀的手段也无妨。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双方彻底没有婉转余地,拼个不死不休。

  只要清流党倒台。对赵哲来说,阉党不足为虑。真正属于阉党的势力,只有区区一个东厂而已。而到时候,赵哲要对付起阉党来,可以摆明了车马炮,光明正大的打。口号也能喊得贼亮,那就是宦官霍乱朝政,迫害忠良,朕决心要铲除毒瘤,以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宦官名声越臭,势力越大。待得赵哲一把火将之烧掉,反而会得天下之民心,极大程度上提高皇帝威望,名声。

  当然,此时暂时还不急。阉党经营无数年,势力也是盘根纠错,根深蒂固的。这次宦官清流之间的大决战,也正好可以让阉党的隐藏势力浮出水面。

  赵哲此时要做的只有两件事情,一来是暗中积蓄实力,以便到时候给阉党狠狠一击。二来,就是要消除掉阉党对自己的戒备之心。否则,一旦被看穿皇帝是在执行驱虎吞狼之计。说不得就会暂停打压清流,甚至于是联合起来,重新划分势力而联手执政。

  阉党的权力,来自于皇帝的昏庸懒惰。魏明华一事,谁都知道是赵哲这个皇帝要他命。但具体是为了什么要他的命,其中也是极为讲究的。但赵哲已经借由沈逸君之流,向外传播,皇帝对于魏明华极为看不爽,不搞死他难解心头只恨。那属于私怨。一个为了私怨,整死一名大臣的皇帝,绝不会是个明君。

  阉党不怕昏庸之帝,只怕明君。越昏庸的皇帝,他们能得到的权力也越大。

  随后,腊月二十三。这段时间,整天窝在后宫之中,日夜宣淫的皇帝。召见了司礼监刘公公,着他立即着手选秀之事。并由皇后母亲之口,对外宣传了一些皇上似乎已经对皇后厌倦了之类的流言。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