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墨梅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021 2019.06.03 10:30

  马车终于在客栈门口停下,赶了几天路,今晚方得好好歇息,岚兮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干净衣衫,顿觉浑身舒泰。

  她走出屏风,赫然发现桌上多了一样物事。

  她疾步过去,抄在手中,但见是一朵墨色宫纱所制的五瓣梅花,当心缀以黑曜石为蕊,玲珑可爱,巧夺天工。

  她又惊又喜,桌上另有一张短笺,拾起一看,欢喜之余,又不胜烦恼:偏偏这时候找我,待会儿,我要怎生脱身才好?

  “咚咚咚……”

  清脆的叩门声突然响起,岚兮唬了一跳,忙将这两样物事掖入怀里,问道:“谁呀?什么事?”

  “是我,来叫你用饭的。”

  听得是即墨云的声音,岚兮深吸一口气,一吐息,瞬间展颜微笑。

  开门一看,即墨云手托剑匣候在门口,白衣翩翩,墨发飘飘,俊逸潇洒,不染风尘,显然也是新浴之后。

  岚兮笑道:“我今天想在屋里吃,就不与你一起了。”

  即墨云问:“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适?”

  “没有没有。”

  岚兮连忙摇手,揪起一绺湿发,道:“你看,我头发还湿着,不好出去。”

  即墨云倏然一笑:“那我们一起在屋里用饭便是。”

  岚兮一呆:“哈?”

  即墨云又问:“是到你房里还是我房里?”

  岚兮干笑道:“你决定吧。”

  即墨云道:“那我过会儿再来。”

  他说完这句话便走了,不一会儿,店小二敲门进来,铺下一桌珍馐,两人同桌共食。

  岚兮食不知味,时不时瞥向窗外,夜色渐浓,手里猛扒着饭,只盼着这顿饭快些结束。

  即墨云夹了块酱汁肘子到她碗里,问道:“你怎么光吃饭,难道这些菜不合胃口?”

  岚兮一怔,这才仔细扫视了下这桌菜,色香味俱全不说,还净是自己喜欢的菜色,若换做平时,她早食指大动,吃得津津有味,可是此刻……

  她放下碗筷,回道:“不是,我只是有些累了,吃不下去。”

  即墨云也跟着放下碗筷,抬手探向她额间:“不会是病又反复了吧?”

  岚兮仰面向后一缩,道:“没事,我只要早些睡下便好了。”

  即墨云手一顿,讪讪放下,道:“这里是府城,一定有很多热闹可瞧,我原还想待饭后和你一道出去走走。”

  他早看出岚兮心不在焉,心思全飘到窗外,遂出言暗示,若她想出去玩,自己陪她一起便是。

  谁知岚兮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道:“不了,我今日是真累了,想早些歇下,哪儿也不想去。”

  静默片刻,即墨云方才道:“好吧。”

  当下吩咐小二进来收拾,完毕之后,这才起身将窗户仔细关严,道:“夜里风大,别开着窗子,当心着凉。”

  “好。”岚兮脸上挂笑,捧起剑匣,送他出门。

  临至门口,他又转身道:“有什么事,我就在隔壁,你唤一声,我听得见。”

  岚兮笑容依旧:“好,我知道了。”

  心里却在叫苦,那样岂不是自己有什么风吹草动,他全知道啦!

  即墨云接过剑匣,若有所思地凝视她一眼,这才离开。

  等他人一消失,岚兮便故意鼓捣出动静,隔了片刻,熄了烛火。

  她静静坐在桌前,一面竖耳倾听隔壁的动静,一面自责地想:我明明答应过他,无论去哪儿都要先告诉他的,现在又要偷偷溜出去。

  可转瞬她又想:不过去去就回,只要他不知道,不就相当于我没出去过吗?

  不错,就是这样。

  她一拍手,那一点歉意立即便释然了,现在要做的就是等他睡着,自己再悄悄出门,省得这门窗一动便有响声,如何瞒得了他的耳目?

  不知过了多久,她开始打起盹来,“咚”地,手一滑,打到烛台,她陡然惊醒,疾手捞住,轻轻吁了口气。

  她将烛台放好,寻思着时候已然不早,他该歇下了,于是蹑手蹑脚地去开门,木门发着轻微地吱呀声,她很满意自己已将音量控制到最小。

  岂料就在她关好门回头时,她活见鬼般地一叫:“啊!你怎么在这儿?”

  即墨云风度翩翩地立在她面前,道:“我睡不着,出来吹风。”

  岚兮瞄了眼隔壁,房门大敞,烛灯昏黄,剑匣还放在桌上,显然只是刚出门,她暗骂:见鬼,你开门没声音的嘛!

  即墨云问:“你不是累了吗?怎么不好好歇着?”

  岚兮不自觉地拉起袖口,在指尖摩挲,期期艾艾道:“我,我刚刚小憩了会儿,现在又精神了。”

  即墨云接着道:“所以你要出去?”声音平静似沉水。

  “没有!”

  岚兮立即否认:“我只是想上屋顶晒月亮,啊不,赏月亮。”

  即墨云淡笑道:“那我陪你。”

  岚兮暗暗叫苦,面上却作出通情达理的模样来:“你劳累一天了,还是早些歇息吧。”

  眼波一转,又打个哈欠道:“不知怎地,我突然又困了,不赏月了。”

  说完这句话,她乖巧地推门回房。

  即墨云凝望着她的背影,忽而说道:“岚岚,你若想喝酒,我也可以陪你的。”

  “我不想喝酒。”

  岚兮回身灿然一笑:“云,天色不早,你也早些就寝吧。”

  话音方落,门慢慢合上,她的笑貌逐渐变窄,变细,直至看不见。

  他伫立片刻,掉头回房,关门时,有意发出响动。

  他坐回桌前,抚着剑匣,凝眸注视着烛台上那点微光,不觉间眸中发涩,心中发酸:你到底要去哪儿,不能让我知道?还是,你又想不辞而别……

  良久,隔壁果然又出现了极细微的响动,他手一拂,烛光立灭。

  接着,窗枢上便现出她窈窕的身影,极佳的耳力将她那一声低呼捕获:“呼,还好他睡了。”

  而后,影子一晃,立时不见。

  即墨云手一紧,看了剑匣一眼,这剑匣他向来不轻易离身,可带着它又难免累赘,此时也已来不及作交代。

  他微微迟疑,当机立断,弃了剑匣,夺门而出,门一带,身影纵跃之间,追着她去远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