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寻郎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036 2019.06.11 10:30

  “公子,您的手怎么有伤?”

  秦长妤忽然惊呼,伸出柔荑去握他带伤的手。

  “滚!”

  没等她触及,即墨云已将杯中酒泼出。

  她大惊,连忙举袖遮挡。

  “哗啦!”

  酒水尽数淋在她袖上,布料被生生腐蚀掉一层,肌肤被溅之处,皆是热辣辣火烧般的疼。

  他一丝不露的情绪,借着这杯酒,通通发泄了出来。

  秦长妤委屈极了,眼泪簌簌流下:“长妤又何尝不知,这世间能入公子眼的,就只有姐姐,可姐姐已有意中人,公子痴心错付,难道还要执迷不悟?”

  明知她是故意以言语刺激,扰乱他的心神,可偏偏难以克制。

  思潮如水,脑海里翻来覆去,尽是她与梅吟香的亲昵笑语。

  胸口激荡,顿觉一阵眩晕,一股甜香直窜鼻端,沁入脑髓。

  这香气一直都有,初时并未觉察不妥,直到此刻心神不稳,才觉有异。

  他暗叫不妙,运气敛神,猛地起身,袖子一拂,杯盏落地。

  瓷花乍绽,抬眸,那梨花带雨,低泣不止的,竟是岚兮!

  他扶额晃了晃,再看,仍然是她。

  他难以置信:“岚岚,你怎么在这儿,我不是要你走了吗?”

  “岚兮”迎面扑来,一头扎进他怀里:“云,这里有古怪,我害怕!”

  即墨云紧紧拥她在怀:“别怕,我在这里!”

  她抬首,双手勾上他的脖颈,踮起脚尖,柔软的唇瓣,便贴向他略带凉意的唇。

  他一惊,轻轻将她推开:“你做什么?”

  她搂紧他的腰,温软的娇躯挨紧他:“云,我喜欢你,难道你不喜欢我吗?”

  他宽厚的手掌微颤,缓缓抚上她的脸颊,满腔柔情溢出眸底,无限动容,薄唇翕动着,发不出一个字。

  忽地双臂一收,将她牢牢锁在怀中,直想揉进自己身体里,再不分离。

  “何止喜欢,我,我爱你啊……”

  她仰面乞怜道:“那你亲亲我,只要你亲亲我,我便不怕了。”

  怀里抱着的,是他魂牵梦绕的女子,他又何尝不想这样做,又怎会舍得拒绝?

  “好。”

  他迷醉地应道,俯首覆上她的唇,怜爱地吻入。

  她热切地回应着,舌尖悄然递过一粒药丸。

  只要喂下这药,她便能对他为所欲为。

  思及此,秦长妤的心不由亢奋起来……

  ×××××××××××××××××××××××××××××××××××××××

  秦长卫不愧为长沙首富,府邸连檐接宇,气派无比。

  岚兮便是不识路,揪住个打更的一问也知。

  此时刚到亥时,也不知宾客散尽没有。

  她抓起门环就想敲下,突地想到:今日我可是拿着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半分颜面都不给我,此番去而复返,已够让人瞧轻了,就这样贸贸然进去寻他,万一他还不理我,那我不是什么脸面都丢光了?

  她放下门环,蹙眉徘徊,犹豫再三,倏地灵光一闪。

  明着不行就来暗的嘛,趁着月黑风高偷偷溜进去,要是看见他,就寻个他落单的机会,问个明白,即便不理我,也没他人知晓,若他不在,我立马掉头走人,就当从没来过。

  水眸滴溜溜一转,右手握拳往左掌上一敲,她笑道:“好主意,就这么办!”

  主意已定,岚兮绕着围墙寻到偏僻处,揣摩着由此进入,多半是后院之类人不多的地方。

  看着四下无人,打量了番这墙的高度,怕是只比府衙的围墙矮一点儿,不禁“啧啧”两声,财大气粗啊!

  她贴着墙根听了会儿动静,不闻人声,当下退开三步,猛然发力一纵,游墙而上,翻过围墙,跳了下去。

  她向下一看,一双大眼骤然撑圆,那墙根底下密密麻麻种着一大片的,居然是……仙人掌!

  她险些惊叫出声,幸得及时醒悟,将口捂住,放眼望去,实在无可落足之处,只好将心一横,踩着最末端那一撮硬刺,借力跃出仙人掌丛。

  几声细响,硬刺扎穿鞋底,埋入脚板,吃不住疼,又不能叫出声,落地那一刹那,脚一虚,“砰”地,跌坐地面。

  她急急捧起左足,一根一根将刺拔出,嘴巴张得老大,状似呐喊,然而一声声全都只能咽下肚,唯留眼角两颗泪珠,在眼眶里晃悠悠地打转。

  去他大爷的,一般人家都种些绿树鲜花,哪有人种仙人掌的?

  而且还是这般高大粗壮的仙人掌!

  难道真是家大业大,刻意种来防贼的不成?

  若非不敢闹出动静,只怕她已挺直腰板破口大骂了。

  静夜中,忽然有脚步声由远及近,岚兮一个打滚,闪入对面的花丛,拿眼偷觑。

  灯影婆娑中,只见一名少女转过墙角,走向回廊尽头,仔细一看,竟是春喜。

  她不由大喜,一个凌空翻出花丛,跃向她身后。

  春喜只见人影一晃,不明所以,心下大惊,待要叫出声,已被岚兮先一步捂住嘴,拉向自己。

  她将脸凑到春喜面前,伸出食指作个噤声手势,压低声音道:“别喊,是我,昨日刚见过的,你忘记啦?”

  春喜心神暂定,定睛一看,原是岚兮,不禁松了口气,点了点头。

  岚兮放开手,春喜下意识地瞄了眼,她身后那浣花轩的方向,圆眼一转,悄声问道:“岚姑娘可是来找即墨公子的?”

  “嗯……”

  岚兮有些忸怩地揪了揪头发,轻咳一声,尬笑道:“你猜得不错,我就是来找他的,他可还在这里?”

  春喜道:“自是在的,老爷留公子在府中盘桓,现已引至客房歇息,姑娘若是寻他,便让奴婢为姑娘带路吧。”

  岚兮正有此意,不由欢然道:“如此就有劳了。”

  当下,春喜引着岚兮继续走向回廊深处。

  岚兮一面跟随,一面东张西望,只觉这秦府冷清得很,一点也不像想象中的那样仆婢成群,热闹非凡。

  难道是夜深的缘故?

  也不知那些潜藏的高手都卧于何处,该不会一个不慎撞上,见她面生便要拿她吧。

  她只想悄悄地去找即墨云,可不想弄得人尽皆知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