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重聚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090 2019.06.13 22:30

  潇湘四义相互使个眼色,皆流露出几分得意。

  楼百深笑道:“冷捕头,眼下证据确凿,即墨云即是冲天大盗,杀人越货,无恶不作,死有余辜,今日又在秦府行凶,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终于恶贯满盈,我等不过替天行道,冷捕头自然是不会与天过不去,方才一场误会,若有不敬,楼某代他人,向冷捕头赔个不是。”

  谢天仪道:“是啊,冷捕头,合众人之力拿下这厮,再令他写份悔罪书,签字画押,冷捕头也好结案交差啊。”

  两人这番话下来,不仅暗示冷迁身在秦府,当知利害,又给了冷迁一个台阶下,更是想笼络他。

  冷迁恍然大悟,不由仰面大笑。

  展刑风焦躁道:“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冷迁缓缓收了笑声,才道:“冷某活了半生,自问洞察人心,洞明世事,不料今日竟上了一群宵小之徒的恶当,我原是来此探案,如今,竟要被迫成为帮凶。”

  他细细分析开来:“潇湘四义,你们才是真正的冲天大盗,今日借秦爷之名邀我前来,只是想让我见证,你们所想让我看到的一切,继而禀明朝廷,了结此案,等即墨庄主替罪后,你们便可继续顶着潇湘四义的名号,花着这些年掠来的财富,逍遥法外,以后也不会有人再找你们的麻烦。”

  “哈哈哈,我到此刻方才明白,如何不可笑?”他说完,又不禁自嘲大笑。

  霍惊阳眯眼拈须道:“天下第一名捕冷迁断案如神,谁人不知,只要你一句话,即墨云就是冲天大盗,此案便是板上钉钉,绝无错漏。”

  谢天仪扬扬唇角,勾笑道:“我们本来只是想让你陪我们演出戏,谁知竟叫你看破了,这也罢了,你非要拆穿一切,何苦来哉,糊涂点儿,日子岂非快活得多?”

  楼百深道:“眼下,你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配合我们,要么,就得先有能耐离开这里。”

  展刑风道:“你可要想清楚了,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送掉性命,值不值?”

  冷迁冷冷道:“你们怎知送掉的,不是自己的性命?”

  说完最后一个字,他猛地按下脉门。

  楼百深“哼哧”一声,面色煞白,疼得弯了腰,全身直在抽搐。

  谢天仪喝道:“你们不管这女人的死活了吗?”

  谢天仪话音未落,即墨云突地抖下外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立在身后的展刑风一甩。

  展刑风猝不及防,正被抽中面门,登时鼻青脸肿,金星乱冒,疼得连连后退,连执刀的手都在发颤。

  谢天仪瞧着不对,剑锋一歪,划向岚兮的脸庞。

  他的速度原已很快,但即墨云却比他更快,长袍刚离开展刑风,便接着向角落一送,卷起飞凫刀,回锋一扫,撩向谢天仪。

  “铿锵”一声,火星四溅,生生将他那柄剑,从护手处齐齐截断。

  谢天仪一击之下,站立不稳,忙扔了剑柄,旋身退开,同时抽出左手剑,护住要害,右手虎口剧痛,瑟瑟发抖。

  他出手的同时,冷迁也猛然发狠。

  他一声断喝,将楼百深提起一横,掷向门口,一声巨响,恰撞在门板上。

  随即从腰间一摸,抽出一条七尺长鞭,击碎了放在门边的多宝柜柜脚。

  柜子缺了脚,无法立稳,轰然倒下,笨重地砸向楼百深。

  亏得楼百深并非泛泛之辈,虽是叫冷迁那一下撞得胸骨生疼,呕了几口血,但生死关头,仍是提气一纵,像弹珠一般跳到一边,躲了过去。

  即墨云那一击之后,惯性使然,刀锋回转,扫向郝正义。

  郝阮二人同时托起岚兮仰面避开。

  岚兮却不肯乖乖就范,足上施力,顿得一顿,只这一息之误,冷迁的长鞭,已挥向阮凤英。

  郝正义的侧脸也被即墨云划出了一道血口。

  郝阮二人不得不松手,岚兮趁势溜出,奔向即墨云,奈何脚上负伤,双腿麻软,不免行动迟缓。

  即墨云长袍一抖,袍刀分离,弯刀飞向追击而来的郝阮二人。

  郝阮二人分左右跃去,皆避了开去,飞凫刀便斜斜地嵌入墙壁中。

  继而,即墨云挥动手中长袍,卷住岚兮腰身,收向怀中。

  两人不过分开半日,尽皆生出隔世之感,再经此番煎熬,终得相聚,一时眼里心里,只有欢喜,竟未防,霍惊阳的铁掌悄然迅捷地向即墨云的后心偷袭而来。

  即墨云刚揽她入怀,岚兮忽地睁圆双目,望向他身后。

  她口不能言,但目中惊急远胜言语,即墨云立即省悟,左手搂紧她,右手化掌还击,但已失了先机。

  霍惊阳这一掌灌注了他十成功力,迅疾刚猛,志在必得。

  即墨云暗呼不好,眼见便要被击中。

  岚兮不知哪来的气力,顺着他的右臂,挣出他的怀抱,奋不顾身地挡在了他身前。

  长袍落地,掌风呼啸,恰落向她的天灵盖上。

  她紧闭双目待死,不作侥幸之想,耳中钻入即墨云那撕心裂肺般的嘶喊,却犹似远在天边:“岚岚!”

  云,你为我赴汤蹈火,我为你而死,也算不枉与你结识一场了。

  一股温热溅到脸上,浓稠的血腥顺着脸颊滑到口中,死亡并未如期而至,但死亡的味道却将她拉回了现实。

  一个男人凄惨的呼叫渐渐清晰,她的身体突地被带离,连向后退。

  她陡然睁眼,霍惊阳倒在地上连连翻滚,全身上下皆被鲜血染红,左手紧紧捂住右肩,他的右臂居然不见了!

  血液从断截面汩汩流出,在地面汇成了一汪血池,他的手臂呢?

  岚兮顺着血迹看去,断臂赫然卷在冷迁的长鞭之下,原来那千钧一发之际,救下她性命的,是冷迁的长鞭。

  能于瞬间扯裂对方一条臂膀,可想他反应之敏,速度之快,力道之猛,性情之冷。

  而对于这份忽然之间的断臂之痛,岚兮想想,都不寒而栗。

  “岚岚,你没事吧?”即墨云不管其他,先自问道。

  岚兮回头望去,只见他的唇角挂着几丝鲜血,心头为之一揪,忙伸手为他擦拭。

  她张口欲言,却发不出声来,这才想起自己的哑穴被点,不禁着急,慌忙伸指摸向脖颈。

  即墨云早看出端倪,先她一步替她解了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