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释嫌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091 2019.05.30 16:30

  岚兮忽地想到一事:“对了,小毅怎么样了?还有,那群玉馆的老鸨有没有上门生事啊?”

  即墨云道:“他很好,群玉馆已关门了,无人来闹事。”

  即便有事,也早吩咐老于暗地里摆平了,又怎会多言,令她徒增烦恼?

  岚兮松了口气,不经意地提了句:“那就好,等过些日子,我就安排小毅前往京师,投奔一位朋友,小毅跟着他,一定能实现自己的抱负。”

  他敛容,酸溜溜地自语道:“你的朋友倒还真不少。”

  “你说什么?”岚兮问。

  即墨云岔开话道:“我是说,那些被你救下的小倌,虽然得了自由,但无处营生,恐会误入歧途。”

  她一咂嘴:“对呀,我怎么忘了这个,我以为自己已经做得很好了,谁知还是考虑不周。”

  即墨云道:“你不用但心,我已替你安顿好了那些人。”

  她眼观鼻,鼻观心:“我又让你替我善后了。”

  即墨云眸泛暖意,轻声道:“我愿意。”

  “谢谢。”岚兮诚心致谢。

  墨眸里暖意骤减,他道:“不许说谢,以后不管我为你做什么,都不许再提这个谢字。”

  岚兮歉然:“其实我也知道,这个谢字分量太轻,不值一提。”

  即墨云断然否定:“是太重,我不愿承受。”

  “哪儿重了?”岚兮嘟嚷了句,又道:“你不用跳湖了,我们扯平了。”

  即墨云蹙眉:“我们之间一定要分得这般清楚吗?”

  岚兮摇头:“一点都不清楚,我总是欠你的,已经还不清了。”

  他心中一动,沉吟道:“那你……打算怎样还清?”

  岚兮仔细一想,肃然道:“这样吧,我许你一个心愿,无论多难办的事,只要你开口,我必定为你做到,无论多难得的东西,只要你要,我一定想方设法,为你弄来。”

  即墨云意味深长地问:“不管我要你做什么,你都愿意答应?绝不反悔?”

  岚兮伸掌点头,郑重道:“嗯,击掌为誓,永不反悔!”

  他缓缓伸手,触碰她的掌心,温软的触感漫上心头,他眸底一柔,轻声道:“好,一言为定。”

  岚兮道:“那你说吧,我全都答应你,你要还没考虑好,那等你想好了,再说也不迟。”

  修长的手指滑入她五指之间,慢慢交握,另一手抚上她微带病容的面颊,他缓缓俯身,呼吸渐渐相融,他的心跳在加速。

  她愣了愣,眨眼道:“这里没有别人,不用靠这么近,也没有他人听见的。”

  他浅笑,依然倾身向前,鼻尖轻轻相抵,声音微醺:“岚岚,我想要的,只是……”

  “咚、咚、咚……”

  清脆的叩门声一下一下响起,他不由戛然,表情一僵,心情堕入谷底。

  “有人来了。”岚兮道。

  他微笑:“我去看看。”

  一转身,笑容便已消失不见。

  门外,是端着清粥和汤药的秦长妤,她已隐约听见岚兮的声音,欢喜地问道:“即墨公子,是姐姐醒了吗?”

  即墨云点头,伸手接过托盘。

  秦长妤却不松手,欢声道:“姐姐既已醒了,那长妤可否进去看看?”

  即墨云淡淡回绝:“都交给我吧,她正需静养,不方便。”

  言毕,手上一施力,托盘便已在他手中。

  秦长妤手一僵,尴尬地一笑:“好,长妤知道了。”

  他道声“有劳”,见秦长妤还不走,又问:“秦姑娘还有事?”

  秦长妤愀然垂眸,轻道了声“没有”,便失落地转身,门,在她身后慢慢合上了。

  即墨云回头,将托盘搁在矮几上,扶她坐好。

  岚兮问:“你怎么不让她进来?”

  即墨云道:“她来了,你还要陪她说话,伤神。”

  岚兮笑:“你在,我不也要陪你说话吗?”

  即墨云拢了拢她的鬓发:“我不同,你若不想说,我会闭嘴,静静陪着你。”

  岚兮嫣然一笑。

  他端起粥,慢慢喂她喝下,等端起药,她的脸就成了一条苦瓜,勉强饮了一口,面色便更苦了。

  她埋怨道:“这是哪个无良庸医开的药方,放这么多黄连。”

  她好想告诉他,其实她不吃药也能自己好起来的。

  即墨云轻笑,放下药碗,自怀中摸出一小包用油纸包好的东西,展开一看,岚兮喜逐颜开:“糖山楂!”

  即墨云道:“从前你每次喝苦药,都喜欢含一颗,我不知道,隔了三年,你还喜欢吗?”

  “喜欢。”

  她嚷道,拈起一颗放入口中:“我这人可是很专情的,喜欢的东西,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即墨云把剩下的糖山楂包好放在矮几上,重又将药碗搁在她唇边,她就着糖山楂慢慢喝下药去,他看着她,暗想:你对人,也一样吗?

  “岚岚,答应我两件事好不好?”即墨云待她喝完药,肃然问道。

  岚兮乖觉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下次再去南风馆,我一定带上你。”

  他无奈地轻叹,搁下药碗,取出绢帕,拭了拭她的唇:“不是。”

  “那是什么?”岚兮问。

  即墨云道:“以后,不许喝酒。”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提,恐怕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她冲他眨眨眼:“一点都不行吗?”

  他面罩薄霜:“除非我允了。”

  她垂头丧气道:“好吧,我想喝了,一定告诉你。”

  即墨云又道:“还有,无论去哪儿,都要先告诉我。”

  岚兮皱眉:“连这你也管,我爹都没这样管过我。”

  即墨云脸一沉,看了她半晌不说话。

  “好啦,我答应你。”看见他这神情,她只好装孙子了。

  “睡吧,再好好休养一日,明天就能起程了。”

  他又扶她躺好,为她掖好被子。

  岚兮道:“你也去休息吧,我昏迷的时候,你一定都在照顾我,没睡安稳过。”

  即墨云依旧单手支颐,横卧床沿,对她微笑道:“等你睡着了,我就出去。”

  “嗯。”

  她刚闭眼,便又睁开:“方才你想说什么?”

  他抬指,轻轻描画着她的脸颊,柔声道:“先睡吧,下次告诉你。”

  “嗯。”她蹭了蹭他的手,浅浅一应,合上眼睛。

  他凝眸含笑,静静地注视着她,直到她彻底沉睡,他才起身,悄悄地在她额上印上一吻,这才托起放在桌上的剑匣,离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