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擒贼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084 2019.06.11 22:30

  她一面嘀嘀咕咕,一面疾步行在小径上,浑然忘了两旁的埋伏。

  倏地,刀光剑影齐齐拦向自己。

  她陡然醒神,向后退去,又有数人向她围来。

  她被困其中,忙擦干眼泪,举臂防御,冲着那十余条大汉脱口嚷道:“人家幽会便幽会嘛,你们一帮人聚在这儿做什么,好看啊?”

  “还是怕他不认账,等着抓现成的啊?难怪那丫头要阻止我,原来,是怕我坏了你们家小姐的好事啊!”

  众人面面相觑,为这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感到莫名其妙,更被这通说辞整得一头雾水,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几个人互相递个眼色,一点头,顷刻便动上了手。

  岚兮一面应敌,一面酝酿,仅凭双拳如何脱困。

  倏尔,隐听得身后有人在唤她的名,她心底一咯噔,委实不愿看见他。

  情急之下,身手竟比平日迅捷数倍,饶是对方人多,竟也被她空手夺白刃,三下五除二,干脆利落地撂倒,随即轻功一展,才一眨眼,人已离得远了。

  身后闹哄哄一片,她可顾不得。

  不知奔出多远,已无人追踪,她静立片刻,观察退路。

  眼前正有一名丫鬟捧着锦盒过来,她不欲再起冲突,纵身一跃,便要攀上屋檐。

  冷不防,背后有道劲风袭来,她凌空侧身一闪,躲了过去。

  却听得一声惨叫,她暗叫不妙,连忙稳住身形,落于地面。

  她四下查看,见无人踪,便立即跨上几步,去探那倒地丫鬟的鼻息,已经气绝身亡。

  她暗叹一声,看向暗器,双眸倏然睁圆,竟是飞凫镖!

  她直怀疑看错,从丫鬟咽喉处拔出暗器,收入掌中,仔细辨认,的确是飞凫镖无疑,不禁起身怒喝:“冲天大盗,你给姑奶奶我滚出来!”

  四下里静悄悄,简直静得诡异。

  她心头有些发毛,又喊了声,向前迈出两步,脚下一硌,踩到了那个锦盒。

  她飞脚一踹,锦盒撞上墙角,碰坏了盒盖,里头泻出一丝暖光。

  她心下大奇,忍不住过去揭开盒盖,竟是块精美绝伦的玉璧。

  她不识此物,却也知必定是样宝贝,不由伸手拾起,托在掌中,仔细端详起来。

  正在奇怪中,一个和颜悦色的声音,自身后缓缓靠近:“岚姑娘,三更半夜,擅闯私宅,这可不太好,府中近来不甚太平,是以防备森严,若是将姑娘错当成贼给伤了,那可就失礼了。”

  她闻声回身防备,来人是秦长卫,后头还跟着郝正义和阮凤英,以及数名护院。

  她如同撞上救星般,连忙上前两步,道:“秦爷,你来得正好,快快叫人彻查府上,冲天大盗就在此处,方才还……”

  “岚姑娘,我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如何却在我府中行凶,你手上那是,那是……”

  她一言未毕,秦长卫突然又惊又怒,高声喝问,颤手指向岚兮手中之物,面上愤恨至极。

  郝正义已惊诧道:“回龙璧!”

  “还有飞凫镖!”

  阮凤英接口道,面上义愤填膺:“方才回龙璧失窃,便是冲天大盗所为,眼下府中乱作一团,就是为了捉拿那贼厮,万万料不到,你竟就是冲天大盗!”

  岚兮闻言炸毛:“喂,谁是冲天大盗,你们长不长眼啊,什么回龙璧,我连听都没听过,怎么偷?你们又几时见我偷……”

  言犹未了,她顿住,看向手中,突然省悟,这一切都不是巧合。

  她被算计了!

  那即墨云呢?

  难道他也被算计了?

  此情此景,已不容她多想,唯有先脱身,见到他再说。

  她双眸一转,突然将手中之物,全都抛给他们,叱道:“还你!”

  话音刚落,人已腾空而起。

  郝阮二人早有防备。

  郝正义左手接过玉璧,右手拈住飞凫镖,稳稳当当。

  而岚兮身子刚动,阮凤英的柳叶刀已出,一个回旋斩,轻刀脱手,飞追而来,不偏不倚,正冲她面门。

  她双手攀上屋檐,猛力一勾,翻上屋顶,刀锋斜劈过发梢,险险避了开去。

  还来不及喘息,郝正义已将东西交与护院保管,迎到她跟前,怒喝:“想跑,没这么容易!”

  声未歇,一双铁拳已呼啸而至。

  岚兮功力不济,未敢硬碰,全靠一腿轻功灵敏,左闪右避。

  郝正义虽然出手刚猛,但一时摸不着她的武功路数,也近身不得。

  岚兮寻到空子,便想伺机逃脱,不料阮凤英已跃至身后。

  柳叶刀横劈斜砍,舞得凛冽生风,招招尽向要害。

  岚兮腾挪闪避,只有躲的份,同时应对两人,委实吃力,不消一会儿,便连连环生险象。

  秦长卫接过回龙璧,半眯着眼睛,闲适地拿在手中把玩,嘴角扬起阴鸷的笑意。

  对于不住败退的岚兮,他是连瞧都嫌多余了。

  那几名护院环在秦长卫身边,抽刀拔剑,护在他身侧。

  “即墨云,快来救我!”

  忽然,她看向二人身后高声嚷道。

  郝阮二人一惊,本能地慢下几分,余光斜瞥。

  秦长卫即刻喊道:“莫让她逃了!”

  两人立即反应过来,但只这瞬间,岚兮已钻到空隙,使出惯用的伎俩,抖开暗藏于袖中的粉末。

  两人迅速转身,举臂遮目,岚兮敏捷地一展身形,向后退去,眼见顷刻便得脱身。

  忽然,迎面青光闪耀,“嗖嗖”两声,她纵身跃起,险险避过,脚下尚在悬空。

  又是“嗖嗖”两声,比之方才更为凌厉迅猛。

  这一下无论如何是避不过去了,也是她临危生智,右脚一踢,踹出一只靴子,飞向那两道青光。

  其中一枚暗青子恰被击中,歪了一歪,从她小腿处擦了过去,只划破了裙裾。

  可下一刻,右脚脚踝处跟着割疼,终是没能避得过另一枚暗青子。

  她闷哼一声,脚刚踩实,无力站稳,沿着屋顶滑了下来,双手下意识地扒向屋瓦。

  瓦片不受力,“哐哐当当”纷纷坠落,碎了一地。

  岚兮心下大急,眼见便要摔下屋檐,郝正义和阮凤英一左一右,拿住她的胳膊,押着她跳了下来。

  直到落地,岚兮才暗舒一口气,被逮住,总比摔断腿要好点儿。

  她这面刚放心,那面,一个大肉球便从不远处弹跳而来,开怀大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