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内阁首辅

昏君 傲无常 2227 2010.08.01 13:46

    第四十章内阁首辅

  ……

  纷纷回头之即,赵哲却是见得首辅严彧一脸紧张的出现在了门口。几名御前侍卫,则是用身体阻挡着他进来。若非御前侍卫多认识严彧,知道此人身份不同旁人,说不得,早就拔刀相向了。

  严彧本是得信女儿今日归家,好些年没有见到女儿的他,在知道女儿师傅同行时。早早就备好了丰盛筵席,准备为她们接风洗尘。然而左等右等,却是不见家丁将女儿接回。待得四处派人一打听后,才知道女儿和其师傅,似乎在大街上和人冲突,又被带进了四季如春酒楼。具体情况不明,这才带着几名身强力壮的家丁匆匆赶来,并派人报备了京兆府尹。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守在紫气东来阁外的,却是一干御前侍卫。这才急忙将家丁打发走,并去通知府尹千万不要带来前来。站在门口,与尽忠职守的御前侍卫交涉一番,却是怎么都不肯让他进去,也不肯报备。

  然而,在听得里间传来一声女孩子的娇声怒斥,骂人是淫贼。当即,将他平常的气定神闲打得无影无踪。顾不得什么了,拼了老命向里冲去。此时的他,不但担心女儿吃了大亏,更是担心女儿惹怒了皇上。这才在门口,大喝喊了一声。

  严蓉蓉痴痴地看着自家老爹,然而很快就发现几名御前侍卫将他架着。当即脸色悲愤怒道:“你们几个混蛋,还不快快把我爹爹放开。”说罢,就准备冲上前去。

  “蓉蓉,休得放肆。”赵哲背负着双手,向她轻斥一声,瞪眼道:“侍卫们,不过是尽忠职守而已。更何况,朕的御前侍卫,每一个都有官爵皇命在身,你一个区区民女,又有什么资格对他们大呼小叫。”

  “哼,我不管,反正我不准他们欺负蓉蓉的爹爹。”严蓉蓉终归还年轻,性子冲动。娇容满脸不服气的对赵哲哼声道:“你这淫贼,刚才欺负了我不算。现在还要欺负我爹爹。”

  “蓉蓉,不得对皇上放肆。”严彧老声怒斥道。转而却是在门口缓缓跪下道:“皇上,老臣家小女,年幼而不懂事。望皇上,万万不要与其计较。”

  “严爱卿。”赵哲笑容满面的上前,亲自搀着他双手将他扶起:“蓉蓉性子单纯,天真烂漫,可爱得紧。朕又怎么会和她计较?严爱卿啊严爱卿,你可真是生了一个好女儿啊。”

  虽然严彧趁势站起身来,心中却是依旧不定。低着头,暗自琢磨着赵哲话中的意思。自宫中传言,皇上在御书房摔跟斗磕伤了脑袋,从淑妃的阴影中走出后,性情变化很大。行事时而昏庸,时而又精明。即便严彧这种在官场上混了许多年的老狐狸,都一时半会儿,摸不准他的脉搏。遂在脸上,更是恭敬道:“多谢皇上夸赞,蓉蓉这丫头,从小性子就野,不喜读书写字。只喜欢舞刀弄棒,说什么将来要当一名女将军,统领千军万马。”

  “哈哈哈。”赵哲转过头去,对那严蓉蓉笑了起来,摇头道:“蓉蓉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哼,凭什么女孩子就不能舞刀弄枪,当大将军了?”严蓉蓉显然与他父亲已经不止一次有过争执,眉宇间隐有不岔之色道:“从古至今,又不是从来没有出过女将军?就前宋而言,杨家男儿都死光后,那些个女将军,也不是做的很好?”

  赵哲又是直笑着摇头:“朕倒不是说不准你当女将军,不过,光学武,不习文。终归只是一介武夫。而蓉蓉又是个女儿身,至多算是个武娘。要当将军,尤其是一个女将军,可不是光凭一手战场杀敌手段可以过关的。回头多去看看书,尤其是兵法策谋,将来若是你父同意,朕倒不是不可以让你进军队锻炼。”

  严蓉蓉听得眼睛一亮,欢喜道:“皇上,您说话是否算数?”

  “住口。”严彧老脸一板,怒目一瞪道:“蓉蓉,不得对皇上放肆。”转而又是对赵哲弯腰施礼苦笑道:“皇上,都怪老臣,从小没有好好教导小女。以至于她在皇上面前,言行无状。”

  赵哲笑眯眯,正待回答时。却见严蓉蓉挽住了严彧的胳膊,撒娇不迭道:“爹爹,人家皇帝都答应了。只要蓉蓉通过爹爹的考核,就能封个将军做做。”

  “呃,朕可没说,封你做将军。”赵哲忙摇头否认道:“朕可只是说,让你进军队锻炼。至于将军之类的,可都要凭你自己本事去争取。”

  “皇上说得极是,军队之中,可不是儿戏,自有一番规矩。就算为父答应你去参军,你也须得一刀一枪的把战功拼起来。”严彧对赵哲的话,颇为认同。

  “哼,你们一个是皇帝,一个是朝廷一品大臣。”严蓉蓉鼓着嘴,娇哼不迭:“难道就不能为我走走后门?直接让我当个将军,哪怕是一个小小偏将都行。”

  赵哲严彧面面相觑,相视一笑。赵哲挽着严彧,笑着向席间走去:“严爱卿来得正好,酒席也是刚刚开始。你我君臣两人,可是难得能在一起喝个小酒。朕有了严爱卿帮着处理诸多头疼杂事,当真是颇感舒心。”

  “皇上客气了。”严彧心头微微一凛,一时琢磨不出赵哲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遂也是一副恭顺谦虚模样:“为皇上分忧解难,本是老臣本分所在。”

  严彧坐在了赵哲下首,其余人等也是一一坐定。席间觥筹交错,又有沈家宝在不断的活跃气氛,倒是吃喝得齐乐融融。

  酒足饭饱后,沈家宝又贴心的弄来了好茶,亲自斟茶递水,忙得不亦乐乎。赵哲,也是有些儿懒洋洋的靠在黄花梨椅子中,半闭着眼睛时不时的轻抿了一口茶。

  “皇上,老臣有一件事情,不知当说不当说。”严彧也是陪坐,思绪了半晌后,才脸色有些严肃道。

  “嗯,你我君臣,又有何事不能明言。”赵哲淡然一笑道:“不过,严爱卿身为内阁首辅,许多事情看着办便是了。朕的身体还未痊愈,稍微一想复杂的事情,脑袋就疼。”

  严彧见赵哲一副不太想理朝政,诸事都推诿给他的模样,心中也是一时把握不住他的真正想法。随后,却又见得赵哲,借着酒意,开始与那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水灵寡妇,调笑了起来。而他的眼睛,又是时不时的对严蓉蓉的师傅,露出了渴望而贪婪神色。见及此事,严彧又是想起皇上急命刘超办理天下选秀之事。心中不觉隐隐一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