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吃醋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329 2019.05.25 10:30

  关山月道:“我与师妹听人说,有个大胡子带着一位美貌姑娘往东去,心下蹊跷,这才匆匆赶来,等我们到时,刚好看见那人手里拿着飞凫镖,秦姑娘又是那般模样……”

  岚兮接口道:“再加上那个罗刹刀丁大石也是一脸大胡子,所以你们就将他当作劫持秦姑娘的恶贼了。”

  关山月道:“不错。”

  岚兮问:“那你们又是怎样知道,秦姑娘落在冲天大盗手里的?”

  木氶雪讥笑道:“这件事早就传开了,我反倒奇怪为什么你们不知道?”

  关山月看了她一眼,道:“秦姑娘被劫持是六天前的事,此事仅在潇湘传开,传到袁州府,也只是近两日的事,难怪姑娘不知。”

  木氶雪见他当众拆台,恨得一脚踩他脚上,他只当不知,又继续道:“秦府上下门客众多,不曾想竟有贼厮敢到秦府作恶,是以疏于防范,等发现贼踪时,秦姑娘已落入贼手,那恶贼寡不敌众,临危发出飞凫镖,又以姑娘性命要挟才得以逃脱。”

  “这飞凫镖是冲天大盗的独门暗器,谁人不知?但此事关乎小姐清誉,本不该传扬,想是迫于无奈,秦爷才不得已设下十万花红,但凡有人能救回秦姑娘,诛杀冲天大盗,便能得到那十万花红,若是二者之中做到其一,便得五万花红,其实,以秦爷的为人,便是没有那十万花红,我潇湘侠士亦是义不容辞。”

  岚兮响应道:“何止潇湘,但凡武林同道,遇上这等不平事,都是要管上一管的。”

  随即她又问:“诶,可你们也是初见秦姑娘,怎么一眼就能认出,就连那个丁大石好像也是如此。”

  关山月从怀里掏出一张画像慢慢展开:“因为这个。”

  “秦爷备下花红时便请画师,画了这些画像,流传出去后,又不断有人依样摹写传布,是以很多人都有,若说人有相似,但小姐眉心的这粒朱砂痣,总不能也是巧合吧。”

  岚兮看了看画像,画中女子固然美丽,但比起本人的姿容神韵,却又远远不及,若不是因为这粒朱砂痣,说不得便错过了。

  岚兮道:“不错,美貌姑娘固然不少,但眉心生有朱砂痣的美貌姑娘,就少得许多,再加上和一个大胡子在一起,那几乎就是独一无二了。”

  岚兮说着将画像折好,依旧还给关山月。

  木氶雪轻哼道:“秦姑娘是我们潇湘第一美人,她的美貌可不是庸脂俗粉能比得上的。”

  秦长妤渐渐止了泪,听得二人赞扬自己美丽,不禁满面娇羞,埋下头去。

  岚兮听出她这话里有话,事分轻重也懒得理她,径自问关山月:“那你们是从何得知,那恶贼往这里来了?”

  关山月道:“我们哪里知晓?只是想着,大伙儿都在潇湘追查,若那恶贼真在潇湘,自该不难落网,于是决定东行,也是天意,竟叫我二人撞着了。”

  岚兮道:“那你们这趟出来,是奉了木堂主之命,来寻秦姑娘的?”

  “这……”关山月微一犹豫,看了木氶雪一眼,木氶雪道:“你想说便说,看我做什么?”

  关山月道:“其实,师父另派有人前去相助,师妹虽然有心出力,但毕竟江湖经验不足,想那冲天大盗何等凶顽,师父他老人家担心师妹安危,不曾答允,师妹救人心切,擅自离家,我不放心,这才跟着前来。”

  岚兮抑扬顿挫地“哦”了一声,目中含笑,看着这二人。

  木氶雪哼了一声,别过脸去,关山月面上微红,轻咳一声,岔开话题:“我想,既然已经寻到秦姑娘,当务之急,是先将姑娘安全送回长沙,余者慢慢再说。”

  木氶雪冲他道:“不行,冲天大盗还没抓住,不能就这样回去!”

  岚兮心中暗笑:就你那点三脚猫,连丁大石都奈何不了,还抓冲天大盗?

  关山月道:“师妹,不是回去,是将秦姑娘送回长沙之后,我们再去找冲天大盗。”

  木氶雪道:“你少糊弄我,等到了长沙,万一遇见其他师兄,那我还走得了吗?”

  关山月劝道:“我们已离开数日,音讯全无,再不回去,师父该担心了。”

  木氶雪霍地站起,跺脚道:“不行,要回你自己回,在未诛杀那恶贼之前,我绝不回去。”

  岚兮听得这二人争执起来,连忙从中相劝:“诶诶诶,木姑娘,外头凶险,我看那冲天大盗的事你就别管了,秦姑娘可随我二人同行,横竖我们这路西行,去长沙不过顺道,送她回去只是举手之劳而已,你就随你师兄回家吧。”

  秦长妤听得岚兮这样说,泪眼不禁悄悄望向即墨云,但见他面上不辨喜怒,并不表态,也不知到底何意。

  关山月道:“岚姑娘说的对,此事你就别管了,万一你有个闪失,我也无法向师父交待。”

  木氶雪眼圈一红,重重哼道:“你就只怕和我爹没法交待,根本不是真心关心我,还净帮着外人欺负我!”

  说着狠狠瞪了一眼岚兮,飞奔而出,关山月无奈,匆匆向余下三人施了一礼,发足追出。

  “我又哪儿说错了?”岚兮挠了挠头,委实觉得自己冤枉。

  即墨云道:“不管你说的是什么,但凡从你口里说出的,就一定不是对的。”

  岚兮道:“你这闷葫芦,方才一言不发,现在终于开口了。”

  秦长妤潸然泪下:“都是我不好,木姑娘和关少侠是因为我吵起来的。”

  “和你没关系,你无须自责。”岚兮摆摆手,接着道:“秦姑娘受了这一路惊吓,想必不曾好好歇息过,还是早些就寝吧。”

  秦长妤轻拭泪珠,环顾四面,羞赧道:“可是,只有一张床。”

  岚兮爽快道:“我们睡觉不需要床的,那张床姑娘就独自享用吧。”

  秦长妤睁大了眼:“不需要床?不睡床那要睡哪儿?”

  这乡野地方,地面脏得很,若是打地铺,定然十分不舒服,瞧这二人衣冠楚楚,难道竟不介意?

  “你看!”

  岚兮起身一跃,将对面那张条凳踹到墙角,身形一晃,轻巧地坐在条凳一端,长腿搁到凳上,背往墙上一靠,环胸闭眼,作个睡着的模样。

  秦长妤拍掌惊呼:“岚姑娘,好厉害!”

  岚兮立起身笑道:“所以姑娘快些歇下吧,乡野地方,只好请姑娘委屈一宿了。”

  秦长妤道:“得各位侠士相助,死里逃生已是万幸,哪有委屈可言,只是即墨公子他……”

  她说着,羞怯地看向即墨云,岚兮拉起她的手,走到床边:“你不用理他,他呀,困的时候,站着也能睡着。”

  秦长妤吃惊道:“真的?站着如何睡得着?”

  岚兮扯些闲话来哄她,缓解她的不安与焦虑,秦长妤躺在床上,听着听着,眼皮渐渐发沉,她握着岚兮的手,悬了几天的心,此刻才松懈下来,不一会儿,便睡沉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