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探病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240 2019.05.15 10:30

  即墨云时年二十有七,却仍孑然一身,素日清心寡欲,活得像尊佛陀,如果说他也有感到寂寞的时候,那就是在想到一个人的时候,一个叫岚兮的女子。

  他的心念刚动,双腿便不由自主地往有她的地方走去。

  记得两日前,他在林中听到那声宰猪般的惨叫时,血液仿佛瞬间凝固,他极力克制自己不往坏处想,却忍不住心乱如麻,直到在层林叠翠之后,在那狼狈得辨不出面貌,遍体鳞伤的她面前,他几欲窒息。

  没有任何言语可以精准地描述他当时复杂的心情,唯有压抑情绪,化作一声低唤:“岚岚。”

  犹如每一次他在梦中呼唤的,那般温柔。

  阔别三年,再见到那张久违的脸,他的心绪繁杂到连自己都无法捉摸。

  只是,在她倒落自己怀中的那一刹那,他确定,他已经不能放手了。

  此时,药师徐典刚从屋里出来,他又忙累了一日,又是死人又是病人,终于可以消停了,正伸着懒腰,便见即墨云倥偬而来,他忙上前拱手一礼:“庄主。”

  “她可醒了?”他问道,语气难掩急切。

  “还没有。”

  “她都睡了两天了。”

  他眉心微蹙,一句话虽只说了半句,但下半句已不需要再说了,责备之意更是显而易见。

  徐典讪讪地摸了摸鼻子,他倒不在乎庄主质疑他的医术,只是这实情他有些不想道出:“嗯……只怕还得再睡两天。”

  “还要两天?她究竟伤得有多重?为何会昏睡这般久?”

  他的语气已然有些焦躁,他记得自己明明探过她的脉息,确信她并未伤及根本,才能在将她交予徐典后,安心处理其他事务,可听他此刻所言,又不禁自疑,难道自己当时弄错了?

  徐典也是山庄里的老人了,四十来岁年纪,老庄主在世时,他就已经是这里的药师了,对即墨云的脾气还是很了解的,他清楚,即墨云是个很能沉住气的人,无论怎样的局面,他都绝对稳得住。

  遥想当年他初次在江湖上公开露面时,年岁方及弱冠,他亲赴武当山,在新任掌门继任大典上,为松风道人献上落霞剑。

  其时群雄毕至,场面何等壮大,他一身雪衣,双手捧剑,从容而过,气度高华,宛如天心皓月,耀目而不刺眼,满堂武林人士无不惊艳。

  要知道那时在场的还有梅家一众子弟,梅家那一门芝兰玉树,哪个不是才貌双全、出类拔萃的风流人物,却在即墨云面前,都如蒙尘珍珠般,不由暗淡三分。

  礼毕后,武林豪杰争相交结,但皆被他三言两语婉拒,亦有那无事生非者,故意挑衅,他处变不惊,泰然应对,一一化解。

  事后有人望天叹息,即墨庄主就像那天边白云,虽然赏心悦目,却不可接近,白云公子的雅号便由此而来。

  然而,众人眼中那风度翩翩的白云公子,可不是一直这样不食人间烟火的,但凡在岚姑娘有关的人和事面前,他就没有多少风度可言了。

  也就只有在这种时候,徐典才会觉得,他们的庄主还是真真切切活在这人世间的一个人。

  想到这里,徐典心下不由窃笑,连带着眸光里也盈满笑意,突地惊觉有冷光射向自己,他这才回神,想起还没回话,不由干咳两声,回道:“虽是伤了十七处,但……”

  无奈此时的庄主并不能好好听下他的话,他刚说了“十七”,即墨云便骤然打断:“十七处?三年不见,她倒是出息了,比以往愈发严重,下一次是不是连命都想搭进去?”

  他已完全沉不住气,抬脚就向屋子走去,徐典连忙拦住:“庄主,现在不方便,田田正在给岚姑娘更衣,这……”

  徐典的面上虽然极力表现出捍卫岚姑娘清白的模样,其实心底却巴不得庄主就这般闯进去,最好将不该看的全看了,逼得他不得不将一切说清道明,娶了岚姑娘,以后也就不必再受这相思之苦了。

  然而即墨云令他失望了,他脚下刚踩到石阶,便又缩回,驻足不前,徐典心中暗恨,自己委实不该多嘴,坏了一桩美事。

  既然一时不得见,即墨云的一颗心也就暂时沉下来了:“你和我说说她究竟伤得如何?”

  徐典暗暗腹诽了一句:我本就要说的,叫你一打断,都忘了说到哪儿呢。

  即墨云一眼就瞧出他心中所想:“你说她伤了十七处,接着呢?”

  徐典的心咯噔一跳,他的表情有这么明显吗?

  他又抬手摸了摸鼻子,微作沉吟,才道:“庄主,田田已仔细检查过了,这,这岚姑娘身上的伤虽多,但都是些普通的皮外伤,连刀伤都不见一处,更不要说内伤了,并且据田田说,看那些伤的样子不像是……别人弄出来的。”

  即墨云眉心微锁:“你的意思是说,她那一身伤,都是自己整出来的?”

  徐典又咳了两声,肯定了庄主的话:“也可以这么说。”

  天地明鉴,他只是道出实情,并没有侮辱岚姑娘智商的意思。

  即墨云不禁抬手揉了揉额角,颇感头疼地叹了口气,一个人要笨到什么境界才能有这样的本事呢?

  “既然没有内伤,为何会昏睡这般久?”

  徐典答道:“连日奔波,疲累过度,又在马车里颠簸了一天一夜,必是睡不踏实的,再加上水米未进,身体虚弱些也是难免,但庄主放心,岚姑娘筋骨奇佳,只要开几副补血益气的方子调养调养,不出两日又能活蹦乱跳了。”

  其实以往岚姑娘每次一番瞎折腾之后,不狠狠睡个三五日都是醒不了的,大家早就习以为常了,只有他们这位庄主才老觉得她越睡越久。

  即墨云眉间一拧:“不,别急着让她好,开些见效慢的方子,最好能拖个两三个月。”

  真是不能和岚姑娘相处太久啊,徐典觉着他们家庄主的头脑,也不大好使了。

  他心里悄悄嘀咕了下,摸着鼻子,十分为难:“这,庄主说笑了,我虽然不是什么名医,但还不至于是个庸医,这个,有点困难,况且,岚姑娘也是通晓医理的,方子开得好不好,可瞒她不住。”

  即墨云也知道这样做不切实际,可他即将出趟远门,她断然不会留在山庄乖乖等她,此番好不容易见着她,再让她溜了,那要到何时才能再见到她?

  徐典清楚即墨云心中的顾忌,他凑近两步,小心翼翼地提点:“庄主若是怕姑娘伤一好,又不辞而别,不妨直接开口留住姑娘……”

  即墨云沉默不语,心下暗暗思量:岚岚,我若开口留你,你肯留下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