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生活之趣

昏君 傲无常 2323 2010.08.05 23:47

    第四十九章生活之趣

  ……

  晴空皓月下。时间,仿佛停滞了一般。两个人,互相对视着。

  直到良久之后,云冰梦才幽幽一叹道:“皇上,冰梦不过一区区民女。又如何当得起您如此错爱?”

  “朕不管。”赵哲脸色慢慢的坚定了起来,正色道:“若是梦儿弃朕而去,朕宁愿当个昏君,暴君。专与天下百姓作对。哪怕是把这大赵江山都毁掉。朕也不会让天下百姓有什么好日子过。”

  “皇上,你太霸道了。”云冰梦有些哀其不争的玉足一顿。只是若是没有经过他一番激昂的表白后,云冰梦要是听得这番话,定会心生真怒。然而此时此刻,她却是半点恼怒,有的,只是那怎么也无法平静下来的情绪。但凡女人,都爱听个什么甜言蜜语。然而这天底下,也许有人比赵哲更为擅长此术。但他们却是没有赵哲这般本钱。一个拥有人间至尊权力的皇帝,为了她,情愿连江山也不要了。哪怕,哪怕他真的去当了个昏君,暴君,那也是全然为了她。

  “是,朕是霸道。”赵哲重重地说了一声,眼神紧紧盯着她不肯放:“反正,朕只要梦儿你做朕的女人。否则,朕这一生,注定了无生趣。朕活着都已经没有奔头了,哪里还有什么破心思去管天下百姓的死活?只要能得到梦儿,哪怕朕无赖也好,霸道也罢,都无所谓。”

  “唉~”云冰梦轻轻一叹,缓缓摇头道:“当年师傅为冰梦算过一卦,这一生恐怕难逃情劫。冰梦心有警惕,从来不愿接近男人。但是左躲右闪的,却是不料应劫在了皇上身上。”

  赵哲心头大喜,但脸上却是一本正经而正色道:“梦儿,这不是情劫。而是缘分,那日要梦儿刚好没到京城,又或是朕没有闲心去瞎逛。你我,又怎么可能相遇?回过头来想想,莫非这上天早就给我们注定好的了。不然,这世界上,哪有如此凑巧的事情?”赵哲又开始搬出了以前从网络上瞧来的泡妞大法中的经典招数,那就是缘分大法。缘分大法要是祭得好,那效果将会极佳,只要哄得她相信两人能够相遇,那是早就注定好了的事情,多半她会顺其自然,死心塌地一些。尤其是她自己也是因为师傅给她算过卦,日后有情劫,她主动套到自己身上,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有些招数,老套归老套。但的确是经久不衰,能够被各路高手经常使用的招数,总有其强大的一面。果然,云冰梦眼神中的那一些女性特有的警惕在赵哲那一番缘分注定言论下,渐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好似不但对他的话,对他的人也有了些认同。至少,在赵哲那动人而霸道的情话以及缘分一说中,已经让她隐约有了认命感。

  见得她如此眼神,赵哲这才轻轻的,将手伸到了她的腰际。想趁机再与她亲密接触一番,加深下进度与感情。谁想,上过一次当的云冰梦,却是灵巧的一个弧度转身,飘出了三尺许。神色之间,仿佛已经恢复了平静与淡然:“皇上的心意,冰梦已经明白。不过,皇上自己也说过,如今天下内忧外患,民不聊生。冰梦也是为辅佐皇上而来,还请皇上暂且将儿女私情放在一边,等皇上平定天下,冰梦心中再无执念后,再谈此事好吗?”

  呃,就差临门一脚了。如今虽然已经隐约间得到了她的认同,但是想得到她的身体,恐怕还待继续努力。今天这也是利用了自己的皇帝身份,以及云冰梦的大意,才使奸计得逞。但如今,似乎见得她心境又是恢复了静谧,若是硬要来点儿什么,效果恐怕会起反作用。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今天有这成绩,赵哲已经十分满足了。遂也是装得落落大方,背负着双手潇洒一笑道:“只要梦儿心中有朕,朕就已经心安了。莫非,梦儿当朕是那种贪图肉欲之辈吗?”

  他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肉欲什么的。云冰梦就想到了他身上的那股子**味道。不觉两道宛若柳叶的秀眉,轻轻向上扬起,声音隐有忿忿然道:“皇上以后再说这种话的时候,麻烦请您洗过澡后再来。时间已经不早,冰梦要闭关修炼了。”说罢,双足轻轻在地上一点,整个娇躯就往后飘然而去,回了屋中。将房门重重地关上。

  赵哲见状,莞尔一笑。虽然看似她似乎有些生气,然而这句话从她嘴里说出,回去后恐怕脸上会烫成什么模样?今天的收获颇丰,让赵哲心头大爽不已。对着那紧闭的窗门喊了一声:“朕,还会再回来的。”

  说罢,就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正在偷笑的牡丹,转而一群人摆驾回乾清宫。甫一回去,就听得太监禀报说皇后正在暖阁等他呢。

  去得暖阁,只见端坐在梳妆台前,正在由侍女梳理着晚装秀发的皇后,盈盈起身,迎接而上。小脸蛋儿上一副幸福而关切的神色,亲自帮他解开龙麾,嫣然一笑道:“皇上,肚子有些饿了没?臣妾刚好熬了一碗燕窝莲子羹。”

  “晴儿有心了。”赵哲的心中,一片暖洋洋的极为舒适。柔声道:“朕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皇后轻轻一笑,将他安置在了龙榻边上坐下,亲手帮他去解靴子。忽而,只见她瑶鼻微微一皱,又是凝眉仔细嗅了两口。不觉有些脸红耳赤,娇嗔道:“皇上,您这是刚去哪里寻花问柳了回来?”

  “喏,就是这两个丫头了。”赵哲对那一脸拘谨,小心翼翼而脸红耳赤的站在远处的紫荆与牡丹努了努嘴笑道:“朕收了她们两个。”顿了一下,又道:“皇后不会责怪朕吧?”

  皇后扭过螓首,看了她们一眼,遂俏生生的横了赵哲一眼儿,但转而又正色道:“皇上~臣妾又不是什么妒妇。况且紫荆与牡丹,本就是皇上的身边人。臣妾又怎么会责怪皇上呢?不过,皇宫之内,该走的规矩还是要走的。登记造册,该走的规矩还是要走一下。若是两位妹妹有了身孕,还能早日册封个名分,不然日后皇子皇女庶出了可不好。”

  “嗯,还是皇后有心。反正,这**以皇后为尊,朕也是不管的。”赵哲握住了她的小手儿,挽住了她腰肢,声音温柔道:“还是皇后对朕最好,今晚,就让朕好好的疼爱一下皇后吧。”

  “皇上~不要~”皇后当即脸色微红,又羞又窘地看了一眼自家两名侍女和赵哲的侍女,低着头直是娇嗔不迭:“有人在呢,皇上~况且,皇上您,您还没洗……”

  “这倒是朕不好。”赵哲嘿嘿直笑道:“紫荆,牡丹。准备帮朕与皇后娘娘沐浴更衣~”

  “啊~”皇后秀目圆睁,羞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