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 生辰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132 2019.06.23 10:30

  滴翠谷谷口的老槐树又开花了,和风拂过,清香沁人。

  他伫立在槐树下,无心欣赏,漆黑的瞳眸里,映着通往谷外的路。

  渐渐地,他拧紧了眉头。

  突地,他想到了什么,忍不住挥拳砸向槐树。

  老槐树颤了颤,秋香色的花朵飘零而下,落了一地的花香。

  岚兮挥着狗尾草,哼着小曲儿,一路蹦跳着回到滴翠谷。

  陡见了老槐树下的他,她不由愣住,随即笑逐颜开,一个筋斗,翻到他跟前,喜出望外:“吟香哥哥,你怎么来了?”

  梅吟香原本绷着的俊脸在见到她时,立即被笑颜替代:“你又趁着你外公入山采药,上哪儿胡闹去了?”

  “我……”

  岚兮挠了挠头,眼珠一转,忽而指着老槐树惊诧道:“咦,这才七月,槐花怎么都掉光啦?”

  梅吟香明知她是有意转移话头,也不戳破,只笑笑说:“岚岚,镖局里杂事太多,我只能在这里呆三日,眼下已等了你两日,也没法再耽搁了,只好明年再来看你了。”

  岚兮一听他要走,忙揪住他的袖子,急道:“那不是还有一日吗?”

  梅吟香道:“剩下的那一日,本是要代四叔四婶与你外公好好叙旧,可惜他老人家不在,明日也回不来,我自然没有继续留下的道理。”

  “你回过梅花坞啦?”

  岚兮双眸一亮,紧紧拽住梅吟香,更不愿意松手了:“外公不在,还有我呀,我代替外公为你接风洗尘,你跟我叙旧就好了,我好久没见着爹娘了,他们可还好?还有吟歌那个小屁孩儿,还有爷爷,还有各位伯伯婶婶哥哥姐姐,他们都还好吗?”

  梅吟香知道自己是非留下不可了,他抽出折扇为难地敲了敲掌心,佯作思考状。

  岚兮苦着脸,再三央求,他只好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岚兮悄悄拿来外公珍藏的好酒作招待,两人对月痛饮至微醺,双双枕于苍穹下,夜空辽阔,流萤飞舞,十分惬意。

  梅吟香看似不经意地一提:“岚岚,下个月你就满二十了。”

  “我知道呀,那又怎样?”

  岚兮一眨不眨,信手一挥,捉了两只流萤,又张开手,放走了。

  自懂事以来,她对过生辰便提不起兴致,只觉着每多一岁,便多一年的烦恼,她巴不得忘了这个日子,偏他记得比自己还牢。

  “到时一定会有许多人上门提亲。”梅吟香漫不经心地道。

  “他们想提就提好了,反正我又不会答应。”岚兮毫不在意地回答。

  “如果提亲的是即墨云呢?”他风轻云淡地问道。

  岚兮一怔,肯定道:“不会的,他才不屑于与温梅两家攀亲道故……”

  “哎呀!”

  她坐起身来,猛地醒悟:“你怎么知道我是去找他了?”

  梅吟香笑道:“我怎么会知道?不是你自己承认的吗?”

  岚兮扁了扁嘴,哼道:“又上你当了。”

  很快,她又展颜道:“其实告诉你也没什么,爹爹向藏渊山庄求剑,他如今要闭关铸剑,三年内,我便见不着他了,这一趟偷溜出去,只是想与他再聚聚罢了。”

  梅吟香道:“你去会会朋友也不算什么大事,为何连哥哥都要瞒着?”

  他说完,又叹气道:“哎!果然是长大了,与哥哥生分了。”

  岚兮忙挽住他的胳膊,急得满头生汗:“才没有呢,这世上除了爹娘、外公和爷爷外,再没有人比你重要了,你看,你排在吟歌前面呢!”

  他噗嗤一笑,在她额上轻轻一弹:“把眼睛闭上,哥哥给你样东西。”

  “哦。”

  岚兮依言照做,心知他又搜罗了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要送与她作生辰礼物。

  果然,她感受到了他温热的指尖,接触到了自己颈部的肌肤,有些发痒,她咯咯笑道:“是项链对不对?”

  梅吟香系好红线,调整一番,又接着仰躺回去,笑道:“你自个儿睁眼瞧瞧。”

  她睁开眼,拈起脖子上的石坠,又摸又看:“咦,是吟香哥哥最喜欢的黑曜石呢!”

  岚兮摸索着,拧开玉坠,嘻嘻一笑,她就知道吟香哥哥送的东西总是有玄机的:“呀,原来是枚印章,还刻着个温字。”

  梅吟香道:“凭此章,可出入全国任何一家梅家钱庄,任意提取纹银二十万两,石章出自我手,主意是大伯提的,这份礼物,你可喜欢?”

  他轻描淡写,丝毫不提他为寻这上等石料,远赴乌斯藏,亲自挖掘打磨,耗时半年之久。

  “喜欢喜欢,这礼物甚好,怎么不早点儿送我?”

  岚兮贼贼笑道:“以后,我就不用盯着吟香哥哥的荷包瞧了,哥哥终于可以存下老婆本啦,哈哈哈!”

  梅吟香的表情微微一凝,伸指刮了下她的鼻尖,笑道:“没心没肺的丫头,有了财源,就把哥哥给卖了。”

  岚兮兀自咯咯直笑,算是默认了。

  梅吟香眼眸一抬,望向夜空,笑意渐失,悠悠一叹:“你若永远这般没心没肺下去,倒也不坏。”

  他说着,眼底竟流过一丝凄凉。

  “吟香哥哥,你怎么啦?”岚兮一转身,趴在草丛里,双手托腮,低头俯视着他。

  他深深望入她的眸里,那里面澄澈如一汪清泉,不染尘埃。

  他不由自主地抬手描上她的眉眼,若时光能就此停止,该有多好。

  即便她不可能对自己产生其他情愫,至少,她也没有爱上其他人,那样,他起码还能骗骗自己,她是属于他的。

  “吟香哥哥,你怎么突然不高兴了?”岚兮被他这份突如其来的感伤所震慑,不禁担忧起来。

  梅吟香目光迷离,低喃道:“如果你不是温岚兮,该有多好。”

  岚兮莫名其妙:“我不是温岚兮,那我是谁呀?”

  指尖画到她的脸颊,鬼使神差地,他轻声追问:“岚岚,如果我不做梅吟香,你肯不做温岚兮吗?”

  岚兮眨了眨眼,拒绝得痛快:“我不要!如果我不做温岚兮,那我就不能认识吟香哥哥了,我才不要失去吟香哥哥呢!”

  她自以为回答得圆满,他手一松,眼里的微光一下子黯淡了。

  极迅速地,他恢复一如既往的笑容,喉头却在发苦:“你说的对,没有这重身份,我们就什么关系都没有了,哥哥也不想失去岚岚。”

  他们相视而笑,皆是璨如星辰,但两颗心的距离,却无比遥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