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告别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150 2019.06.09 10:30

  “噼啪!”

  桌上的油灯,偶尔发出爆裂的细响,在静谧的夜里,显得格外响亮。

  油灯一点一点燃尽,当最后一声爆裂过后,它便完全燃尽了,“滋”地,散出一缕轻烟。

  岚兮悄悄睁眼,双目逐渐适应夜的黑暗。

  她侧耳倾听,梅吟香的呼吸沉稳均匀,已然熟睡,可她却怎样也睡不着。

  一抹雪白的身影翻上心尖,即墨云,这个曾经令她温暖的名字,如今想起却多了丝异样。

  经过今日,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然改变,恐怕不能再做朋友了吧?

  可不做朋友,又要做什么呢?

  夫妻?

  这个念头刚闪过,肌肤上,便立即涌现出灼热的感觉,回想起那一幕,她浑身热烫如火炙,酥麻若电触。

  她不由打了个激灵,抬手抚上颈侧,吻印隐隐生疼。

  梅吟香的身体动了动,略微抱紧了她一些,她心中一凛,生怕将他吵醒,不敢妄动。

  倏地,她想到了什么,如果即墨云看见她与吟香哥哥同榻而眠,会如何?

  看见自己喜欢的人和其他人亲近,肯定会生气吧?

  难道他失控,是因为看见自己和吟香哥哥,昨天晚上在一起?

  不会不会,他怎么可能会看见,除非他跟踪自己。

  可他是什么人,又怎会做出那种出格的举动?

  一定是另有原因。

  她突然好想见到他,好想当面问个清楚,这样不明不白,揣着一堆疑惑窝在心里,直如巨石堵心,闷得她喘不上气。

  可是,吟香哥哥怎么办?

  她抬眼偷觑他,要当面告别吗?

  那样,他一定会陪着自己去,而这件事,她只想自己解决。

  那么只能不辞而别了。

  可是他的伤怎么办?

  虽然不重,但也需要有人帮他换药才行啊。

  嗯……对了!

  只要托主人家帮忙照料,不就好了!

  她忽地觉得自己还是蛮聪明的,不由暗自窃喜,当下主意已定,她轻唤一声:“吟香哥哥。”

  梅吟香不答,她不放心地又唤了声,他仍是不应。

  岚兮这才安下心来,想是今日累极,又有伤在身,他才睡得这般沉。

  她伸手轻轻拿住他环住自己的手臂,悄然抬起,又慢慢放落床面。

  不知是否错觉,那交扣的手指似乎在收紧。

  她一怔,不禁屏息不动,隔了好一会儿,见他没有其他动静,这才暗吁一口气,费了番周折,才在不惊醒他的情况下,将十指分开。

  “吟香哥哥。”

  她悄声道:“我现在不能和你一起回去,有些事我放心不下,须得去弄个明白,待事情过后,我会马上回家的。”

  她钻出被窝,轻巧地翻身落地,伏在床边,凝视着熟睡中的梅吟香,又道:“还有,捣好的药都放在桌上了,等明日你醒了,拜托主人家帮你换药,每隔三个时辰换一次,再敷两回便无碍了。”

  梅吟香睡得正沉,自然没法回答她。

  岚兮轻轻敲了下自己的脑袋,嘲笑自己傻气,对着个睡着的人,说再多,不也是白搭吗?

  还不如留张字条,来得干脆。

  可是,这里哪儿来的笔墨纸砚?

  哎!

  算了算了,哪儿那么多事,吟香哥哥又不是傻子,他自会明白的。

  “吟香哥哥,那我走了,你要好好保重。”

  她留下这句轻浅的告别,为他掖了掖被角,便蹑手蹑脚地溜出房间。

  不久,一声马嘶,蹄声翻飞,渐渐远去,他的马除了他,也只有她,才使唤得动。

  梅吟香缓缓睁眼,寂然握拳,指腹慢慢摩挲着掌心,那里,尚残留着她的余温。

  岚岚,因为我伤得不够重,所以,才留不下你吗?

  呵!到头来,你还是选择了别人,舍弃了我。

  夜静静地流淌着,他一动不动,长睫低垂,默然良久。

  倏尔,眸里暗光流过,他的唇角勾出一抹森冷:“即墨云,岚岚的心,不是你能要得起的。”

  ×××××××××××××××××××××××××××××××××××××××

  长沙城外,一片静寂,岚兮翻身下马,轻轻拍了拍马头,对它道:“西风烈,回去找吟香哥哥吧,谢谢你送我一程。”

  马儿一声嘶鸣,跃腾几下,似在向她示意,接着放飞四蹄,奔驰而去。

  顷刻,便融入夜色,再也瞧不见了。

  ×××××××××××××××××××××××××××××××××××××××

  话说另一头,即墨云坐上马车来到秦府,阮凤英与郝正义下马,叩响门环,守门的见得主人回来,连忙大开朱门。

  两人下车后,秦长卫屏退阮郝二人,亲自为即墨云引路,仆从们见得主人对这位公子如此礼遇,都不敢怠慢。

  两人刚绕过照壁,一名仆从小跑而来,附在秦长卫耳边小声道:“爷……”

  秦长卫颇为为难地皱了皱眉,看了即墨云一眼:“这……”

  即墨云道:“秦爷请自便。”

  秦长卫笑了笑,拱手道:“多谢公子体谅,来人啊,迎贵客去落霞水榭。”

  早有仆从上前,恭请即墨云,秦长卫又客套了几句才匆匆离开。

  即墨云随着那仆从三进五出,穿过几道回廊,经莲池,走在池中石径上。

  莲池尽头,有处楼阁,牌匾上题着“落霞水榭”四字。

  时值仲秋,满池莲花皆已开败,莲叶方枯,微风拂过,相互摇曳摩擦,发出沙沙的响声。

  水榭附近,三五个仆婢来来往往,脚步错杂。

  他忽地停步,一双墨眸变得幽深,那仆从奇怪地问道:“公子怎么了?”

  “嗤嗤嗤……”

  几欲不可闻的轻响,接二连三地逼近自己,凭他的经验,自然听得出,这是暗器破空之音。

  听音辨位,来自四面八方,闻音之轻重缓急,便知不是同种暗器。

  究其原因,并非因为出手之人不同,而恰恰是同人同时所发,只因出手力道一致,才造成不同种类的暗器,先后次序不同。

  这种暗器功夫并不常见,对方定是名满江湖的暗器高手,在他的印象里,徐典曾经提到过这么一个人。

  他这番思考只在瞬息之间,念头刚闪过,暗器的青光便已在眼前闪烁。

  那仆从此刻才看见,吓得面如土色,腿一软,瘫坐在石径上发抖。

  其实,他也不用担心,这些暗器虽多,虽杂,虽快,但出手之人,显然很珍惜自己的暗器,舍不得分一枚,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青芒耀目,只向即墨云一人笼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