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言和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002 2019.05.26 16:30

  这时,关山月从林中徐徐走出,笑道:“岚姑娘的演技真好,差点连我也骗了。”

  原来方才她到林子里鼓捣半天是为了弄这些,关山月还纳闷,她怎么会去了这般久。

  岚兮对他道:“还好你没出现,不然计划就泡汤了。”

  木氶雪陡见了关山月,更是气恼:“原来你们两个串通好的!”

  岚兮解释:“当然不是,我负责唱戏,他负责看戏,如此而已。”

  关山月走到木氶雪面前,温言道:“师妹,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该出的气都消了吧。”

  木氶雪气嘟嘟道:“我立了誓,不能食言,不能对她如何,但你,我可没说,不能对你如何!关山月,你死定了!”

  话刚说完,木氶雪青箫一指,便对关山月发难,关山月连忙疾身闪避。

  岚兮大笑:“关兄,这个,我可就帮不了你了,你好自为之吧。”

  言毕,身形一闪,便融入夜色,身后隐隐传来木氶雪的怒骂声,还有关山月的告饶声。

  她嘻嘻一笑,到水边净了手脸,又回到马车中,换了身干净衣裳,正想回到村店里,抬头却见即墨云躺在屋顶上,以手为枕,仰面而眠,剑匣就放在他的身边。

  岚兮纵身跃上,与他一并躺下,仰望漫天繁星,她惬意地抖着腿,但觉海阔天高,无比舒畅。

  “方才,你说谁是小白脸?”即墨云缓缓睁眼,蓦地发问。

  岚兮一窘,腿也不抖了:“你,你偷听墙根,羞羞羞!”

  即墨云面无表情道:“你笑得那么大声,我还需要偷听?”

  岚兮急忙辩解道:“说你是小白脸,那是夸你好看,懂不懂啊你。”

  即墨云略略沉吟,漫不经心地问道:“是吗,那么是我好看,还是梅五公子好看?”

  “你们根本就是两种人,怎么相提并……”

  岚兮话刚脱口,便立即醒悟,她猛地掌嘴,恨恨道:“我就知道,我能瞒过所有人,唯独瞒不过你。”

  “你和五公子是怎样认识的?”即墨云继续发问。

  “我认识温小姐的时候,和他有过几面之缘。”岚兮仰面望天,答得毫不心虚。

  “哦?”即墨云又问:“他是个怎样的人,和我很不相同吗?”

  “他,他……”岚兮磕磕巴巴,脑子里飞速地转动着,思索着应答之词。

  即墨云却冷然道:“你若不想说,便不必说了,我不想听你编故事。”

  岚兮面上一垮,正求之不得:“诺,这是你自己说的,那我就不说了。”

  一时无言,两人静观星空,沉默良久,即墨云又徐徐开口:“这三年,你是怎么过的?”

  岚兮一笑:“和以前一样,多管闲事,胡作非为。”

  即墨云看似不经心地问:“受伤的时候怎么办?”

  岚兮答得痛快:“不曾伤过,你不在,我会很小心的。”

  即墨云胸中一柔,薄唇微掀:“我在,你就可以不小心了吗?”

  岚兮嘻嘻一笑,道:“你在,打不过有你帮我,受伤了你会救我,我当然不怕,大意些也无妨。”

  即墨云骤然坐起,满面动容,声音里隐了丝难察的激动,道:“岚岚,你,你可愿……”

  “对了!”

  她也霍然坐起:“今晚说起冲天大盗,你怎么一点都不在乎?你爹已经废了他,他怎么还能重出江湖?这两年我听过他做的不少恶事,如果不是他所为,那么就是他的门徒干的,听秦姑娘那样说,不难推知,他的徒子徒孙一定不少,那个大哥一定就是他们的首脑,你说,他还是不是原来那个冲天大盗?”

  岚兮啰里啰嗦,一口气问了好些问题,犹如一盆冷水,当头浇在即墨云身上。

  即墨云喉头一噎,余下的话再难脱口。

  “你怎么啦?”岚兮见他默然不语,不由问道。

  即墨云心中一沉,淡漠道:“我想不是,当时他受伤极重,即便不死,也年寿无多。”

  “不管他死没死,冲天大盗重出江湖,势必要找藏渊山庄报仇,难道……这次月影失窃便是与他有关?”

  岚兮说着说着,想到这点,不禁惊声问道。

  即墨云又恢复了平时的模样,点了点头,道:“你终于想到了。”

  岚兮埋怨道:“你已经知道了?居然一直不告诉我?”

  即墨云道:“你又未曾问过我。”

  岚兮不满地轻声哼道:“看你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是不是已经知道,冲天大盗是谁了?”

  即墨云答得干脆:“不知道。”

  “你!”岚兮顿时语塞,她抽了抽嘴角,重重吐了口气,重又躺下,和他说话,真能气死个人。

  即墨云也陪她一同躺下:“今晚你打算睡在这里?”

  “这里有什么不好,有草,有风,有星星。”

  她揪了一把屋顶上的茅草,懒懒回他道,末了,她又补充一句:“还有你。”

  即墨云心中蓦然一动,心潮重又起伏,他方想说话,岚兮又接着说道:“你在,才有人帮我赶蚊虫啊。”

  他心嗖地一冷,又重归沉寂,淡淡道:“你错了,我不打算帮你赶蚊虫。”

  “小气。”她骂了一句,想翻身不理他,突然又想起一事,回头问他道:“对了,你刚才要对我说什么?”

  即墨云浅浅一答:“忘了。”

  她无奈地叹了口气,翻了个身,合上眼睛,慵懒地道:“那好吧,我睡了,万一我掉下去,拜托你,顺手捞我一把,我先谢过了。”

  即墨云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忽然一只蚊子嗡嗡向她飞去,他疾手一捏,逮个正着……

  ××××××××××××××××××××××××××××××××××××××××××××××××××××××××××

  水边。

  木氶雪依偎在关山月身旁,半睡半醒,迷迷糊糊道:“师兄,我想爹爹了。”

  关山月柔声道:“好,等过了地界,我们就回衡州。”

  “嗯。”木氶雪轻轻一应,很快便沉入梦乡。

  万物归寂,天地一片宁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