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归来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132 2019.05.29 16:30

  三人并行长街,此时夜已深,街上一片静寂。

  对她今晚所为,秦长妤和少年,皆是大开眼界。

  秦长妤心有余悸,捧住心口,道:“姐姐,下次别这般闹了,可骇死我了。”

  岚兮笑道:“这算什么,下次带你见识些,更厉害的。”

  那少年甚是感激,满口恩人叫唤,说不过两句便欲拜倒。

  岚兮扶起他,皱眉道:“我最讨厌这些繁文缛节了,你若真心谢我,便饮下这半坛酒,叫我一声姐姐,以后,你就是我弟弟了。”

  若是平时,这少年定不会与女子,同饮一坛酒,但此刻心中感动,不禁豪情顿起,将男女之防抛诸脑后。

  他接过酒坛,咕噜咕噜饮下一大口,不由皱眉伸舌,直是喊辣,第二口便再也饮不下去了。

  岚兮夺过酒坛子,笑道:“我说你啊,在那种地方,也呆了好些日子了,酒量还这么差,算了算了,不勉强你了,快叫我姐姐。”

  少年喜唤:“姐姐。”又问道:“请问姐姐尊姓?”

  岚兮笑道:“姓岚名兮,流岚起兮萦空山,这是我那酸腐老爹提的歪诗。”

  岚兮摇头晃脑道:“听我娘说,她怀胎十月,我却仍不肯出生,后来我爹望山提诗,刚提到这句,我便闹腾着要出世,等娘亲生下我,我爹硬说是因了这句诗,我才肯出来的,便起了这个名儿,你们说,好不好笑?”

  少年疑惑道:“咦?听起来姐姐似是名叫岚兮,而非姓岚名兮。”

  岚兮立即警觉,抽了抽嘴角,她一时高兴竟忘了这茬,连忙哈哈一笑,糊弄过去:“世间便是有这许多巧合,诗里的字眼恰与姓重了,有甚奇怪的,偏你迂腐,非得刨根究底,倒像我胡诌蒙你似的。”

  少年急道:“不是,姐姐,我不是这意思,我……”

  “好了,我也没怪你,该轮到你报上名号了。”岚兮顺势打断,岔开话题。

  少年一听,正了正衣冠,恭敬作揖道:“小生姓柳名承儒,字毅之,年十七,颍州人氏,祖上……”

  “行行行了!”

  岚兮生怕他把祖上十八代给翻一遭,连忙摆手阻他继续说下去:“所谓英雄不问出处,这等小节何必在意,以后我就叫你小毅好了。”

  柳承儒点头答应,岚兮爽朗一笑,忽地脚步趔趄,向旁歪去。

  秦长妤连忙扶住:“姐姐,你怎么了?”柳承儒也立即上前关心。

  “没事没事,我好得很。”

  岚兮直起身子,继续往前走,她在群玉馆时,已饮过好些酒,此刻半坛酒落肚,便有五分醉意,走路都有些歪斜了。

  不一会儿,腿一软竟要往墙上倒去,秦柳二人忙上前搀住。

  为防肌肤接触,柳承儒特意将手包于袖中,两人一左一右相扶,连道小心,慢点。

  静月似水,高悬于空。

  而此时即墨云的心,却不似月般沉静,他已从老于口里得知,岚兮去了南风馆。

  老于见岚兮玩得不亦乐乎,怕她过火,心中担忧,中途回来禀报,暗示庄主前去接应,谁知庄主无动于衷,只将剑匣交予他保管,便让他下去歇息了,他不便相询,只好退下。

  即墨云立在庭中,双手负背,仰面望月,已足足有两个时辰了。

  “姐姐慢点儿!”

  “当心脚下!”

  “门槛,门槛!”

  “姐姐,这边……”

  几声哄闹由远及近,空酒坛子落地声,夹杂着岚兮朦胧的笑音:“没事,没事,我还能再喝三百杯。”

  柳承儒道:“姐姐你醉了,你房间在哪儿,我扶你进去。”

  岚兮道:“小毅,今晚你就和姐姐一个屋吧,我这一身酒气,熏了妹妹就不好了,其他人都睡了,轻点儿声,别吵了他们。”

  她自己这般说,发出的响动却是最大的。

  柳承儒怯怯道:“姐姐,这……不方便吧。”

  “有什么不方便的,小毅,你可真是酸腐,我们行走江湖的,没那么多讲究,我说行就行!”

  她说得豪气干云,一字一句,皆如闷雷劈在即墨云心上,而后,他一转身,便看见岚兮东倒西歪,左拥右抱,尤其右臂勾搭着他不相识的少年,瞧那少年模样,便知是个小倌,她居然带小倌回来过夜!

  “岚兮,三年不见,刮目相看。”

  冷冷地,他开口,音量不高,和着夜风送入每人的耳中,多了一抹肃杀。

  “即墨公子。”秦长妤轻声惊呼。

  冷不防,听见这个声音,岚兮哆嗦了一下,抬眸看见是他,笑着招了招手:“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啊,早点歇着,明日还赶路呢,小毅,和姐姐进去。”

  说着打着哈欠,踹开房门,拉着柳承儒便往里走,秦长妤也帮着相扶:“姐姐慢点儿。”

  谁也没看见即墨云是怎么过来的,但等到众人反应过来时,岚兮已被他拉了出来,秦长妤和柳承儒被他的力道一带,跌倒在地。

  柳承儒大惊,连忙扶门爬起,斥问:“你是谁?为何这样对姐姐?”

  墨眸一瞬不瞬地盯着面前的岚兮,即墨云淡淡道:“住嘴。”

  他说话一直是这样冷冷清清,平平静静,但自有一股骇人的威慑力,任谁也无法反抗,柳承儒呆住,言语不得。

  秦长妤连忙起身解释:“即墨公子,姐姐她……”

  话犹未了,他依然目不抬视,声若寒冰:“夜已深,秦姑娘请回房安歇。”

  秦长妤凉气倒吸,再不敢多言。

  “你干嘛对他们这么凶啊,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喝酒,担心我醉酒误事,我保证,我只喝了一点,真的没醉,你听,我说话也没大舌头。”

  她趔趄着步子,伸了伸舌头给他看,一张口,酒气扑鼻。

  即墨云默然,冷冷端凝着她,她被瞧得心底发毛,寒意渐从脚生,忽地明白:“哦,我知道了,你是怪我去了群玉馆,却没邀你同去,其实你也不必生气,以后机会多的是嘛,再说,这里是个小城,还真真没什么标致人儿,你瞧,最俊的一个不已经被我勾搭回来了嘛,嘻嘻……”

  说着她向柳承儒一指,即墨云疾手一扣,拿住皓腕,岚兮吃疼,嚷道:“你干嘛?没事扣我脉门,疼疼疼……”

  这一疼,醉意顿减两分。

  即墨云一言不发,猛地将她抱起,身影飒然,掠了出去,秦长妤和柳承儒同时吃惊大喊:“即墨公子/姐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