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石室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188 2019.06.15 10:30

  即墨云骤然闭眼,送力将她推开。

  只听得她一声惊叫,他又惊然睁眼。

  却见雷彪不知几时已立在墙头,蒲掌般的大手抓着岚兮的肩,右手里的短枪一提,枪杆上的利刃,便抵在了岚兮的脖颈处。

  岚兮不禁暗暗叫苦,自己今晚到底要被抓多少回,才能摆脱做人质的命运。

  她随即又想,雷彪既然能干出这等不入流的行径,可见并非善类。

  什么仁义,什么侠士,江湖传闻果然不可轻信,今番怕是凶多吉少了。

  “你们一个都走不了。”雷彪轻视道。

  “放开她!”

  即墨云忧惧交加,苍白的一声怒喝,竟发现这一刻的自己,是多么的无力,多么的无助。

  自己最爱的女人,难道竟要被他害死了吗?

  还没等岚兮做出反应,雷彪大笑道:“你叫我放开?哈哈哈……”

  “好,我便放开!”雷彪止笑,忽然道。

  岚兮只道自己听错了,尚未醒悟,突地被一阵猛力送出,飞速坠入仙人掌丛。

  她的身体完全失去控制,只剩本能地举起双手,凭空乱抓,这混蛋原来是想将她摔成刺猬啊!

  “岚岚!”

  即墨云根本来不及思索,紧跟着便跳了下去。

  眼见得她离危险越来越近,他的一颗心也越悬越高,越来越乱。

  他伸出手努力去追逐,去捕捉……

  大片的硬刺映入岚兮的眼帘,若是平日不慎落入,自然不至丧命,但雷彪何等力道,就算是平地也非摔个血肉模糊,更何况是在如此境地。

  既然在劫难逃,她也不打算再挣扎了,虽说这死法未免有些惨烈,但也不失特别,很符合她一贯出格的性子。

  她闭目,身体变得僵硬,死是怎样的?会不会很痛?

  又是那双手,那双包容她的任性,无数次救她于危难,温暖宽厚的手。

  那双手又一次搭上她的腰,继而是结实的手臂,紧紧将她箍住,像以往一样,紧拥住她。

  她突然觉得很安宁,身体渐渐松弛下来,只要他在,就算是死,也一点都不可怕。

  若他没有受伤,若他没有中毒,若他没有三番五次地强运内力,若他可以对一切不为所动,不让心绪接二连三地剧烈起伏,小小一片仙人掌丛,想要脱身简直易如反掌。

  但偏偏,没有这些如果。

  更糟的是,他的劲力,神智,似乎都将耗竭,连硬刺入骨的痛觉都变得迟钝。

  一阵又一阵的眩晕向他袭来,他用身体牢牢包裹住她,拚尽最后一丝内力为她缓冲,保她平安。

  或许,这是自己最后能为她做的事了。

  至少他的最后,她仍是属于他的……

  两人一路下坠,即墨云只道自己非死即伤。

  谁知,身下的仙人掌突然转动,泥地上露出一个洞坑。

  两人猝不及防,笔直掉落其中,竟似摔在台阶上,一级一级翻滚而下,直至最后一级,两人方才停下。

  头顶的洞门又“轰”地关上,旋即“嗤”地一声,漆黑的洞室瞬间一亮。

  原来是悬在洞壁顶的火盆自动燃起,照亮了整个洞室。

  不,确切地说,这是一间石室。

  岚兮云里雾里,尚未反应过来,只是感到筋骨散架似地疼。

  过得片刻,她终于回神,自己仍旧被即墨云抱在怀中,但他却一动不动,连呼吸都微弱了。

  “云!云!”

  她连唤两声,即墨云仍然不动,看来他已然昏厥。

  岚兮忧惧交加,想要挣脱他的怀抱,为他查看伤情。

  谁知他抱得极紧,她只得拚力缩紧自己,使出浑身气力,一点一点地蠕动着,才从他胳膊下钻了出来。

  等她满头大汗地坐在地上喘气时,他仍旧保持着拥抱她的姿势。

  他的身体似乎僵硬了,眼底浮现一抹黑晕,脸颊和嘴唇都透着一层冷紫。

  岚兮心跳骤停,她忍住盈眶的泪水,颤手伸向他的颈脉。

  空气仿佛凝固了,她不敢往坏处想,可是万一,万一……

  她遗忘了呼吸,指尖如水一般冰凉。

  几乎是在同一刻,触及他脉搏的同时,她的呼吸也得以恢复,两行清泪释放般地滑了下来。

  她大口大口地呼吸,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他还活着!

  活着就好,只要活着,她总能有办法治好他。

  “云,往日都是你在保护我,现在,换我来保护你。”

  她喃喃,冷静下来,将他的脑袋枕在石阶上。

  继而摸出针袋,在风府、大椎、肩井、曲池上逐一施针。

  他的身体慢慢松软,手臂也逐渐放下。

  她仔细摸了摸他身上的几大关节,确定没有伤筋动骨,心下不禁感慨,他的骨头可真硬啊!

  她又抓起他的手来切脉,浮取时,虚软无力,艰涩不畅,沉取时,又有邪气乱窜,脏器不定。

  他中了毒,毒性已入血脉,以至气血错乱,而脏腑的衰微之象,乃是内伤所致。

  只要能先解了他的毒,再服下培元丹,保命不难。

  待他醒转,自行打坐运功,配以针刺,方能调合气血。

  剩下的,只能等他们离开这个鬼地方,再好好调养了。

  解毒,解毒,可是如何解呢?

  她的目光缓缓看向自己的手臂……

  她撸起左袖,拈起银针,狠狠在小臂上划了一道,鲜血瞬间涌出。

  她举臂凑到他口边,右手扳扯开他的嘴,血流顺着手臂,滴进了他的嘴里。

  即墨云早已口干舌燥,此刻口中得了润泽,便本能地吞咽下去。

  岚兮一喜,知道他尚未完全昏迷。

  她用手指抠挤着伤口,只恨这血液凝结得太快。

  她又拿针多划上几道,让血流得更快更多。

  就这样,慢慢地喂了他几口,即墨云的脸色开始回转,渐渐有了血色,眼底的黑晕也在褪去。

  即墨云一定想不到,她的血竟有解毒的奇效。

  岚兮从未告诉过他,亦未曾在他面前,显露过这样特殊的能力。

  然而片刻之后,他脸上的血色越来越浓,满头满脸都沁出了涔涔细汗。

  隔着衣衫,岚兮都能感觉到,他身体氤氲的热气,正扑腾而来。

  他开始烦躁不安,挥手打落岚兮的手,扒开自己的衣襟,想散去这份燥热,但只是徒劳。

  他张大嘴,大口呼吸着夜间冰凉的空气,焦躁地扭动着。

  岚兮担心他伤到自己,连忙抓住他的手。

  奈何气力不如他,竟被他一把推出,跌坐在地。

  她一咬唇,猛地跳起,压到他身上环抱住,用自身的重力,牢牢将他禁锢。

  她在他耳边哽咽道:“云,我知道你现在很难受,忍一忍,很快就会好起来的,相信我,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