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君威

昏君 傲无常 2007 2010.07.20 09:01

    第十四章君威

  ……

  待得秦云领命而去,赵哲抱着个茶杯,躺在了太师椅中。静静地看着那雕梁栖龙,繁复古朴气息的天花板。自从做这皇帝区区十几天,心境,就随着环境而渐渐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同时,也感觉到自己,好像距离原来那个时代越来越远。仿佛自己,天生,就是一个皇帝般自然,上位者的气势,也渐渐的养成。那是一种,环绕在尊敬中,跪拜中,形成的傲然心理。而最近段时间,也会趁皇后不在的时候,于铜镜处,不断练习着,一个皇帝应有的气质。

  秦云早就有所准备,不多片刻,就带着他那七名穿着侍卫服的师兄弟,以及不愿换衣服。在秦云掩护下利用其高超的轻功,隐匿而来的秦云师傅。

  赵哲也是挺重视秦云师傅的,在秦云派人事先进来禀报后。难得的背负着双手,站起身来。眼神,烁烁的盯着那七名秦云的师兄弟,他们看似个个气度不凡,但因为缺乏军队的系统培养,与这侍卫装备有些格格不入。见得赵哲看来,估计是在山野草莽之中待得久了,又是自认为是武当山弟子。竟没有一个,躲开赵哲的扫视,反而,或冷漠,或好奇的盯着赵哲这个皇帝。

  赵哲心头微恼。但他知道,他们不比秦云受过正规军的教育以及皇威如天的洗脑,若是不能震慑他们,以后定难服管教。遂面沉如水,眼眸威严而不失沉着的看着他们。心头不断的在提醒自己,朕是皇帝,朕是天之子,这整个天下,都是朕的。什么武当山弟子,不过是区区一群山野草民而已。

  奇妙的事情发生了。用这不断自我催眠的方式,赵哲身上,好似渐渐散发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气势。那是一种,天下唯我独尊,尔等皆是蝼蚁的气势。那是一种皇帝,独有的,由心理极度优势而产生的气质。那龙袍上那栩栩如生的五爪金龙,在此刻,也仿佛露出了张牙舞爪的咆哮震怒,好似随时都能化虚为实。

  那群武当山弟子,在接触到赵哲那平静,却仿佛含有无尽威压的眼神。均是心头一震。本来在他们这种习武的江湖人桀骜不驯的心中,皇帝,和平常人也没什么两样,都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的人。为何秦云一路上,小心谨慎的嘱咐再嘱咐,见到皇帝陛下,一定要行跪拜大礼。但是此时此刻,却是没有了这等想法。一个个,在那对仿佛能洞察一切的眸子下,渐渐低下了头颅。

  秦云见赵哲似是隐有怒气,当即心头一骇。忙对众师兄弟使了个脸色后,率先双膝跪拜了下去,将头叩到了低。正声喊道:“微臣秦云,叩见吾皇万岁,万万岁。”

  赵哲,神色依旧平静如水,没有让秦云起身。而是依旧注视着那群已经有些心慌意乱的武当弟子。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势力培养,很有可能要靠这些武当弟子起家。但,若是不能在开局就震服他们。以后所建的势力,如泥屋沙堡般,毫不牢靠。

  “贫道虚空子,叩见吾皇万岁,万万岁。”一直在人群后,一身道袍的秦云师傅虚空子,走上前两步。禁止虔诚的叩拜了下来。

  那群武当弟子,这才傻了眼般,一个个诚惶诚恐了下来。虽然其中只有三位是虚空子的弟子,其余都是叫他师叔的。但以虚空子不论在武当山,还是江湖中的地位名声,均是他们引以为骄傲的。此时,见了皇帝,却还得乖乖的跪在地上高呼万岁。更何况,赵哲带给他们的威压,也着实让他们心慌不止。

  忙不迭,参差不齐的扑通扑通跪下,声音有些颤抖纷纷高呼着叩见吾皇万岁。

  赵哲,见火候差不多了。这才放下架子,脸带微笑的上前两步,扶住了秦云的胳膊:“秦爱卿辛苦了,快快平身免礼。”

  “谢主隆恩。”秦云心里好像落下了块石头般,轻松了许多。脸上,却是恭恭敬敬的站起身来。同时也明白了,皇上是在打磨一下自家师兄弟的草莽野性呢。刚才可是把他给吓得不轻,后背隐隐约约间,已经潮湿一片。同时,也对赵哲更加敬畏了几分。

  赵哲,又是亲手将虚空子扶了起来,颜色和蔼的在他身上打量了一番。见他身材起颀长,穿着道袍,留着一缕胡须。倒真是有些飘然欲仙的潇洒模样。便赞道:“早闻秦云说道长仙风道骨,器宇不凡。害得朕恨不得早日一见道长,以解心头渴望。今日一见,果不其然,真是让朕欣喜万分啊。”

  虚空子,自然又是谦逊了几句。

  “来人,赐坐。”随着赵哲一声朗喝。守在屋外的小多子和小虎子,忙不迭低着头快步走了进来。端了两张凳子,分别给秦云与虚空子坐下。然后,又是跪拜一下后,这才弯腰低头,一步一步退出书房。受过严格训练的两名小太监,看都不看继续跪拜在地上的一群武当弟子。

  虚空子,仿佛也已经忘记了那群武当弟子。谢过后,飘然坐下。略一犹豫,有些好奇问道:“皇上,贫道有一件不明,不知……”

  “道长但问无妨。”赵哲也是坐回了自己的太师椅里,慢慢悠悠的品着茶。

  “皇上,之前听闻云儿说,皇上从未练过武功。”虚空子凝眉而有些疑惑不解道:“不知为何,之前皇上龙体经脉中,隐隐有一股至纯真气莹莹流转?”

  真气?还是至纯的?赵哲倒是给他问的莫名其妙,有些摸不着头脑。皱眉答道:“道长请明言,朕从未练过任何武功。”

  虚空子也有些愕然,这没练过武功的人,却偏生体内好似有着至纯真气。尤其是,刚才微微发怒之时。那股尚算微弱的真气,却是散发着强烈的威压气息,配合着皇怒君威。竟然连他这个修心已久的老道,都隐隐有些臣服之意。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