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龙颜大怒”

昏君 傲无常 2359 2010.07.26 15:56

  ……

  十二月初七,大雪。

  两个月来,这俱是也好,皇后也罢,一个个人,一件件事。渐渐地,将赵哲的思维习惯愈发的适应起皇帝这个身份了。而属于原先他那个年代的赵哲,也仿佛像是一场梦境般,渐渐模糊,远去。

  赵哲坐在了御书房龙椅上,如今的他,几乎已经完全融入到了皇帝这个角色之中。而这人间至尊的身份,以及渐渐强大的实力,使得他内心越来越强大。很随意的靠在椅背上,慢悠悠的拿了杯茶品上半口,气度沉着而让人看不透深浅。整个人的气质,不知是因为修炼心经之故。还是坐在皇帝这个位置上,渐渐养成的威势。而变得益发让人不敢直视,隐约间让人觉得有些压力。

  这御书房中,数个青铜兽头暖炉,炭火正旺。烧得这一整间还算空旷的书房里暖洋洋的。

  又是一个小朝会,已经是第十次小朝会了。除开第一次小朝会还稍微讨论些事情外,赵哲几乎就是将他们招来消遣半点,什么事情都不谈。一个个,让他们杵在堂下,而他,则是悠闲地边品茶,拿着本史书优哉游哉的看着,看倒也罢了,还要做出一副慢慢摇头晃脑,仿佛入戏很深的欠揍模样。

  这些文官体系的一线大臣们,渐渐地弄不懂赵哲真正的意图。往往这么半天后,皇帝就会打发他们走。也有人着实站不住了,故意挑了些事情出来向赵哲汇报,请示。谁料赵哲,每次都是推脱过去,直道此事不急,回头再议。然后又是一头扎进去看史书。这十几个一线文官大臣,仿佛整天闲着没事干,就是用来陪皇帝读书的。不对,比侍读还要凄惨些。毕竟侍读什么的,还有机会坐坐喝喝茶,吃些儿点心。偏生那可恶的小太监,还要时不时的送上些御膳精致点心,干果蜜饯之类。

  就在绝大多数之人,都以为今天又要陪着皇帝干站半天了时。一向老眼昏花,昏昏欲睡的督察院左都御史韩晃,迈着颤颤幽幽的步子向前一步,跪拜而下。咳嗽了几声,用那苍老的声音喝道:“陛下,老臣有折启奏。”说罢,从怀中掏出一折子,双手递过了头顶。

  沈逸君之类,则是对他露出了同情之色。他们虽然文弱,却还胜在略年轻些,站这半天虽然同样累个半死。却总比已经六七十岁,从来都是醉眼惺忪,不爱说话的韩晃强。各自心中估摸着,莫非这若有若无的老头子,着实打熬不住了,故意跪下喘口气?不过,这也是徒劳之计,之前已经有好几个这么干过的,皇帝却是半个没睬。

  但是,那个同样从来没有说过话的内阁首辅严彧,昏沉的眼眸里,却是爆出了一丝复杂的神色。但很快,又耷拉着眼皮子,闭目养神了起来。

  “哦?先平身吧。”赵哲放下了史书,脸色有些好奇的看着韩晃。对小多子挥手道:“韩卿家可是难得有折启奏的啊?去给朕拿来瞧瞧。对了,小虎子。给韩卿家搬个坐,沏个茶。”

  “谢吾皇恩典。”韩晃在小多子快步上前扶住后,慢吞吞的起身。也不顾那些同僚羡慕的眼神,径直在凳子上坐下,喝起茶来。一对老目中,混沌一片,仿佛没有半点神采。

  “让朕猜猜,韩卿家莫非是想告老还乡不成?”赵哲自行微笑着说了个冷笑话,接过小多子取来的奏折。态度随意的打开一瞧。

  在场不少人,也是估计韩晃故意找点事情出来,督察院有屁个事情能启奏啊?或许只是想提醒一下皇上他年纪大了,熬不住站了。尤其是,似乎这韩晃,还是当今国丈的坐师,算是皇后娘娘的长辈。赖点面皮,省得遭这无妄之灾。

  正待除严彧外绝大多数人都神情轻松时,赵哲的脸色,却是渐渐严肃了起来。眉头一皱,整个懒散的坐姿也是变得一正。越看那折子,脸色越是有些铁青。

  沈逸君察颜观色之间,发现的皇上脸色略见难看。心中不由得暗骂,韩晃这糟老头子,究竟在折子里写了些什么东西?怎么一下子,让皇上似乎有些恼怒了。千万别整点事情出来,惹恼了皇上。以后就不是“罚站”半天,说不得会把上午都搭进去。都怪老魏那家伙,上次明显是他惹皇上生气了。

  “荒唐!”

  “砰!”赵哲怒喝一声后。重重一巴掌打在了书桌上,竟然将那黄花梨木的书桌,也是拍得响声震天,上好青花瓷茶杯被震得翻了个身。滚落在地,啪一声脆响。让所有的人,一下子提到了半空中。似乎,皇上龙颜大怒了。

  “请皇上息怒。”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严彧,跪拜而下。

  其余人等,也是飞快的一个个跪下,请求皇上息怒。

  “真是岂有此理。”赵哲将折子,甩到了堂下,脸色铁青而冷哼道:“尔等均是朝廷肱骨大臣,国之栋梁。一个个,都给朕看看。这天下,还是太祖当年誓言要给百姓一块安居乐业的土地的天下吗?”

  沈逸君距离那折子最近,与他胖子身材不符合的速度先抢了过来,飞快的翻看了一下。却是脸色古怪的,盯着魏明华看,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一般。转而,他又将折子递给了其他人。一个个看完后,都只是看了魏明华一眼,低着头默不作声,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刑部尚书魏明华,能够混到今时今日,自不能是个头脑简单之人。从同僚那露出的些微眼神中,就猜出了这折子似乎对自己极其的不利。又是联想到,第一次在小朝会上,自己的那些小心思,似乎被皇上敏锐的察觉到了。而皇上,竟然隐忍了这么久,还每天对他魏爱卿魏卿家的叫得亲热。本来以为皇上只是发发脾气,抓他们过来天天站岗一番,也算是发点了脾气便罢。

  他是个聪明人,知道皇上隐忍这么久,不动则已,一动的话,自己这官位就绝然保不住的。不觉,脸色有些煞白,额头豆大的汗珠,一滴一滴的滴下。如今的皇上,似乎和以前那个不太一样了,变得让人摸不着,看不透。

  魏明华颤巍巍的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赵哲那张似乎处在非常震惊暴怒中的脸庞,心中一片冰冷。有些求助的,向正在面无表情看折子的严彧望去。谁想,严彧看完之后,依旧是垂下了他的眼皮子,不说半句话。只是手臂,却微微有些颤抖。

  “魏明华。朕记得你是先帝五年中的探花郎,身受先帝器重,屡次破格提拔。时至今日,早已经是朝廷元老,国之栋梁。?”赵哲一脸痛心疾首,怒其不争的模样:“你身为圣贤传人,掌管天下刑名之首。本应为天下人言行之表率。朕自来对你的文采品格,本也是万分器重敬重。却让朕万万没有想到,唉,你真是让朕,怎么说你才好。”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