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魔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魔遗

初鱼

  • 奇幻

    类型
  • 2015.06.10上架
  • 87.36

    连载(字)

3195位书友共同开启《魔遗》的奇幻之旅

执事书友20181223085430064 弟子没有泪的夜晚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莫非是我 (上)

魔遗 初鱼 4448 2015.06.09 16:33

  自从莫非(Morfee)开始有意识的时候起,他的亲人就只有自己的阿婆了。

  如今他唯一的亲人也去了另一个世界,所以他便决定出了村子闯荡闯荡,找份活养活自己,说不定还有机会出人头地。

  艾伯村隶属于纽丹城,是冰雪王国吉亚国的领地,也是莫非生长的地方。

  这里常年被冰雪覆盖,是白色的世界。村子的规模很小,名不经传,只有十几户人家,不过这里的人都十分热情,倒是与天气截然相反。

  莫非就是被他的阿婆在这里带大的,在这片魔幻的大陆上,所有人为了追逐梦想而远走他方都是理所应当的,可是对于莫非来说只有这么一点不恰当——那就是他只有十岁。

  凌晨,莫非站在村子路口,回首看了下自己呆了10年的地方,然后毫不犹豫的吹着小哨,扛起不知哪来的斧头,走上了属于自己旅途。他的脸上看不出丝毫表情的变化,只有乌黑的眼珠里有光华流动。

  在吉亚国,钱币的叫法叫做弗仑司,例如金弗仑司,银弗仑司,铜弗仑司,但其实这片大陆上钱币的种类,还有使用的规定基本上差不多,差异不大,所以又俗称为金币,银币,铜币,其间的换算规则通俗易懂,1金币能换100银币,而1银币能换100铜币。

  纽丹城在吉亚国只能算是一般的城市,城里的建筑没有那么富丽堂皇,但也是井井有条。莫非曾经和村里的大人们来这里购买过几次日用品,对于此地也已经比较熟悉。

  经过一个上午的徒步跋涉,莫非终于进了城门。他从身上为数不多的几个铜币里拿出一个买了个饼,吃完后便径直朝着佣兵协会去了。

  佣兵协会,传闻是世上最强的几个佣兵团联合成立的,其实力据说能抗衡军队,再来建立协会也迎合了所有佣兵们的需要。佣兵的数量不计其数、极其庞大,所以三个国家都承认协会的存在。

  佣兵协会遍布大陆各地,其主要作用是为买家发布任务、为雇主发布招募和为希望被雇佣的人提供便利,这些行动都是要收取费用的,具体多少则因事实情况而定。

  纽丹城的佣兵协会可以说是这里最繁华的建筑了,坐落在纽丹城主干道一旁,外面高大壮丽,由上好的灰砂石料堆砌而成,内里被几颗镶嵌在墙上的有如拳头般大小的魔法石装饰地星光璀璨,那可是好东西,莫非好几次幻想着把它从墙上抠下来,那样就能大半辈子不愁吃愁喝了。

  莫非在佣兵协会外打量了下,面无表情地走了进去。

  “你好,有什么事吗?”前台的登记员是个年轻的短发女生,长相很可爱,她带着疑惑的眼神看向莫非。

  “我想寻求雇佣,聘用薪水的话,一个月10个银币。”

  “你?”登记员仔细打量着对面的孩子,只见这孩子身材矮小,体格瘦弱,完全没继承吉亚人体魄强健的特征,唯一讨喜的就是他长得还算清秀,不过他这唯一的优点也被他那把与身材完全不成比例的大斧子给掩盖了,看上去十分滑稽。

  “呵呵~你是谁家的孩子?好可爱!怎么从没见过你啊!小朋友,快回家去吧,别再玩危险的冒险游戏了!听话!”登记员被逗得露出了两个小酒窝,带着亲切的语气道。

  不过对面的孩子好像丝毫不领情:“哼!我可没在开玩笑,别看我年纪小,我可比你有用多了,至少我会与魔兽战斗,而不是像你这个没用的女人坐在这成天什么都不干!快给我被招募令!”莫非皱起的小鼻子与两条眉毛挤在一起,看起来十分愤怒。

  “你…!”登记员显然没料到这小小的孩子会这么回应她,她粉嫩的小脸涨得通红,“哼!”她生气地拿出一张羊皮纸,“名字?”

  “莫非。”

  “没有姓氏吗?”

