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六章 乱心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012 2019.06.26 10:30

  梅吟香握住她的肩膀,柔声道:“你现在身子弱,怎么能救得了人,这样吧,你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诉哥哥,哥哥自己去。”

  岚兮微微迟疑。

  梅吟香又道:“难道你连哥哥都信不过?还是你觉着,哥哥没这本事?”

  “不是的!”

  她忙摇头道:“吟香哥哥,我,我现在乱得很,没办法说清楚。”

  她敲了敲头疼的脑袋,理了理思绪,忽然想到秦长卫:“对了,秦长卫呢?”

  她记得秦长卫比她先脱险,接着,即墨云才将她推出来,之后她就晕倒了……

  岚兮又追问道:“我晕倒之后发生了什么?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梅吟香伸出修长的手指替她揉了揉太阳穴:“你闭上眼,我慢慢说给你听。”

  “别啊,慢不得!”她着急道。

  梅吟香耐心道:“好好好,你闭上眼,我快些说给你听。”

  “嗯。”

  岚兮勉强点了点头,依言闭上眼。

  梅吟香道:“那日我一觉醒来,见你不在,到处都找不着,我问了西风烈,它告诉我你走了。”

  “胡说,它又不会说话。”岚兮蹙眉,插口道。

  梅吟香道:“可它通人性啊,它在我面前活蹦乱跳地,似乎想带我去什么地方,我便知道它定是要带我来寻你。”

  “所以你就回到了长沙城?”岚兮道。

  “不错,它带我回到长沙城,我就料到你是回头来寻你那庄主朋友的,于是我便想去秦府寻你,可是还没到秦府,西风烈忽然又不听使唤,向着城郊跑,原来它是嗅到了你的气味,于是我便顺理成章地找到了你。”

  岚兮几乎不敢相信:“原来西风烈的鼻子这么灵!”

  梅吟香笑道:“你太久没好好与它相处了,连它的本事你都给忘了。”

  岚兮问道:“那秦长卫呢,你见到他了吗?”

  梅吟香道:“初初赶到时,确实见着了,但我见你昏迷不醒,忧心你的安危,便先行带你到这儿来养伤,等着人再去寻时,便没再瞧见他,想来若非他清醒之后自己离开,便是被旁人所救。”

  梅吟香说话的声音又轻又柔,岚兮在他的徐徐引导下,逐渐平复情绪:“那,这里是什么地方?”

  梅吟香道:“长沙城郊,离我找到你的地方并不很远。”

  岚兮一听,高兴得立即睁开眼,拉起他的手道:“是真的吗,那还等什么,我们快去吧!”

  梅吟香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凑近她,轻声道:“嘘……莫又乱了分寸,否则莫谈救人,遇上强敌,连自保也难。”

  岚兮冷静下来,道:“吟香哥哥说的对,我不能失去理智,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梅吟香慢慢抚着她的秀发,柔声道:“首先,你得告诉我发生何事,这样,哥哥才能想到应对之策。”

  “我!”

  岚兮欲说还休,心急如焚,觉着这样委实太浪费时间。

  她握紧梅吟香的手,道:“吟香哥哥,我们边走边说吧,我真的好怕来不及,算我求求你了,再迟一些,他怕是……活不成了。”

  她说着说着,又情不自禁地哽咽起来。

  “岚岚。”

  梅吟香面色凝重道:“你已昏睡了两天一夜,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他真的已然遭遇不测,你要如何?”

  “我,我……”

  岚兮松开手,眸中一滞,忆起往日种种,忆起海誓山盟,不由发怔道:“他若是活不成了,那我也不要活了,即便苟活于世,我也会变成行尸走肉,这辈子都不会快乐的。”

  一滴清泪滑下面颊,她的眸里蒙上了一层浅浅的,绝望的死灰。

  梅吟香心如刀绞,面色却依旧:“为什么?”

  “我已和云定下终身,生死相许,决不食言。”她咽下悲伤,眼中闪现一丝不容置疑的决绝。

  梅吟香如遭重击,胸口遽然闷疼,他缓了好一会儿,才从一片空白中回神,僵硬发冷的身体渐渐恢复知觉。

  他扯了扯嘴角,丰润的嘴唇才勉强扯出了弧度:“好,哥哥懂了,岚岚放心,哥哥会给你一个好好的即墨云的。”

  “吟香哥哥。”她移眸凝视梅吟香,动容道:“谢谢你!”

  谢谢?

  岚兮居然开始和他说谢谢了?

  梅吟香愣了愣,一抹心伤悄然划过眼底,如流星一闪而逝,而后,他依然还是那个温和的,善解人意的兄长。

  “岚岚别哭了,哥哥出去,吩咐店家打些热水来,再给你准备些清粥小菜,你换上衣服,梳理好了,等吃饱了,咱们再出发。”

  岚兮摇头道:“那样天不就亮了吗?”

  “岚岚。”

  梅吟香苦口婆心:“你若是一点都不知爱惜身体,你觉着以你现在的体力,还能支撑多久?”

  岚兮咬咬牙,泄气道:“好,我听你的,那吟香哥哥,你要快一些才好。”

  “嗯。”

  梅吟香起身,取了新置办的衣裳递给她:“哥哥快去快回,你先将衣裳换上吧。”

  岚兮接过手,点了点头,陡见了衣裳上放着即墨云的玉佩,立刻抄在手里,拿到心口捂着。

  该死,她险些便将这玉佩遗忘了。

  梅吟香只是随意瞥了一眼,没有多言,转身走出了房间,关上房门。

  他有些恍惚地沿着回廊走着,至拐角处,忽而驻足,一拳砸向泥墙。

  斑驳的墙面窸窸窣窣地剥落下细碎的泥沙,俄而,恢复寂然,他又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向前走去。

  ×××××××××××××××××××××××××××××××××××××××

  岚兮和梅吟香出发的时候,天边才刚刚泛起鱼肚白,等二人快马加鞭来到她昏迷的所在时,日头已上三竿。

  岚兮心急,匆匆翻身下马,奔向那被乱石掩盖的洞口,二话不说,便蹲下徒手捡抛石块。

  梅吟香一把将她拉起来,斥道:“你往日冰雪聪明,今日怎变得如此愚钝,这洞口一看便知已被封死,合你我二人之力,便是挖到天黑也不可能挖通,到头来徒劳无功,还误了时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