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别离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133 2019.05.27 10:30

  阳光刺得人眼生疼,岚兮不适地皱了皱眉,她翻了个身,往阴影里缩了缩,这地方温暖,厚实,舒适,还有淡淡的清气。

  她忍不住凑上脸蹭了蹭,可劲儿嗅了嗅,还想继续睡下,忽而察觉这地方是会动的,一起一伏,缓慢平和,就像人的呼吸,扑通,扑通,这是心跳!

  她猛然惊醒,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她微微拉开距离,这才看清是白衣,心底一咯噔,缓缓仰面,即墨云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她咽了咽,余光将身周一扫,几时她已身在车厢,枕在他臂弯里?

  方才她还毫无顾忌地在他胸口上乱蹭,一想到这儿,岚兮“刷”地一下,满面通红,她尴尬地坐起,镇定心神,强颜一笑:“我怎么会在马车里?还睡在你怀里?”

  “你忘了?”即墨云淡淡地反问。

  她茫然摇头:“什么?”

  即墨云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衣襟,道:“昨晚你在屋顶上睡着了,我担心你摔下,想叫醒你,谁知你根本叫不醒,还一个翻身压我身上,我又不能把你扔下不管,只好抱着你,坐到天亮。”

  他似有若无地瞥了她一眼,又接着道:“可是天亮之后你依然叫不醒,我又只好抱着你上马车,就这样,你一直在我怀里,睡到现在。”

  岚兮越听越窘:“这么说你从昨晚开始,就一直抱着我?不可能啊,我只有受伤的时候,才会睡得这么死的。”

  即墨云依然是那样淡淡的表情:“真的?”

  “嗯……”她哑然,讪讪笑道:“虽然……偶尔不受伤的时候,也会睡得这么死,可是……”

  她实在找不到借口了,只好看向他的手臂,岔开话题,道:“你手臂酸不酸?”

  即墨云反问道:“抱了你一宿再加一早,你说呢?”

  岚兮抿了抿唇,顿觉歉然:“那我给你揉揉吧。”

  “嗯。”他应了一声,便不客气地将手臂伸给她。

  她抬起他的胳膊,慢慢撸起雪白的袖子,骤然看见秦长妤坐在对面,不禁大吃一惊,又抛回他的手:“哇!这里还有别人,你不告诉我!”

  秦长妤腼腆地对她一笑:“岚姑娘好。”

  她干笑道:“你好。”

  即墨云道:“难道有别人在,你就不肯给我揉了?”

  岚兮辩解:“不是,我得把你衣袖卷起来,我怕你介意别人看到。”

  即墨云“哦”了一声:“你不喜欢我被别人看到?”

  岚兮提高音量,强调道:“我是怕你不喜欢被别人看到。”

  即墨云问:“有区别吗?”

  岚兮秀眉一蹙:“区别大了……”

  秦长妤听他们你来我往,呆在一旁,满面绯红,坐立不安,情知自己确系“别人”无疑,但无处可躲,又无法视而不见,不由捏起衣角,局促起来。

  正在这时,老于“吁”地一声,停下马车,掀开车帘一角,禀道:“庄主,您看这家酒肆如何?”

  即墨云撩开帘子,向外扫了一眼便放下了,对老于点了点头。

  老于心领神会,下了车,打起车帘,瞥见岚兮,笑了笑,道:“岚姑娘醒了,正好赶到城里用午饭。”

  “都中午了?”岚兮讶然。

  老于道:“是啊,庄主见姑娘睡得沉,便舍不得叫醒,想不到这一睡就到中午了。”

  岚兮抬眸,白了即墨云一眼:“你不是说,我是根本叫不醒吗?”

  即墨云并不正面作答:“没吃早饭的人,怎么还有这么多力气说话?”

  “喂,你……”

  岚兮正要站起,即墨云抢在她起身之前迅速道:“当心头!”

  岚兮一怔,想起昨日他的手替自己挨的那一下,心头一暖,到口的不满又憋了回去。

  即墨云率先下车,岚兮穿好靴子,一跃而下,秦长妤不懂武功,手脚不免迟缓,老于本想扶她一把,又碍于男女之防,岚兮眼尖,嘻嘻一笑,主动相扶,这种能揩美人油水的机会怎好轻易错过?

  前面,青白双秀早已翻身下马,等他们都下了车,一行人才走进酒肆,叫了桌酒席,老于自去打点,不必赘述。

  这一顿之后,青白双秀将与他们分道扬镳,木氶雪先时还对岚兮咬牙切齿,此刻竟生了惜别之心,只觉岚兮这人,若不为敌,倒还有些可爱之处。

  她主动向岚兮敬酒,虽还带着傲慢之色,但言语间已客气许多,岚兮嬉笑回敬。

  关山月为他们之前的无礼向二人赔罪,岚兮道声“言重”,即墨云向来话少,今日也难得多说两句,唯有秦长妤显得格格不入,勉强插得两句,不外乎是多谢搭救之恩。

  一桌人叙些闲话,不觉间,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付帐之后,众人离席,又送青白双秀至城外,木氶雪双手负背,突地,对岚兮道:“手伸出来。”

  岚兮问:“怎么了?”

  “伸出来!”

  木氶雪不耐烦地又重复了一遍,岚兮依言照做,手背朝上。

  木氶雪恼道:“手心!”

  岚兮将手一翻,掌心向上,木氶雪这才将一块圆牌搁到她掌中,佯作满不在乎道:“收好。”

  “这是什么?”

  岚兮拿起圆牌仔细端详了番,见是用象牙镂空雕成,中间刻有一个篆体的木字。

  木氶雪扬起下巴,神气道:“你别管这是什么,你只要知道,以后到了衡州府,你只要一亮这个,说是我木氶雪的朋友,所有人都会好生招待你的。”

  关山月笑道:“这是惊木堂的信物,师妹长这么大,只给过你一个人。”

  木氶雪轻斥:“要你多嘴!”

  岚兮道:“哇,我好大的面子啊,这样说来,只要有了它,我以后到了衡州府,就能横着走啦!”

  木氶雪哼道:“那也是托我之福。”

  岚兮笑道:“那么,谢谢木姑娘啦!”

  木氶雪仰面看天,面现薄红:“没什么好谢的。”

  岚兮心领神会,笑道:“你说的不错,朋友之间,没什么好谢的。”

  木氶雪两颊更红了,扁了扁嘴,一拱手,道:“我走了,后会有期。”

  岚兮道:“路上保重。”

  关山月道:“他日得闲,请诸位务必光临衡州,在下必扫榻恭候。”

  岚兮爽快道:“好,届时我定携酒前来,与二位共谋一醉。”

  关山月作揖道:“告辞。”

  岚兮与即墨云一齐拱手道:“保重。”

  二人又与秦长妤和老于互道珍重,这才翻身上马,扬鞭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