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酒诱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048 2019.06.04 10:30

  梅吟香又抬指轻轻刮她的鼻尖,岚兮仰面要躲,却避不过去。

  她连忙掩住鼻子,防他再次偷袭,梅吟香不由摇头轻笑。

  岚兮心念一动,忽地想起一事,放下手来问道:“对了,吟香哥哥,梅花坞设擂台比武招亲,是怎么回事?”

  梅吟香道:“你终于问了,我还以为你一点都不在意。”

  岚兮扯了扯他的袖子,急道:“怎么可能,你快告诉我嘛!”

  眼瞅梅吟香又盯向她鼻子,她忙又收回手捂住。

  梅吟香笑道:“再让我刮一下,我才告诉你。”

  岚兮眉心紧锁:“不,我鼻子已经很扁了,再刮就没了,你就不能直接告诉我嘛。”

  梅吟香笑意不减:“不能。”

  岚兮委屈道:“那,你换一样好不好?”

  梅吟香道:“换什么?”

  岚兮眼眸一转,将脑门送到他面前,双手仍捂住鼻子,紧闭双眼,慷慨赴义道:“你弹我额头吧!”

  梅吟香唇角含笑,微一凝眸,忽地伸手搂住她的腰,俯唇在她额上轻轻一吻,旋即松开:“我怎么舍得弹你,万一傻了,我如何向你爹娘交待。”

  岚兮松手,抬指在额上的软温处摸了摸,小声嘀咕道:“你刚不就舍得了嘛。”

  梅吟香便当没听见,眼眸盈笑:“比武招亲是你娘的主意,你娘说的话,你爹自然不会反对,谁的女儿谁做主,其他长辈也不好多说什么,你外公又远在滇南,顾及不上,至于老爷子,他不管这些事已经很久了。”

  岚兮怨道:“哼,爹爹这个耙耳朵,净听娘的话,也不问问我的意思。”

  梅吟香道:“你爹便是想问,又上哪儿寻你去?你该庆幸,若是你爹当真一封书信寄去温家,到时谁都知道我们的温小姐又在外游荡不归,找你的可就不止我了。”

  “况且,这又不是什么打紧的事,只要你不答应,这擂台搭不搭,谁获胜,又有什么关系,难道还真有人能逼迫得了我的岚岚不成?”

  岚兮拍掌喜道:“对,大不了逃回滴翠谷找外公,我看谁敢追上门,若真有胆肥的,那也得先过我外公这关再说,保准送他个大猪头抱回家。”

  岚兮说到这儿,两人不禁相视而笑。

  隔了一会儿,岚兮又问道:“哥哥可知道罗刹刀丁大石?”

  梅吟香稍稍一想,道:“就是那个海沙帮的二当家丁大石?”

  岚兮拍掌道:“定然是他,那人逃到南方来了,多日前,我和即墨云在袁州府遇见他,当时,秦府的小姐为冲天大盗所掳……”

  当下她将如何遇见丁大石,以及如何吓跑他的经过,添油加醋地描绘一番。

  说到最后,她哈哈笑道:“……没想到他一听到吟香哥哥的大名,就吓得屁滚尿流,立马逃之夭夭了,我想他定以为哥哥此行是来为难他的。”

  梅吟香笑道:“这个丁老二倒不是穷凶极恶之徒,只是被兄弟义气所误,既然逃了,便放他一条生路,只要不为非作歹,天风镖局是不会与他为难的。”

  岚兮笑意渐收,问道:“说起为非作歹,谁又能及冲天大盗,哥哥对这厮可有耳闻?”

  梅吟香道:“这厮作恶多端,如今重出江湖,多行不义,亏得没叫我遇上,否则我焉能饶过他?”

  岚兮又道:“哥哥你知道吗?这次送到梅花坞的宝剑月影,曾为冲天大盗所盗,后来费了好大周折,才得以追回,即墨云也是怕途中再出差池,这才亲自出马,护剑前往梅花坞。”

  梅吟香道:“哦?竟有此事?我记得,冲天大盗曾折在即墨老庄主手上,此番盗剑恐是有意报复,不会轻易罢休,不如哥哥插手相帮如何?”

  岚兮摇头道:“还是不要了,哥哥你不了解他,他这人脾气犟得很,不喜受人恩惠,我想他既然亲自出手,定是已有防备,还是不要坏了他的计划好。”

  梅吟香语气淡淡的:“你倒是很了解他,那可知他做了什么防备?”

  岚兮依然摇头:“他没告诉我,他做事总是说三分藏七分,不到最后就不叫你看明白,让人净猜哑谜。”

  梅吟香沉吟了会儿,蹙眉道:“岚岚,你可有想过,跟在他身边或许会拖累他,若真遇到危险,你既应付不了又难以逃脱,他是先护你,还是先护剑?”

  岚兮凝眉细忖了会儿,毅然道:“既然他让我陪着他,就一定有他的道理,我不可以言而无信,半途而废。”

  梅吟香讥笑道:“你言而无信的事多了,怎么偏在此事上固执?”

  “我,我……”

  岚兮磕磕巴巴,自己也说不上来。

  她微微涨红脸,吞吞吐吐,突地起身顿足道:“我不要与你说了,我要走了,我本就是瞒着他,偷偷溜出来与你见面的,迟些回去恐会被他发现。”

  梅吟香探手在相距不远的草丛里一扒拉,手一抛,一坛酒便凌空飞起,落向他怀里。

  他伸手接住,喟然长叹:“哎……哥哥真是失望,亏得哥哥惦记你得紧,还专程给你带来一坛好酒,想不到,你竟这样对待哥哥。”

  言毕,拇指一弹,揭开泥封,酒香立即四溢。

  岚兮的鼻子不由自主地被酒香勾着走,他将酒坛举到哪儿,她就跟着嗅到哪儿。

  “这是三十年陈的竹叶青,哥哥从何处得来?”

  她兴奋地嚷道,手已伸出要夺,梅吟香及时一挡,她连碰都碰不到。

  梅吟香道:“你既然都要走了,那便快回吧,这坛酒我自个儿享用便是。”

  岚兮银牙暗咬,微微迟疑,蓦地端坐回他身边,眼波流动,手肘悄悄碰了碰他的胳膊,道:“反正已经出来了,早些回,迟些回又有什么区别,我再多留一会儿,也无不可。”

  梅吟香无视她的小动作,提起酒坛,在唇边抿了一口,回味无穷。

  回眸瞧着她嘴馋的模样,苦口劝道:“岚岚,你的酒量并不算好,这三十年的陈酿若是落了肚,可是非醉不可的,乖,你还是快些走吧,哥哥也是为了你好,这酒你还是莫碰为好。”

  说着又抿了一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