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偷袭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133 2019.06.12 10:30

  楼百深得意地道:“原来这妖女与即墨云是一伙的,我看她武功不济,必不是主谋,即墨云定是冲天大盗无疑,这两人狼狈为奸,里应外合,难怪那厮有恃无恐,浑不将咱们放在眼里,眼下人赃并获,将此女抓去对质,他若想不认,那也不成。”

  秦长卫将玉璧收入锦盒,吩咐护院好生看管。

  继而竖起拇指夸赞楼百深道:“多亏了楼三侠及时赶到,否则岂不叫这妖女逃了,如今冲天大盗落网,这可是造福民生的一件大事,潇湘四义这回,可又大大露了脸啊。”

  楼百深笑道:“秦爷客气了,惩奸除恶于我正道中人,本就义不容辞,更何况是秦爷的事,如何能撒手不管?”

  “我楼某人纵使不自量力,拚着性命不要,也是要出这份力的,合是天意,正赶上这妖女要逃,情急出手,歪打正着罢了,不比雷大哥单枪匹马,追踪那厮的同伙去了,真乃神勇无敌啊。”

  秦长卫拱手道:“雷大哥自不必说,楼三侠亦是有心了,不过……”

  楼百深道:“不过什么?”

  秦长卫忧心道:“不过楼三侠虽言之有理,但仅凭即墨庄主与这妖女相识,便断定他是冲天大盗,未免武断。”

  楼百深不以为然:“江湖中这等卑劣手段甚是常见,秦爷未曾游历江湖,难怪不知人心险恶,眼下天下第一名捕冷大人,正在府上做客,审讯断案是他的拿手好戏,此事有他,秦爷何须担心冤枉了人?”

  秦长卫面容稍缓:“此言甚是。”

  岚兮听他们这一来一往,又是惊讶,又是好笑,又是反胃。

  原来潇湘四义和长沙孟尝君,竟是这等卑鄙无耻之徒,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她干呕了两声,讥笑道:“此处又无他人,你们俩唱这出双簧,却是要与谁听?”

  “哎,仔细想想,一个是孔明哭周瑜,假仁假义,一个是唐玄奘招亲,虚情假意,倒也般配得很,要不要姑奶奶我作媒,你们就在这里拜天地入洞房得了。”

  楼百深斜睨了她一眼,走上前,钳起她的下巴,笑里藏刀:“这妖女好刁钻的嘴啊,过会儿看你还能嘴硬不?”

  岚兮狠狠瞪他一眼,笑道:“哈,就是你这个卑鄙无耻的矮冬瓜伤了我啊,好,姑奶奶我记住你了,仔细点儿,若是落我手里,我保证剥了你的冬瓜皮炖汤喝!”

  楼百深不怒反笑,肉脸乱颤,目露淫靡:“小模样还挺标致,我的皮你剥不剥得,我不知道,可你的皮,我眼下便能剥得。”

  言毕,目露凶光,“撕拉”一声,伸手便撕裂她的外衫。

  岚兮顿时花容失色,她力持镇定,满面怒色:“无耻之徒,你要做什么?”

  楼百深狞笑道:“我要看看你有几层皮,可以让我慢慢撕。”

  说着探手过去,便又要扯她的衣衫。

  秦长卫插口道:“楼三侠,办正事要紧,若是晚了,让那厮逃了,天下苍生后患无穷啊。”

  楼百深这才作罢:“秦爷说的是。”

  他回头看向岚兮,不怀好意地笑道:“妖女,回头再收拾你。”

  岚兮啐了一口:“我呸!”

  “呸”字刚脱口,便被郝阮二人押着,跟在秦楼二人后头。

  她脚上有伤,又少了一只靴子,被这二人拖着走,踩到碎石残瓦,伤上加伤,更是疼痛不已。

  她不由得挣扎着嚷道:“喂,你们倒是先给我把鞋穿上啊!”

  无人理会她,反换来臂上加重的劲力。

  她吃痛叫出,将郝阮二人的祖宗十八代,优雅地问候了一遍。

  郝阮二人只当听不见,她顿觉无趣,瞥见楼百深那矮肥的身影,又改口骂道:“喂,姓楼的,你们潇湘四鬼,都长你这副丑样吗?”

  她这话刚说完,前面的楼百深已出其不意地转身跃过来,点住她的穴道。

  她顿时舌头一麻,再说不出一个字,只用一双美眸死死地盯住他。

  楼百深自得地笑道:“这回可算安静了。”

  ×××××××××××××××××××××××××××××××××××××××

  且说这面,即墨云怀抱“岚兮”正在温存中。

  屋外骤然响起了炸雷般的怒吼。

  他陡然惊醒,秦长妤亦是骇了一跳。

  紧接着,门扇“砰”地巨响,轰然倒地。

  尘灰中,纤细的女子身影冲他愤怒地喊道:“即墨云,我看错你了!”

  话音刚落,那身影便闪出了小楼。

  岚岚!

  他幡然醒悟,一掌拍开眼前的女子。

  秦长妤靠得近了,一时闪躲不及,正被击中左肩,向后跌去。

  她情急之下,欲拿住他的脉门,却叫他一避,只扯下一角衣袖,一个趔趄,碰翻了桌子,摔在地上,剑匣也跟着落地。

  她挣了几下,但觉喉头腥甜,“哇”地吐出一口鲜血。

  即墨云扶额,只感头疼欲裂,待不适稍减,便觉口中有样物事,正在喉头慢慢化开。

  他心下大惊,忙运力呕出,呛咳一番。

  眼见秦长妤慢慢站起,他惦记着岚兮,无暇理会,当即飞脚一探,扫起剑匣,夹在臂弯里,追着她消失的方向,便奔了出去。

  掠出园子,赫然看见她正周旋于十余名大汉之间,又喜又忧,脱口唤道:“岚岚!”

  脚下刚动,迎面蹿出十余条大汉,拦住他的去路。

  那帮喽啰自然不是他的对手,缠了一会儿便逃的逃,散的散,有的连刀剑都弃了。

  可岚兮却已不知去向,他四下里一寻,不见她的踪影,不由暗叹一声。

  刚想追出,斜地里,突然有三道冷光夹着疾风袭来。

  他剑匣一挥,足若垂柳拂水,轻灵疾走。

  剑匣擦过就近的一道冷光,冷光顺势斜歪,“铿”地刺耳一响,三道冷光撞在一起,火星骤爆。

  两声男音闷哼,却是展刑风和谢天仪。

  二人方收兵刃,又迅速朝他面门送出。

  即墨云左掌举匣一挡,背后又有掌风呼啸而来。

  他余光一扫,足尖轻划,勾起一柄弃剑,抄于右手。

  不过瞬息之间,迅速将剑反转,斜横背心。

  岂料那肉掌竟不惧剑锋,笔直落下。

  肉掌劈剑锋,竟也能发出金属交击之音,一击不成,旋即挥掌再落,一掌猛过一掌,一招快过一招。

  但即墨云背后便如生了眼睛般,总能应对自如,只是这腹背受敌,僵持久了,终是危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