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昏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其心可诛

昏君 傲无常 3152 2010.07.26 00:00

    第二十五章其心可诛

  ……

  赵哲手一挥,小多子立即小跑上前,取了折子回来。赵哲慢吞吞的,边是喝着茶,边是看着刑部尚书魏明华递来的折子。最近时日,赵哲也是在尽快的适应现在身份。对于这种蝇头小楷,倒也能看懂泰半了。偶有不懂的字,联系下前后文,多能揣出意思。

  不过,看完折子,赵哲也不由得微微心惊。那三个御前侍卫一案,竟然能牵扯出如此众多的人。按照折子中所说,足有上千人会遭此牵连。

  待得赵哲看到折子的最后,提到了一句请皇上批阅。赵哲心中就冷笑不迭,这魏明华,摆明了是用来试探自己的棋子。这件事情,本是因为自己而起,也是自己亲自下令御前侍卫着刑部共同办理的。按理说,刑部整理出各种资料后,回来找自己作出最后决断,也是无可厚非之事,表面上看起来也在情理之中。但是,问题是,此事乃一件非常残暴行为,炒家灭族,男的即便不死,也是发配边疆。女的即便不死,也基本没好下场。就算赵哲的本意是用鲜血来醒目皇权,但这种做臣子的,表面按照规矩办事,实际上想将结果推dao皇帝头上。简直是罪不可恕。

  赵哲那年代,就算是混黑社会的小弟,都知道为老大扛个罪名什么的。这倒好,满口仁义道德,读圣贤文章而考出来的肱骨大臣,却是任由皇帝的名声给抹黑。其心,可诛啊。更何况,赵哲穿越也有一个多月了。怎么就不见这魏明华在处理其他事情时,来直接对自己询问意见?

  当然,赵哲也不会作出因为臣子不肯给自己背黑锅,就直接砍掉他的事情出来。魏明华身为刑部尚书,朝廷正二品大员。要知道,大赵帝国中的二品官员,已经是地位十分显赫的位置了。

  想试探?赵哲表面一片和蔼之色,心中却是冷笑不迭。将折子放回了书桌上,悠悠的喝着茶,环顾四周,在每一个人脸上都略停留了下:“诸位爱卿,对此事有何看法啊?”

  没有人说话,一个个低着头。

  赵哲终究是还稍嫩一些,有些着恼的问道:“诸位都没有听到朕的话吗?”

  说过这话后,才有一五十来岁,长得有些粗壮的大臣踏前一步,神色恭敬异常道:“皇上,这谋逆大罪,罪不可赦。不过此次牵连甚广,皇上或许能宽宏大量,赦免一些与此事无甚牵连者。”

  赵哲作出了一副聆听模样,一线大臣,模样什么的,自己也都听说过了。按照他位次所排,和外形判断。此人应该是工部尚书徐洪。从几处消息来源综合判断,这徐洪为人还算老实。虽然名义上属于清流一派,但为人还算兢兢业业,本本分分。他的话,应该是肺腑之言,没有多少陷阱在里面。

  “荒唐。”接下来说话的,是兵部尚书卫蒙,此人长得面如冠玉,虽然年纪不轻,却也是个中年美男子。却是在场人中,外形最好的。只见他神色间恼怒道:“自古以来,谋逆大罪就是株连九族的滔天大罪。若是赦免大部分人。岂不是要告知天下人,尽可谋逆,只罪一人尔?此外,即便皇恩浩荡,法外开恩。但诛亲之恨,又岂会让他们甘心?正所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徐洪,你按又得是什么好心?我等清流,绝不与你同流合污。”

  “卫蒙,别血口喷人。徐某只是想皇上大病初愈,着实不宜沾惹血腥。”徐洪脸色涨得通红,神色愤然不已:“你这阉党走狗,唆使皇上大造杀孽,徒增暴名。又是何居心?”

  阉党走狗几字。惹得卫蒙本来白皙的脸色变得有些铁青。刚想说话时,户部尚书沈逸君,却是抖着肥肉阴阳怪气道:“徐大人此言差矣,大家都是为皇上办事的。又分什么阉党清流的?莫非,你想故意制造党锢之争,霍乱朝廷国家吗?”任何皇帝,都对朋党结羽之事颇为忌惮。哪个当老板的,都不会愿意见到员工结成一派一派的,形成一股难以控制的势力。虽说现在阉党清流两派,已经是世人皆知之事了。但放在公众场合,用来挑明了立场,不合时宜,也显得不够大气。

  很明显的,在沈逸君未曾投靠赵哲之前,也是属于阉党一系。太监没有资格直接参与朝政,当然需要通过发展外廷要员,来把持朝政上的说话权。

  “哼。沈逸君,你是靠什么爬到这位置上的,这天底下恐怕无人不知。”最后,吏部尚书陈政冷笑着说道:“在皇上面前,陈某也不想太过揭你短处。好自为之吧。”