  “没有。”

  只见这登记员飞快地潦草写下“莫非,月薪:10银币”几个字,再一声不响地拿过莫非递来的几个铜币,然后气冲冲地把羊皮纸挂到了被招募墙上,便扭过头去再也不看莫非一眼了。

  莫非见状也转身向大厅空地走去,同时低下头喃喃说道:“不这么说你哪会让我登记……”声音很小,只有他自己能听到。

  佣兵协会的来客络绎不绝,在大厅等待被雇佣的人也很多,其实也可不必在此等待,还可以让佣兵协会的人另行通知被雇佣者,只是那就又得再出一笔费用了。

  时间流逝,已经快黄昏了,一个下午的耐心等待幸好没有白费,终于有人找上了莫非。

  “小鬼头!你也是雇佣兵?”这是一个大汉,典型的吉亚成年人身材,粗壮威武,他带着5、6人的队伍,都是佣兵。

  “是啊!我就出生在这里,方圆几百里我没有不知道的地方!我剑艺精湛,天赋异禀,而且我曾经打败过魔兽,你们雇了我,绝对是稳赚不赔,送你个大便宜!”莫非流利地答道,在气势上倒是不输,除了——他被扛在肩上的斧子压得微颤的小腿。至于他说的魔兽?那只是雪原上最低等级的魔兽——雪原鼠——只有一只——而且还是在他挖地的时候被侥幸挖死的。

  “你一个人?”大汉头头问。

  “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对你的勇气很佩服!”大汉回答道,没人看到他的眼中有一丝狡黠闪过。

  “那当然!我从出生就没怕过什么东西!”

  “你要多少薪水?小鬼?”

  “10银币,先生。”

  “10银币?!你还真是狮子开大口啊!不过……我要了!”

  “真的?!好啊、不许反悔。”这真是出乎莫非的意料,他其实就是想多退少补,本以为要经过一番讨价还价,能获得3、4银币就不错了,哪知对方竟答应了,不过这同样让莫非的心头增加了几分疑惑。

  在被雇佣墙上,莫非的令纸显得又小又苍白,因为其他的都是:什么魔法师、什么剑士,在魔法学院学习过,在军队参加过战斗,杀死多少魔兽,历尽多少磨难,而莫非的却很简洁,只有名字和薪水。在揭去简短的令书后,莫非就和大汉一行人出发了。

  ……

  天空中飘着小雪,出了城门后,莫非一行人在朦胧的暮色中往外行走着,此时他们已经离纽丹城有一段距离了。

  自从看不见纽丹城之后,大汉的态度就来了个180度大转弯,总是让莫非做些端茶送水的活计,语气也变得凶狠起来,此时就算是莫非再笨也知道不对劲了。

  “行了,今晚我们就走到这,小鬼,快来给大爷们生火!”大汉在一片小松树林里停下道。

  “肯特,我们到底要去哪?从出城门你就一直没告诉我。”莫非被如此使唤也没生气,而是向大汉平静问道。

  “肯特?肯特也是你能叫的?!叫我肯特大人!至于我们要去哪?看在你央求我这么久的情况下我就告诉你,我们要去猎杀雪原狂狼!”

  “雪原狂狼!雪原狂狼在这片地区是最危险的魔兽!它们很少单独行动,而且猎杀他们很容易引来狼王。一匹雪狼可以媲美剑徒,我听你们说你们都是见习剑士,不要冒生命危险,我们还是快返回纽丹城吧!”莫非面有紧张之色。

  “混账!”肯特大骂一声,“你懂什么!雪狼算个屁!小毛孩你还是乖乖听话,要是不好好干活,小心我们把你拿去当诱饵!哈哈哈哈哈!”肯特的大笑引起了连锁反应,所有人都不怀好意地看着莫非,肆无忌惮地笑着。

  “你根本就没想过付我工钱,是吗?!”莫非冷冷地看着大汉肯特。

  “就你?就你能值10个银币?别说银币,你连一个铜币都不值!再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们除了做佣兵之外还兼职劫匪!你别不识好歹!”他的眼里突然散发出一股让人不敢逼视的凶光。

  “你!”莫非怒发冲冠,拳头挥起,作势欲拼命,可是还没等到大汉身前便被其粗壮的大手一把抓起摔到了雪地里,大汉不屑地呵斥:“快起来生火,可别伤着了,你可还得服侍弟兄们半辈子呢!”

