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 错开了身,便是天涯海角

昏君 傲无常 2102 2010.08.23 23:18

    第八十五章错开了身,便是天涯海角

  ……

  但是表面上,赵哲却是装出了一副惊讶而欣喜模样:“两位公子之前竟然也是江南的?虽然我们不是故知,却难得在京城相遇,也算是有缘了。在下是无锡人士,不知两位?”

  “苏州府的!”想儿喜上眉梢,拉着她家小姐的手:“小,公子。这位赵公子竟然是无锡人士,离我们很近嘢。”

  饶是那位小姐,也许因为老乡的缘故。对赵哲的警惕性也略缓和了些,微微一点头,却是低着头不肯说话。

  “苏州可是个好地方啊,我可是经常会去游玩访友一番。”赵哲开始对她们胡扯了起来,虽然苏州的确去过几次,但那却并非是在这个年代中。又为防那伶俐口快的想儿要他说些去哪里玩之类的云云,又顺口转移了话题:“这次我们来京城,可是两眼一抹黑,到哪里都不熟悉。既然两位公子如今在京城居住,不若指点在下几个好玩的地方,也好省得在下浪费时间瞎摸索。”

  这话儿,倒是说得想儿脸一红。盖因她虽然和小姐搬到京城来已经好多年了,却是几乎没出来好好游玩过。她还略好些,偶尔还能上街坊帮小姐买点儿东西。她家小姐,却是基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秀。整日里,只在家中读读诗,作作画,弹弹琴,养养花。要说那赵公子是刚到京城不熟悉,而她们久居京城,却不比他们好到哪里去。至于这北秦淮河边,也是她们刚刚闲逛一番无意中摸来的。

  那想儿本来脸色微红,准备实话实说之际。却忽而瞟得那可恶的高壮胖子似是有些不屑神情,冷笑道:“赵公子,我看他们两个细皮嫩肉的。应该是那种整天宅在家中的乖崽子,又哪里会知道什么地方好玩呢?”

  想儿的气不打一处来,嘟嘴哼道:“谁是乖崽子了?赵公子,你想在京城玩,就包在我们身上了。我和你说,这京城里里外外,每个角落我都熟。”

  “想儿!”卫小姐脸色有些不悦,扯着她衣袖,低声嗔了一声。

  “好,那你说说,这京城哪里最好玩?”沈家宝趁热打铁,斜眼瞄着她追问道:“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

  那想儿本来在小姐的斥责下,想收敛些。然而她这性格,又是外向而最受不得激。就想着争一口气回来,四下张望一番,见得那船舫停在了码头,无数久候着人,仿佛如饥似渴的在往船上去。遂心中有了主意,眉头一挑,指着那妙玉阁船舫得意道:“诺,就是从那去船上游览,是京城比较好玩的地方,尤其是那艘大船。”心中隐隐得意不迭,看这么多穿着华贵之人拼命的往哪船上挤,肯定是一个好玩的景点。更何况,她还给自己留了个余地,说了个比较好玩。

  赵哲却是和她家小姐同时皱了皱眉头,他摇头道:“这么多人,挤来挤去的又有什么好玩?”

  这话,倒是惹得那小姐对他稍微有些心有戚戚焉。她的性子,也是不太喜欢人多和热闹的地方。

  “切,你这就不懂了吧?”那想儿却是撇嘴不屑道:“等我们上去后,自然能体会到其中的妙处,别样的风味。”她倒是心中笃定,她虽然没有坐过这种大船。但见得这么多人趋之若鹜的往船上挤,肯定有其好玩的地方。说不得船开到翡翠湖中,能见到不一样的景色呢?

  赵哲和沈家宝互相交换了个眼色,心中各自暗笑不迭。早从她第一句话中,就得知了她是对这妙玉阁船舫是半点不知,如今听得她在那装模作样,倒也是挺有趣的。

  “赵公子,那我们不如也上去凑凑热闹,去见识见识什么样的妙处,什么样的风味。”沈家宝一本正经的建言道,然而其眼中,却是怎么都无法抹去那一股子的猥琐和荡漾。

  那想儿却是心中暗暗焦急,一定要叫我一起去,叫一起去。她厌恶那个高高壮壮的猥琐男的。但对赵哲却还是听有些好感,遂眼巴巴的望着他。

  谁想赵哲却是啪得一声,将折扇打开,轻摇而慢声道:“那好,家宝,我们就上去见识见识。免得白来了京城一趟,回去后别人问起,也好有个应对。”

  顿了一下,赵哲才又对那两位假公子施礼道:“多谢两位公子的指点,就此别过了。”

  “呃,不谢不谢。”想儿见得他并没有邀请同往,心中好生的失望。

  “自此一别,人海茫茫,今生恐怕再难有机会相逢。”赵哲略一顿后,将手中折扇递给了那卫姓小姐:“这位卫公子,此扇送您做个纪念吧。”

  那卫小姐微微一愕,没有伸手接过,却是微微蹲了蹲身子行礼道:“多谢公子美意了,只是卫某与公子萍水相逢,实在当不得这份礼物。”

  声音婉转娇柔,赵哲虽然听她说过几次话了。却都并非是与他对话。如今听得,却还真是心中有些舒坦感。遂也不强求,潇洒一笑道:“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诚如卫公子所言,你我不过是萍水相逢的路人甲,路人乙。错开了身,便是天涯海角各一方,是赵某僭越了,告辞。”背负着手,转身踱步而去。他嘴上说的潇洒,但神情之中,却是多了一份落寞和失望神色,听在人心中,不免有些微微的酸意。

  待得他走出几步后,被他的话感染的有些伤感的想儿。却是拉着她家小姐的手,凑她耳畔低嗔道:“小姐,您也太不近人情了。若这赵公子真有坏心,又岂会就这么和我们分开了?他可说得对,大家萍水相逢,错开了身,以后便很难再遇到了。”

  “想儿,他说的的确很对,本是路人,又何必相识。何况男女有别,我又如何能收他的折扇。”卫小姐垂着螓首,低声说道:“想儿,走吧。我们回家。”说罢,转身便走。

  正好与赵哲的方向相反,两人似乎各自越走越远。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