  听得他们这一番吵闹,赵哲倒也有些清楚了这帮人的党派。当真是阉党清流,互不两立。已经堂而皇之的在小朝会,当着皇帝面相互攻讦起来了。赵哲也乐得坐山观虎斗,朋比为党之类,他身为一个皇帝,自然不会喜欢。

  “既然诸位爱卿有不同意见,那么,魏爱卿还是先把折子拿回去,仔细的再审一审吧。”赵哲直接起身,踱步向屋外走去。这谋逆之罪,这一次是一定要治的,这可关乎到自己皇帝的声威。哪怕是弄得腥风血雨也好,错杀无辜也罢,都必须坚决执行之前的金口。否则,就会带给所有人一种错觉,那就是这个皇帝很好说话,而且金口都能收回。从此之后,这帮人会愈发的嚣张。

  当然,也不可能诚如魏明华等人所希望的那般。由他这个皇帝亲自将折子披红,给他们有暗中抹黑的机会。至于那魏明华,当皇家的差,吃皇家的粮。却不能为皇上分忧解难,这种人要之何用?

  见得赵哲直接将折子退回就走,那从未说过话的内阁首辅严彧,眼眸之中精芒一闪而过。但却不得不和其他大臣一起,跪拜下来,喝声道:“恭送吾皇。”

  赵哲从御书房出来,直接回了乾清宫。着了小虎子跑腿,去请了锦衣卫指挥使钱彪。当然,暗杀之事,赵哲是不屑为之的。今天来这小朝会的,不管说过话的没说过话的,均是些混迹官场的老狐狸。又怎么能没有看出赵哲对魏明华生了不满之心。若是魏明华死于非命,那就可有得他们猜忌了。甚至,会轻视赵哲的手段。政治之中,只有最没有本事之人,才会用暗杀等手段。

  但这魏明华,却一定要死,不但要他死,还要他死得光明正大,让人无话可说。同时,也要通过这件事情,给人一个很明确的信号。朕,不是一个任由你们操作揉捏的软蛋。同样,这也是一个契机,一个可以着手将权力渐渐收拢在手中的好机会。

  锦衣卫指挥使钱彪,年方三十七八,体型高瘦而生着一双鹰眼,透着一股阴寒之色。寻常人一见到他,都会忍不住打个冷颤。而事实上,他也的确是个变态。听秦云说过,钱彪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刑讯虐囚,手段万千。经由得他手的人犯,只要区区半个时辰,就会连自己祖宗十八代都骂着招待出来。

  此时的钱彪,却是恭恭敬敬的跪拜在赵哲面前,仔细的聆听着赵哲之言。

  良久之后,钱彪才阴沉的一咧嘴:“皇上,对付那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需要用这么复杂的手段吗?微臣属下有一名杀手叶红尘,是微臣从江湖中笼络过来的。只要他出手……”

  “哼。”赵哲脸色微沉,直接冷哼了一声:“朕做事,要你来教吗?”

  钱彪顿时只觉得,一股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杀机,紧紧地锁住了他。多年来习武,且武功不俗的他,只觉得如果自己胆敢乱动半下。就铁定是个命丧当场的下场。一滴一滴的汗水,从他额头上,淌到了煞白的脸上。

  “皇上饶命,微臣错了。”钱彪杀人无数,却是异常珍惜自己的性命,颤抖地在将脑袋直接叩在了地上:“微臣以后,再也不敢了。”心中直惊,锁住自己的,究竟是宗师级,还是准宗师级?

  见他求饶告错,赵哲的脸色也是渐渐松弛了下来,又是一副和蔼的样子:“钱爱卿,江湖呢,有江湖的规矩。战场,也有战场的规则。朝堂,自然有朝堂的玩法。朕虽然贵为一国至尊。却也不想胡乱破坏规则。因为,有些东西一旦破坏了,就会乱了。起来吧,别傻跪着了,看你那一副怕死样,以后怎么为朕出生入死?”

  钱彪只觉得那股锁定自己的杀机,顿消散得无影无踪,又听得赵哲的话。忙不迭一骨碌爬起身来,对赵哲谄媚道:“皇上是有大智慧的圣人,小人一介武夫出身,哪里懂得这么多规矩啊。以后,就让小人常常伺候在皇上身边,也好多聆听些教诲。说不得,来年给皇上捧个状元回来呢。”

  “给朕滚去办事。”赵哲呵呵大笑着骂道:“少在这和朕扯这些乱七八糟的马屁,这事情要做不好。朕真的罚你去读书考试。”

  “小人这就滚,这就滚。”钱彪笑嘻嘻的,退了出去。

  待得他走后,赵哲才舒爽地靠在太师椅中。表面悠闲的喝着茶,心中却是隐约有些感慨。真是人在庙堂,身不由己。魏明华啊魏明华,只怪你太小看朕了。其心可诛啊,其心可诛。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