  莫非趴在雪地里,两只小手攥得紧紧地,冰冷的雪刺痛了他的脸,眼角滴落下两滴不争气的液体,他开始后悔了,只有他的嘴固执地嘟哝着“忍耐,我要忍耐”几个字。

  最终,莫非一声不吭地生了火,他是本地人,动作熟练,把火生的又大又旺。

  “哈哈,干得不错嘛!小鬼,我告诉你,好好服侍大爷们!要是你乖乖听话,我保证不亏待你,弟兄们的残羹剩饭还能分你一点,要是你不识好歹!”大汉肯特恶狠狠地瞪了莫非一眼,“可别怪我手不留情,到时候伤着胳膊瘸个腿的,那动作可就不利索了!哈哈哈哈!”他猖狂地大笑了两声,其他人也在一旁阴森森地冷笑着。

  “现在!看到那块石头没有,”肯特伸出指头指向松树林间,雪地上一块露出一角的石头,“那是你大爷我今晚休息的地方,你去把它周围的雪都清理干净,一米以内我不想看到有任何冰雪,快点!给我好好干,可别惹得本大爷生气!”

  莫非紧皱眉头,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死瞪着肯特,紧咬着下唇的牙齿因为太用力而深深陷入了其中。

  “怎么?!”肯特的语气突然冷了下来,脸上的表情变得很是凶狠,目光中透露着赤裸裸的威胁。

  莫非两只小手紧紧攥住了自己的衣角,直视肯特的眼光慢慢移了下去,看向自己的脚边,他缓缓低下了头,转身向那块大石头走去。

  “哈哈哈哈!”

  身后传来大汉们毫不掩饰的嘲笑声。

  莫非走到那块大石头旁,趴下身子,用袖子捂住双手,一点一点地把石块周围的雪扒开,扫到另一个地方,又一点点把雪扒开。

  冷。

  冷至刺骨。

  一如用炙热的皮肤去触碰这冷酷的世界。

  冰冷的雪地里,瘦小的身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个动作,像是过了很久,很久。

  袖子湿了,雪碴子化作了冰冷的水滴,钻心的刺痛传来,两只手冻得通红,他一声不吭,只是倔强地坚持着。

  渐渐地,他的袖子全湿了,刺痛的感觉已经消去,取而代之的是僵硬的麻木感,一次又一次,僵硬的感觉达到了极点,他甚至感觉不到了双手的存在,似乎只是毫无意识地重复这一看似简单的动作。

  石块很大,他已经清理出了大半,可他的动作却不由自主地变得越来越慢,越来越慢,双手不受控制地打着颤,每一次举起双手都像是托起了千斤的巨石。

  他终于停了下来,忽然想起了什么,像是内心的情感决了堤。

  “我不会给人取名字,我叫莫非,不如你就叫小莫非吧,怎么样啊?”一个慈祥缓慢的声音在莫非脑海中响起,那是他的阿婆,一个满头银发,有些驼背的独居老人。

  “莫非,不许再偷隔壁村民家的鸡蛋了,知道了吗?”

  “莫非,你又惹事了,村里的卢克索铁匠又来找我告状了,你要乖乖听话,知道吗?”

  “莫非,你饿了吗?别再贪玩了,快来尝尝我给你做的你最爱吃的熏肉加烤面包吧。”

  她的声音,永远都是一成不变的和蔼,她从来没对莫非生过气。

  莫非趴在雪地里,一滴滚烫的泪水悄无声息地从他的眼眶滴落,第二颗,第三颗,接踵而来,一滴滴都落到了寒冷的冰雪之中,瞬间就消失得杳无踪迹。

  “操!”一只粗壮的大脚突然出现,重重地把莫非给踢得飞了出去,肯特怒骂:“妈的竟然敢给我偷懒!”

  受此巨力,莫非瘦小的身躯连飞带滚地撞到了一棵松树上,落到雪地里,剧痛传来,莫非痛苦地蜷起了身子,眼中的液体却止不住地低声滑落。

  身后传来大汉肯特的怒骂声,骂了两句,好在是没再走过来。

  一阵子安静过后,嘈杂的声音传来,却是佣兵团的几个大汉烤起了肉,享用起了晚餐,冰天雪地里,却丝毫没有人顾及到这个蜷身在树下的孩子。

  又过了许久许久,天色渐黑了,大汉们的声音越来越小,有人已经打起了盹,仍是没人注意到莫非,他早已止住了眼泪,静静地蜷缩在树下,不动声色地想着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