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牵手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021 2019.06.17 16:30

  就在这时候,岚兮蜷起右手,指甲嵌进左臂,猛地一抓,本已凝固的血痕顿时冒血,和着新鲜的伤口,血腥之气很快弥漫开来。

  与此同时,即墨云取下岚兮的发簪,左手将她一拥,随即旋身一转,发簪弹指而出。

  这刹那,周围的喧嚣仿佛都已消失,只剩下不远处那声声传来的哨声……

  发簪如同长了眼睛般,一鼓作气,接连穿透数条小蛇,朝那幽深处激射而去,不过眨眼功夫,“噗”地微响,发簪似是钻入血肉里,哨声戛然而止。

  “当”地,是哨子落地之声,接着是女人痛苦地呻吟,随即是三声叩击,“轰隆”一响,之后,再无动静。

  密道里,只剩下群蛇乱舞之音。

  蛇群听不到哨音,变得愈发狂躁,但是却在离他们三步远的距离,不约而同地停下。

  随着血腥味的蔓延,它们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争先恐后地向密道深处逃窜。

  “跟着蛇群走,一定能找到出路。”岚兮拉着即墨云,迈开步子想往里头冲,即墨云却岿然不动。

  岚兮拉他不动,不由急道:“你怎么杵着不动呀?”

  只这么一会儿耽误,蛇群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即墨云反手捉住她的左腕,小臂上的血犹在往下滴淌:“你这是干什么?”他轻斥,半是心疼半是疑惑。

  “你不是知道了吗?”岚兮收回手,撕了片布条,随意缠住止血。

  “知道什么?”他重又拉回她的手,替她仔细包扎,放缓了语气。

  岚兮倏地明白,为他解毒时,他尚在半昏半醒中,听得见却没瞧见,不知道她喂他的,是自己的血。

  也是他目力太好,居然在如此黑暗中都能瞧见,若换作是她,就只能闻到血腥,大可推到蛇群身上。

  既然他不知道,她也就没必要和盘托出了。

  当下眼珠子一转,岚兮解释道:“这些蛇已然受了惊,虽然有饲主,但畜牲毕竟是畜牲,纵使断了哨声,接不到主人的命令,也依然会攻击我们,所以我就用了驱蛇药把他们赶跑啦。”

  她说着,右掌翻出一颗药丸,装模作样地在他眼前晃道:“你瞧,就是这个,看着没什么,却必须溶于血中方能见效。”

  岚兮一说完立马又收回了药丸,免得落在他手里露出破绽。

  即墨云将信将疑:“我依稀记得你喂给我的药,也有类似的气息。”

  他一边说,一边回味着舌尖上的味道,似乎想从中探寻出蛛丝马迹。

  岚兮收回被他细心包扎后的手,打了个哈哈:“这有什么奇怪的,你我都受了伤,出了血,自然能闻见血腥,所以你才觉得熟悉。”

  她担心即墨云会细思下去,连忙拍了下他的肩,大笑起来:“哈哈哈,想不到咱俩之间还能有这样的默契,神不知鬼不觉就把她给骗了,走吧,去看看她逃哪儿去了。”

  她率先走了几步,即墨云却没有跟上。

  “你该不会以为方才我对你说的那些,都只是为了引她靠近,方便出手吧?”即墨云轻描淡写地说着,压抑着内心的起伏。

  岚兮走回他面前,蓦地踮起脚尖,摸索着搂住他的脖子,出其不意地在他凉凉的唇上印上一吻……

  她心如鹿撞,脸红耳热,松开之后,还拍了拍心口,幸亏没有亲错地方,不然就糗了。

  即墨云若遭雷殛,化作泥塑木雕,一时竟回不过神,动弹不得。

  岚兮问心无愧:“怎么,只许你强吻我,不许我强吻你吗?”

  岚兮见他不应不睬,羞得无地自容,脚下一跺,兀自转身要走。

  突然手上一紧,却是叫他握住了。

  她缓缓回头,看不清神情,便愈发心虚,额上手心全沁出了汗,他意欲何为?

  是浓情蜜意的倾诉,还是海誓山盟的允诺?

  猝不及防,她被他拉了往前走:“走吧,先离开这里。”

  他的声音里,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从容。

  “哈?”

  她始料未及,一头雾水,他竟无视自己可嘉的勇气,这让她情何以堪?

  “喂,你……”

  倏尔,她感受到了他掌心的滑腻,原来他也是一手的细汗,她欲言又止,嫣然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两人手牵着手,只觉前路再难,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不知不觉,便走到了密道的尽头。

  密道的尽头是一堵石壁,石壁由九块石砖砌成。

  岚兮推了推,自是推不动,即墨云道:“我来。”

  她依言退后,即墨云闭目,伸手在每块石砖上轻叩几下,仔细辨别,待一一敲过,心下已是了然。

  他睁眼,自信地在其中三块石砖上各击一下,石壁“轰隆”一响,沿中轴旋转开来。

  岚兮拍手欢笑:“云,你真厉害!”

  即墨云轻轻一咳,企图掩饰脸上不自然的红云,他竟忘了此地昏黑,她根本看不清他的脸色。

  岚兮脚步一挪,鞋底一硌,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她俯身捡起,摸了摸,却是个哨子。

  她将那哨子揣进兜里,这时,石门即将合上,即墨云拉了她跳了进去,门便在他们身后又恢复了原样。

  门的里头有左右两条道,右侧的密道透着灯光,左侧的则漆黑一片。

  岚兮道:“右边有光,说不准正是诱我们深入的陷阱,还是选左边吧。”

  即墨云拉住想往左走的她,道:“敌人若也如你这般想,那右边反倒是生路。”

  岚兮咬咬唇,不服道:“那万一敌人和你想的一样呢?”

  即墨云笑了笑,道:“不如你吹一吹哨子,看看蛇会从哪边出来?”

  蛇喜阴暗,不爱趋光,自然会往暗处钻,左侧那里说不准正是个蛇窝。

  岚兮一点即透,拉着即墨云兴冲冲地往右走,即墨云却又反把她拉住了。

  他道:“便是选对了,也不见得一路顺遂,还是步步为营,小心谨慎为好。”

  “云,你真聪明!”岚兮星眸闪烁,冲着即墨云赞道。

  即墨云轻咳一声,带着她往右侧走去。

  岚兮心下窃笑,她就喜欢“看”他因自己难为情的模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