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告御状

昏君 傲无常 2417 2010.07.29 23:08

  ……

  “你,你认识我父亲?”严蓉蓉也是讶然的看了赵哲一眼。

  “废话,当然认识了。”赵哲喝着由沈家宝那马屁精,亲手沏来的茶,瞥了一眼一身红衣劲装,青春而活力十足的严蓉蓉,悠悠道:“实在没有想到,就老严那么个人,竟然生出个还算水灵的闺女。”

  老,老严?严蓉蓉气得小嘴都嘟了起来,还说什么就老严那么个人。这人,把自己当做什么人了?娇哼了一声,别过头去。

  倒是沈家宝被吓了一跳,他身为户部尚书沈逸君的侄子,当然知道严彧是什么人。虽然自家叔父手握户部,掌控天下钱粮百姓。与那严彧相比,还是不如良多。不过,一想到自己身边伺候着的那人,沈家宝不免又是底气十足了起来。那严彧就算再厉害,还能大得过皇上吗?更何况,虽然叔父未曾明言,却也隐隐约约透露出一些消息。聪明伶俐如他,当然知道紧紧抱住皇上的大腿,日后飞黄腾达自是少不掉。现在比不过严家有权势没关系,嘿,这严家……

  但那小子也算是个心思缜密的主,脸色不动声色,却是不屑道:“我家公子也是实话实说嘛,虽然严首辅号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过,他老人家的确长相一般。”说罢,也不顾那小丫头恼羞成怒。遂又对赵哲恬着脸道:“公子,小人这就去让掌柜将最好的酒菜都取来。”说着,便在严蓉蓉怒目而视下,快步走了出去。

  “公子,你究竟是什么人?”这下,就连蔡孤烟,都觉得不太对劲了。一双秀目,紧紧地凝视着赵哲,疑惑道:“为何就连户部尚书沈大人家侄子,都当你的护卫?”

  “我?嘿嘿,朕当然是当今天子了。”赵哲故意做出了一脸威严的模样,对蔡孤烟道:“爱妃,今晚就是你伺候朕就寝了。”

  蔡孤烟秀目圆睁,小手捂嘴,直盯着他。

  “什,什么?”那严蓉蓉,也是一跳而起,紧张而害怕的看着赵哲:“你,你竟然是皇帝?这,这怎么可能?”

  “怎么就不可能了?”赵哲颇有威严之势的瞄着严蓉蓉,装腔作势道:“大胆民女严蓉蓉,见到朕还不速速行跪礼?”

  也许是受他的气度影响,严蓉蓉心头一跳,只觉得那人威严颇盛。下意识的,因为对对皇帝的敬畏而膝盖一软,跪拜了下来,颤声道:“民女严蓉蓉,叩见皇上。”她自小耳濡目染,知道如果她见了皇帝,不下跪行礼,那可是个死罪。

  蔡孤烟也忙从椅子上起身,缓缓跪下:“民女蔡孤烟,叩见皇上。”她心中是震骇不已,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吊儿郎当,却又与众不同的公子哥,竟然是当今天子。本来还有几分的怀疑,却是因为据说是首辅之女的严蓉蓉跪拜后,烟消云散。心中有的,只有惊恐万分。即便是生活在京师中的人,能有机会见到皇上,也是极其罕见的事情。

  “哈哈。”赵哲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不错,不错。这才像话嘛。都平身吧,今晚由蓉蓉和烟儿,一同双双侍寝。嘿嘿,想想都是一件兴奋事儿啊。”

  如此这般猥琐笑容,倒是惹得蔡孤烟和严蓉蓉忽而又心存怀疑了起来,皇帝可是天底下最有权势之人。在她们的想象中,皇帝应该是极具威严,不苟言笑,一本正经的。哪里可以笑得这么荡漾的?

  “我想起来了,该死的骗子,我记得皇上可是个老头子了。父亲说他小时候还抱过我。”严蓉蓉忽而气得俏容一阵红,一阵白,跳起身来,气急败坏的顿足道:“你这坏人,刚才在大街上欺负了我不算。现在还要假扮皇帝来欺负我。还说什么,什么侍……”说着说着,那青春洋溢的脸蛋儿,就发烫了起来。长这么大,小时候在父亲身边,稍大一点,就一直跟着师傅。哪里会有人敢对她说这种混账话儿?

  “你,你,你。”蔡孤烟也是又气又担忧,急急起身责备道:“你这人,真的是不知轻重。不知道这种玩笑,是不能乱开的么?这可是抄家灭门的大罪。”

  “可是,朕真的是皇帝。”赵哲故意一脸无奈的苦笑道。

  “你,你还说。”蔡孤烟也不管会不会再被他吃豆腐去,急急的捂住了他的嘴,秀眉一拧:“不准你再胡说八道了,听到没?”待得赵哲无奈的老老实实点了点头后,蔡孤烟才略松了一口气,转而对在场其他人欠身哀求道:“诸位,公子他就喜欢开开玩笑,大家别放在心里,好么?”

  “坏人,你现在可是有把柄在本小姐手里了。”严蓉蓉则是踱步到了赵哲身边,滴溜溜的在他身边溜达了两圈,背负着双手,小脸蛋儿一阵得意洋洋:“如果不想本小姐去告御状的话,嘿嘿。”

  “蓉蓉。”赵哲突然一脸正色,毫无吊儿郎当的模样而正色的喊了一声:“其实,我知道的。”

  “嗯?”严蓉蓉见他如此脸色,不由得顺口接了一声。盖因在家中,父亲也是这么叫她名字的。又是侧耳倾听,他究竟知道些什么?

  “蓉蓉,我知道的。你刚才在大街上见到本公子丰神俊朗,风度翩翩。就起了爱慕之心。因为本公子的心,那时候放在了烟儿身上,你醋意荡然下,却是一脚飞向了本公子。”赵哲脸色沉着而有些悲痛。

  “虾米?”严蓉蓉那对干净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睁得圆溜溜,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人的脸皮,怎么会厚成这等模样?他竟然能把刚才那件事情,往那种方向想。一时愕在当场,倒是说不出话来。

  “其实,少女怀春哪个不曾有过?本公子不会责怪你。”赵哲一脸哀痛之色,悲愤交加道:“但是,你竟然想以抓住本公子把柄为要挟,妄图一呈**。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啊?”严蓉蓉只觉得一股莫名之气,直叱胸膛。几乎连呼吸都喘不过来。秀目圆睁,贝齿轻咬,似是要杀人般的眼神死死盯着他。他的话,竟然能让她摇摇晃晃,差点站不住脚。用把柄要挟他,还一呈**……

  “本公子郑重告诉你,本公子我,呃,怂了行不?你千万不能去告御状。”赵哲一脸正气,悲愤莫名,仿佛是一个慷慨赴死的勇士一般:“不过,话说在前头。即便是严大小姐你得到了本公子的身体,也得不到本公子的心。”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