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八章 慕生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014 2019.06.27 10:30

  梅吟香捉住她的手,轻斥道:“你做什么?”

  岚兮急得红了眼圈:“吟香哥哥,这两个地方都有密道入口,可都被大火夷平了,这一定不是巧合,定是有人故意破坏!”

  梅吟香伸手,轻轻抚摸着她泛红的脸颊,锁眉道:“就算如此,你打自己又有什么用?”

  岚兮的眼泪又迸了出来:“那吟香哥哥你说,我们接着该怎么办?”

  她无助地看着梅吟香,期待他的聪明能干可以给她带来希望。

  “岚姑娘!”

  两人各怀心事,皆没注意这里尚有他人,听得喊声,循声望去,竟是个唇红齿白,眉眼清秀的年轻人。

  他手执佩剑,几个纵跃来到岚兮面前,定睛一看,喜道:“果真是你,见到岚姑娘可就太好了。”

  岚兮仔细瞧了瞧眼前的年轻人,又惊又喜:“你是……何慕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已有三年未见到他,依着她平日的性子,必是要好好打量,夸赞对方一番,然而此刻,她却半点闲心也无。

  何慕生道:“哦,我是来这里查探的,方才见得有人过来,不知是敌是友,便躲在暗处,等看清了姑娘,才敢相认,这位是……”

  他说着,端详起岚兮身边的梅吟香,眸中一动,已然认出他来。

  多年前在老庄主的灵堂上,少时的他也曾见过此人,对他的墨扇异香印象深刻。

  岚兮言简意赅:“这是家兄。”

  梅吟香冲他点了点头。

  何慕生讶然:“岚姑娘的兄长怎么会是梅五公子?”

  他细想之下,越发惊讶:“姑娘莫非也是……”

  岚兮打断道:“慕生,这些容后再提,你先告诉我,你可是独自前来?”

  何慕生摇头道:“不是,我是奉庄主之命,领二十名高手沿途乔装随行,以供差遣。这两日,一直找不着庄主,心下甚忧,眼下见着姑娘真是太好了,既然姑娘安然,庄主想必无事,请问姑娘,庄主现在何处?”

  岚兮默然,不由自主看向地面,似想透过焦土望入地下,她心中悲苦,难以言明,只得迟迟不语。

  梅吟香上前一步,问道:“敢问何兄弟,若让你的手下在短时间内去寻些火药来,您可能做得到?”

  何慕生忙拱手道:“不敢当,唤我慕生便好。”

  对于梅吟香的提问,他一时摸不着头脑,于是如实道:“这火药寻常地方买不到,但要买齐配制火药的原料却容易得紧,街口卖爆竹的铺子必是有的,买齐了来自行配制,威力可比爆竹强得多,不知五公子为何需要火药?”

  岚兮一听便明白了,她本还想着让何慕生带领手下,将那封死的入口撬开,梅吟香这主意显然简单有效得多。

  她单刀直入答道:“炸山!”

  “炸山?”

  何慕生目瞪口呆:“莫不是哪个不开眼的山大王得罪了姑娘,姑娘要炸了他老巢?”

  “也不能说是炸山,就是……”

  岚兮越想解释便越觉解释不清:“哎呀,我老实与你说罢,你家庄主被困在这地下的密道里,偏生出口被封死了,需要火药开路,才能救他上来。”

  “什么?”

  何慕生往地面扫了一眼,大吃一惊:“庄主被困了多久?”

  梅吟香道:“咱们还是救人为先,闲话后叙,以免贻误时机。”

  何慕生道:“五公子说的是,慕生这就去采办,只消两刻钟便足矣。”

  岚兮道:“我们同你一起去。”

  何慕生点了点头,三人一同离开秦府。

  何慕生会合手下,吩咐采办事宜,约好时辰地点,便与二人候在城门外的茶寮里,等他们回来。

  等待之时,岚兮向二人,将那晚潇湘四义联合陆无霆如何构陷,冷迁如何相救,雷彪如何追赶,自己和即墨云在密道下如何遇险等事,长话短说,除去私定终身不提。

  她回想起当日之险,兀自心有余悸。

  何慕生随她讲述,时而愤慨,时而担忧,末了,他叹息道:“哎!庄主早就料到此行必不太平,他早作了准备,不料还是遭贼人暗算。”

  岚兮黯然道:“对方蓄谋已久,明枪暗箭,哪有这般容易防备。”

  何慕生道:“那晚庄主吩咐,若亥时不离秦府,就要老于发出暗号,知会我等前来接应,我们等到天明,一直也未收到暗号,我只道一切无异,不曾想翌日秦府失了火,我们担心计划生变,趁火势减弱冒死潜入,没找着庄主,却……”

  他捏起拳头,顿了顿,继续说道:“却找着老于的尸首,未及收尸,便有衙役捕快进来,他们灭了火,封了秦府,将府中死尸尽数抬走。我听得人说,冷捕头当晚也在,便去府衙寻他,奈何冷捕头公干在外,不曾得见,这两日我令手下寻遍城内城外,皆不见庄主身影,我担心遗漏,又至秦府探查,幸得遇见姑娘,方知庄主下落。”

  他说完,将茶杯拽在手里,紧了松,松了紧,反反复复,面如严霜,忧心忡忡。

  梅吟香道:“这两日,长沙城里必定满城风雨,你们可有听到什么风声?”

  何慕生回道:“据我所知,因着秦府那场火,府中下人死的死伤的伤,幸存者皆被带到府衙审讯,秦大官人下落不明,官府已派人寻找,并开了海捕文书,要将展刑风和谢天仪捉拿归案,现在满大街都是他二人的悬赏告示,岚姑娘没瞧见吗?”

  岚兮哪有心情理会这些细节,只是疑惑道:“当日参与者众多,如何独独通缉他们两人?”

  何慕生道:“他们伙同冲天大盗谋财害命,罪名已然坐实,另外,我着人混进府衙打探,倒也不是一无所获,霍惊阳、楼百深、陆无霆、郝正义、阮凤英都已死了,据说,或死于火中,或死于冷捕头之手,但庄主的下落,却怎么也打探不到。”

  “说起这冷迁,也实在是个人物,以一敌众,居然还能全身而退。”

  何慕生听了岚兮的讲述,对冷迁不由生了几分敬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