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伴君,如伴虎

昏君 傲无常 2263 2010.07.23 23:43

    第二十一章伴君,如伴虎

  ……

  江湖,江湖。也只有你完全掌握在朕的手中。才会让你存在。赵哲这句话,却是没有对虚空子说。喝茶聊天,边听着虚空子对武功高低分品制度的意见。而赵哲,之前是个喜欢看各类YY小说和疯狂玩游戏的人。对于等级高低概念与其中的好处,远超过虚空子的理解。区区一个多时辰,两人已经商讨出了大概的方案。

  而虚空子也是越听越觉佩服,如此严格的武力等级制度下,肯定更能激发出每个练武之人积极向上的动力。当然,在赵哲的意见下,也不是是个练武之人,就有资格进入品阶的。只有练到一定程度,拥有不俗的战力后,才能评定为九品。一旦入品,则是代表练武之人,已经有了一定的成就。具体怎么分,虚空子表示会与几个与他相差无几的几个老朋友,商量妥当后,才禀报赵哲批阅后执行。

  先表过此事不提,趁着赵哲下棋喝茶聊天这一个半时辰。满身杀气腾腾的秦云已经归来,戎装甲胄上,布着几道刀痕,以及沾满了血迹。禀报而人后,当即单膝朝赵哲跪去:“启奏陛下,微臣已将御前侍卫完全收拢,共计斩杀三十名疑似心怀不轨者,其中前御前侍卫统领,与两名侍卫,试图反抗。被微臣奋力诛杀。如今尚余御前侍卫一百五十名。”

  “哼。”赵哲背负着双手,脸色冷怒的站起身来:“三个反抗的,秦云,朕命令你带朕手谕去刑部。”顿了一下,牙一咬,心一横。将那隐隐约约的不忍之心舍去,冷声道:“着刑部,均按谋反罪处置。刑部若不服,朕特许你大开杀戒。”

  饶是以秦云这一身杀气未消之人,都听得是一震。却是眼神中露出了坚定之色:“微臣领旨。”

  “皇上。”终究是学道之人,虚空子脸上露出了不忍之心:“这谋反大罪?”

  “无需多言,朕心意已决。”赵哲绝然的摆了摆手:“这三人胆敢违逆朕的旨意,并对朕派去之执刀反抗。又如何将朕,将整个大赵皇朝皇权放在眼里?朕若不处置,又如何防止他人效尤?”皇权,自古以来都是建立在鲜血之上。无数皇帝前辈,不论明君还是暴君,曾经毫不犹豫的挥起他们的屠刀,将无数人命填进了皇权之下。一代一代的,才在天下人心中,铸就了皇权不可违逆的根深蒂固理念。

  赵哲也是无奈,若是实力够强,反而无需残暴。只是如今,却不得不用此来震慑,那些一个个因为各种利益而心怀不轨之人。也在某种程度上立下了君威,为下一步清理整个皇宫,以及朝政,甚至是整个天下。开出了一个好头。让他们重新记起一句也许久违了的话。

  那就是,君命不可违。

  虚空子虽然以他的人生观,无法完全理解赵哲的做法。却还是收回了再劝谏的打算。只是此时,他却是又对赵哲的威势,多了些拘谨。悄然恭敬侍立在了一旁。再也没有了半点与皇帝平起平坐的念头。

  待得秦云领旨而去后,赵哲算了下时间,沈胖子大概也已经回来了。遂浩浩荡荡的和一群太监侍卫,移驾到了御书房。果然,沈逸君那死胖子被两名御前侍卫押着,跪在了御书房内。怀中死死抱住的一大叠账册,应当就是今年的开支账目之类。

  他那苍白的脸,见到赵哲这皇帝来时,仿佛见了救星一般,奋力挣扎着叫道:“皇上。我总算见到您了。我把账册拿过来了,微臣没有贪污啊,皇上~”不过,以他的力气,若是能从御前侍卫中挣脱出来。那两名御前侍卫,也可以直接丢去边关冲军了。

  “起来吧,沈爱卿。”赵哲慢慢地踱步到了龙椅上。

  沈逸云如闻大赦一般,对左右御前侍卫道:“你们都听到没有,皇上叫我爱卿,我不是罪犯,不是罪犯。”待得御前侍卫放开他后,他又是在地上重重地叩首道:“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这才抱着他那一摞账册,战战兢兢的起身道:“微臣不负君望,在午前将总账册都取了来。”

  小多子弯着腰凑前几步,捧起了那摞厚厚的账册。踏着碎步,恭敬的递到了赵哲面前。

  赵哲却是懒洋洋的指了指用来在这初冬之际取暖的碳炉:“都焚了吧。”

  包括沈逸君在内之人,都是一愕。但小多子,却是不敢有半点犹豫。对他来说,皇上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圣旨。别说让他把这些账册焚了,就算是让他自己丢进去焚了。不不敢有半点反抗。之前,他追随在皇上身边,已经领教过皇上的君威了。谋逆之罪,可是满门抄斩的滔天大罪。

  “小虎子,着尚膳监今日将御膳送御书房来,朕要与沈爱卿共同用膳。”赵哲脸上露出了些微笑,取了刚由小虎子端来的茶,淡淡的品了一口后道。

  闻言,沈逸君顿大喜过望。今天整个上午,可真是大起大落。本来在被两名如狼似虎的侍卫押着的他,好不容易在限定的时间里回了御书房,却是久等皇上不到。当时,还以为是皇上故意要自己的命,差点已经绝望。随后,又见得皇上后,才算将账本递了上去。要说这国库开支,他可真是没有做手脚。只是,若是吃拿卡要,收受孝敬,怎么都是免不了的。但如今,见得皇上竟然将账本烧了,还在忐忑不安,不知皇上是何心意呢?

  待得赵哲邀请他同用御膳,一颗忽上忽下,悬而未落的心总算才安定了下来。他也是个久居官场之人,哪里不懂这是恩威并济的御下手段。只是,这种手段由他施展到属下身上,自是洋洋得意。这趟,却是皇上对他使出了这一招。才发现,自己那所谓的恩威并济力度,与皇上的差得着实太远。在这个过程中,皇上竟然没有暴露出半点是想震慑他的意图。回想起来,怕皇上也是在做两手准备。只要自己,有半点行差踏错,恐怕性命还真是难保。想及此处,刚刚兴起的欢喜心情,顿时被一阵凉飕飕的后怕而取代。

  沈逸君不是个笨蛋,他当然知道接下来皇上会对自己进行一番贴心的笼络,拉拢。但这也不代表,自己就已经过关了。若是应答不对,或略微被皇上看出三心两意。说不得,下场比丢掉小命还要凄惨。

  直到此时,沈逸君脑袋里却是闪过了一句千古明言。

  当真是。伴君,如伴虎啊。

  ……

  (推荐一下老白金兼老流氓断刃天涯历史类扛鼎大作《宦海风月》,书号:1623706)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