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獠牙

昏君 傲无常 2528 2010.07.26 23:54

  第二十八章獠牙

  ……

  “皇上,臣知罪。”魏明华即便还没有看到折子,却也知道。既然事情到了这一步,又牵扯到了都察院的左都御史韩晃,皇上定是已经有了万全之策,铁了心要将自己拿下。证据什么的,肯定也是早就收集好了。如今当官的,又有几个,能够清清白白,完全经得住查?如此,还不如痛痛快快的把罪名认下,或许能保住条性命,日后还有东山再起之日也不定。

  “哼,既然你知罪。那就和朕说说,你倒底所犯我大赵律法哪一条?”赵哲挥了挥衣袖,冷着声问道。

  这?魏明华额头汗水不断,自己违反的律法,肯定不止一条。他还没看折子,哪里知道折子中,究竟写些什么?若是把该说的不说,不该说的倒是说了出来,更难处置。一时间,倒是有些进退失衡。

  “哼,朕替你说了吧。”赵哲脸色似乎平静了些,背负着双手道:“贪污,行贿受贿,一笔一笔的,朕懒得和你一一细说。就凭你在西子胡同大院那套价值三十万两银子的豪宅,以及那暗妾房间里床底下藏着的八十万两银票,朕就能砍你无数次脑袋。更何况,你丧心病狂的指使人暗中掳掠各地少女,关押在又一套房中的密室内呈**。这些年来,林林总总已经高达二十三名。”说到此处,赵哲又是重重一拍桌子,怒道:“你告诉朕,那些少女呢?”

  魏明华哪里料到自己这么隐秘之事,都让皇上知道了。顿好似全身力气消散的无影无踪,软倒在地。本以为这种事情,都是一名心腹在暗中操持。而他,一年也不过去个几趟。除开那另有身份的心腹,哪怕就是那宅子中的些人,包括那些少女,没有人知道他就是这天底下权势滔天的刑部尚书。但他还是会很小心的,让他的心腹,将那些少女都处置掉。

  事实上,赵哲虽然昨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但现在想起来,还是震怒异常。本以为,这魏明华绝然不会干净到哪里去,还考虑着,如果他身家干净,是不是要让锦衣卫给他抹黑一番。谁又能料到,自己随便要查一名得罪自己的大臣,竟然挖出了这么一个禽兽不如的家伙。一时间,更是让他折腾得理直气壮。

  就连几乎不闻政事,尸位素餐的都察院韩晃,都被气得吹胡子瞪眼。答应了赵哲,在小朝会时,以都察院名义递交折子,一定要将这种败坏朝纲之人弄下去。

  “我说老魏,唉,喜欢女人就喜欢呗。非得藏着掖着,还不如学我,时常去逍遥阁逛逛,有益身心健康。真没想到,你这所为的清流君子,表面道貌岸然。私底下,却是比我们这等污秽的阉党走狗还恶心。”沈逸君,平常也是受惯了那帮清流名士的歧视鄙夷了。如今逮到了这个机会,还不狠狠地,将这个仇报回来。看皇帝的架势,铁定是不会放过魏明华了。不过,嘴上得利,心中却又是对皇帝敬畏了数分。要知道,这魏明华可是刑部尚书啊,掌管天下刑法。以他的缜密思维办事,竟还是被皇上挖出了这等秘闻。沈逸君也极为清楚,皇上暗下和都察院联手推动此案,把性质弄得如此严重,估摸着是想要他的命了。

  对于沈逸君的言语刺激,他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皇上的话,他也是没有反驳。只要不是白痴都知道,皇上既然金口说出此事,就已经是铁一般的证据了。即便他反驳,也不过是徒增笑话而已。更何况,他即便是心理再阴暗变态,还是一个有家有业有后代之人。他的罪状,虽然足以砍无数次脑袋,但并非是什么谋反之类的滔天大罪,牵扯不到家人孩子。

  “皇上,罪臣知罪,罪臣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只要皇上饶过罪臣,罪臣愿意……”说到生死之间,越是权势财富忒大之人,总是会格外的怕死。此时的他,竟然还有脸抽出点儿力气,膝行两步,试图去抱住赵哲的大腿。赵哲经过这段时间和皇后的修炼,身体素质已经远超过他这种普通书生,哪里还会被他有机会抱到大腿,一个闪身便躲了开来。

  小多子小虎子,见状脸色大变,急忙冲上前去。拖开魏明华,对他拳打脚踢的喝骂着。

  众臣之中,虽则有人对他同情,有人幸灾乐祸,又有人鄙夷。却没有一个人,敢在这种关键时刻说句话。若是普通的贪污受贿,或者他的党羽会为他一起求个什么革职发配。但密室事件那种丑事,使得没有人再敢和他搭点边。更何况,看皇上这样子,是一定要他命了。只是,绝大多数人心中,都有些兔死狐悲感。在场之人,能够混到今天这位置的,哪有纯粹干干净净的?而当年太祖立法,又是极其严律,尤其是对贪污受贿之事,更是着紧。轻则罢官免职,重则直接剥皮填草,以儆效尤。

  当然,如今世道正如那水塘已脏浑不堪,哪里还会有干净的鱼?那些严苛的律法,早就被丢到不知道哪个疙瘩里去了。何况,法不责众。当人人都贪污受贿时,贪污受贿就成了一种极其正常之事。

  “罢了罢了。”赵哲见魏明华只是抱着头,不断哀求。便冷声道:“小多子,小虎子。放开他吧,还没定罪之前,魏大人还是朝廷大员,容不得你们两个放肆。”转而对老眼昏花的韩晃道:“韩卿家,此案交由你都察院主审,吏部陈爱卿陪审吧。”

  “老臣遵旨。”“臣遵旨。”赵哲的话,多多少少引起了众臣们的些微好感。却是各自在心中,觉得皇上,似乎变得格外厉害了。

  “不过尔等均有失察之罪,朕念你们初犯,暂不予计较。就罚半年俸禄,以充国库吧。”赵哲又对户部尚书沈逸君道:“沈爱卿,千万别忘记问他们要抄家来的钱和扣掉俸禄。”

  “微臣遵旨。”沈逸君有些眉开眼笑,这次抄家,对于填充国库不过是九牛一毛。但至少也能解一下燃眉之急了。何况,魏明华自诩清流,平常自是看不起巴结阉党混出头的沈逸君。两人同为尚书,却互相看不惯。

  赵哲摆了一下龙袍,便往门口走去。才走到门口,还没等他们一直吊着的心落下时。赵哲却又回头道:“韩爱卿。魏卿家身为朝廷大员,自不能让蒙受不白之冤。决不能暗中诋毁打击他。为了避免人说长道短,朕建议公开审理此案,一定要做到公平,公正。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等结果出来后,修文一封,昭告天下。”

  什么?在场的清流人士,均是露出了震惊的表情。若是将结果昭告天下,原来以魏明华在清流之中的声誉之高,恐怕会极大程度的玷污清流名誉。

  赵哲仿佛这才露出了真正的獠牙,一脸正气道:“若魏大人是冤枉的,那定要昭告天下为他洗刷冤屈。若他的确触犯了我大赵律法,那么可以作为典型案件,警告天下官员。也可以在天下百姓之中,为朝廷挽回些声誉。至少,朝廷还是不会因为某个官员权高位重,就任由其触犯律法的。”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