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安排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041 2019.05.31 10:30

  即墨云刚开门,便看见柳承儒在庭中徘徊,这少年昨日已这般徘徊了一天。

  即墨云只当没看见,他轻轻将门带上,从容地往前走,柳承儒向他趋行而来,却被他抛在身后,他脱口急唤:“姐夫!”

  即墨云驻足,回眸:“你叫我什么?”

  柳承儒一凛,反问:“我叫错了?”

  见对方不置一词,他连忙解释道:“如果你不是姐夫,男女授受不亲,又怎能寸步不离地照顾姐姐?”

  他清楚地记得即墨云没怎么离开过房间,倒是客栈老板娘进去过几次。

  即墨云自见了岚兮与他亲近以来,就本能地对这少年没什么好感,岚兮昏迷后,他宁愿让老于将事情始末打听清楚,也不想听这少年解释半句。

  知道是误会后,才吩咐老于关照下他,但自己却一句话都不曾与他说过。

  但此刻,因为这声姐夫,他忽然对这少年有了一丝丝好感,语气也柔和起来:“你想进去看她?”

  柳承儒点了点头,目光刚与他接触,便低下头去。

  即墨云道:“她今日需要静养,等明日你便能见到她了。”

  柳承儒低声答道:“好,我明白了。”

  言毕,转身便走。

  “你很怕我?”即墨云突然发问。

  柳承儒闻言又回身立好,摇了摇头,虽不敢抬视,语气却变得亲切:“姐姐喜欢的人,一定是好人,好人并不可怕。”

  即墨云虽然依旧面无表情,但眸中却已有了笑意:“今日老于出去采办,你随他一起吧,有什么需要,与他说便是。”

  他一愣,未及反应,即墨云已转头离开,他猛地回神作揖,颇难为情地嗫嚅道:“谢,谢姐夫。”

  即墨云今日心情颇佳,连手中的剑匣都比往日轻了许多。

  翌日,一行人收拾妥当,又开始上路。

  马车上多了一人,最开心的当然是岚兮,她坐在秦长妤和柳承儒之间,不时同两人交谈。

  柳承儒正襟危坐,目光时时落在手不释卷的即墨云身上。

  岚兮则左右开弓,蹂躏他的脸颊玩,少年明净光滑的脸蛋,摸起来比奶娃娃还要舒服,岚兮嘻嘻哈哈,笑得精神,一点都不像刚生过病的样子。

  柳承儒想挣脱她的手,但又不好意思拒绝,在即墨云面前,他极力想表现得好些,至于为什么,具体他也说不上来,只是隐约觉得,这个姐夫应该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不希望他瞧轻自己,只是岚兮总在破坏他的形象。

  “岚岚,过来,三个人坐一处,不挤吗?”

  即墨云不疾不徐地开口,视线虽还落在书上,但余光已不知瞥了岚兮多少眼。

  岚兮刚想拒绝,“不”字刚脱口,他的目光便已凝在她身上,墨眸深沉,无波无澜,他不需言语,自有一股压力袭来。

  岚兮微微一咽,腹诽道:我又哪儿得罪你了?

  她心不甘情不愿地起身,坐到他身畔,即墨云将剑匣竖立,放在角落,向外挪了挪,给了她更大的空间,他一本正经道:“大病初愈,还需静养,若困了,便枕在我肩上睡会儿吧。”

  岚兮指着自己鼻子,睁着一双大眼道:“你觉得我像睡得着的样子吗?”

  即墨云道:“静静坐会儿,困头自然就有了。”

  一扭头,将手中的书向柳承儒抛去:“你看书吧。”

  柳承儒双手接过,喜出望外:“谢谢姐夫。”

  “姐夫?”岚兮奇道:“你干嘛叫他姐夫?”

  柳承儒一怔:“不对吗?也没人告诉我错了,难道不是?”

  岚兮看向即墨云,即墨云则看向远处,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

  秦长妤掩唇轻轻一笑:“长妤早说过,姐姐和公子感情甚笃,不论是谁,都会当你们是贤伉俪的,其实啊,莫说小毅,便是妹妹我,也很想唤这声姐夫呢。”

  柳承儒吃惊道:“原来不是,那,那……姐姐我……”

  他自幼受的是伦理纲常教化,这种误会在他看来,自是对女子名节的极大侮辱,自己敬重这位姐姐,此刻却如此冒犯于她,当下不由大急,支支吾吾一时寻不到合适的词,涨得满面通红。

  岚兮看着他那张红苹果般的脸就喜欢,不由自主地跃过去又揉搓起来:“嘻嘻嘻,你别这么紧张,姐姐又没有怪你。”

  柳承儒急得都快哭了:“可是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我污了姐姐的名节,这如何能是小事,姐姐对我恩重如山,我以怨报德,此为不仁,诽谤姐姐,即是不义,如此不仁不义,简直狼心狗肺。”

  岚兮一愣:“有,有这么严重吗?”

  她拉起柳承儒的袖子给他抹眼泪,见他伤心自责,不能自已,当下一拍胸脯,坐回即墨云身畔,挽起他的胳膊,爽快道:“好吧,反正这一路也没少被人误会,那姐姐就将错就错,看在小毅的份上,收了他作你的临时姐夫,你就尽管放心叫吧,这样便不损我的名节啦。”

  “啊?”

  柳承儒惊得合不拢嘴,他简直跟不上岚兮的脑回路,她做事总是出人意表,与他以往所遇之人截然不同,想理解她的所思所想,的确是个巨大的挑战。

  这面,即墨云闷声不响,瞥一眼彼此相挽的胳膊,暗暗想道:迟早让你把临时两字去了。

  秦长妤笑意盈盈地看着他们,手里的绣帕却无意间绞作一团。

  是日傍晚,一行人到达浏阳,晚间,众人在客栈用饭,老于办事回来,对即墨云道:“庄主,您吩咐的事,我都已办妥了,最迟明日巳时可以出发。”

  即墨云道:“知道了,你下去吃饭歇息吧。”

  老于应声告退,岚兮好奇地问:“你让老于去办什么事了?”

  即墨云看了柳承儒一眼,道:“你不是说,要送小毅去京师吗?我已替你安排妥当。”

  “明日巳时,在此地渡口走水路北上。你若是担心他途中有失,那大可不必,渡船的艄公是藏渊山庄的旧人,他会安全送他到岳州府,到了那里,藏渊阁的人自会接应,往后一路北上都有人照应,至多二十日便能安然送达京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