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二章 暗算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221 2019.06.19 10:30

  油灯上的火苗忽明忽灭,照得紧窄的密道昏暗恍惚,就连盛放膏脂的铜盘,也折射着暗淡无力的光芒。

  突然,铜中一点冷芒放大……

  “当心!”

  即墨云按住岚兮,向左一带,贴墙而立,长钉“嗖”地擦过发梢,在他话音刚落时,春喜一声惨呼,伏地不起。

  几乎是在同时,石壁一翻,又迅速归位,红影已然不见。

  “岚岚,你没事吧?”

  岚兮摇了摇头,三两步来到春喜身边,眼见她双目圆撑,瞳孔散大,已然无救。

  胸前一点血窟窿,血流不止,显为利器穿透,岚兮顺眼看去,前方石壁上赫然钉着一根长钉。

  岚兮走近,看着那枚几乎没入石壁的长钉,顿觉不可思议:“她受了伤,不可能有这样的内力,更何况她能伤在你手上,就意味着,即便她毫发无伤,也不可能有这样的本事。”

  “的确没有,所以她借助机括,利用这里的机关,施以暗算,一出手就逃,不肯正面应战。”即墨云接口道。

  岚兮愤然一捶石壁:“她这是想杀人灭口,再困死我们。”

  即墨云道:“她原本是想杀你的,那丫头的目的是为了引我们来此,好让她下手。”

  岚兮讶然:“你是说她们串通一气?”

  即墨云道:“确切的说,是听命行事。”

  他缓缓分析道:“这丫头一出现,我们就走得出奇的顺利,你不觉得奇怪?再者,她适才哭得这般响亮,也不怕引来危险,你认为是什么原因?第三,你一问起内情,她便哭得你心烦意乱,让你无法多问,这又是为何?”

  岚兮稍稍一想,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言多必失,她没把握能圆谎!”

  她没好气地答道,继而又不解地问道:“可是她不想要解药了吗?”

  即墨云微微一笑:“她根本就不相信你会下毒,否则她应该先带我们找出口,而不是找秦长卫,只因她认为比起出口,你更想救人,于是投其所好。”

  “我……”

  岚兮顿时语塞,缓得一缓,不由怒上心来:“真是承蒙抬举,我就长着一张好人脸!”

  即墨云苦笑道:“她见识过真正的恶人,自然知道好人的模样,她还知道,她就算再次诓了你,你也不会拿她如何,可是恶人则不然,秦家小姐就是最好的榜样,两害相权取其轻,如此而已。”

  岚兮气得跳脚,走过去想在春喜身上踩几脚,却怎么也落不下脚,不由一跺脚,负气道:“我不跟死人计较。”

  为了踩她几脚,再把自己的伤口弄裂,实在不值当。

  她心中劝慰着自己,又不服气地问:“那你怎么知道,那姓罗的毒妇要杀的是我,而不是你?”

  即墨云叹道:“因为你死了,我便乱了,只有束手待毙的份儿,这是最简单,最有效的法子。”

  岚兮心中一凛,不由恨道:“此人好生恶毒。”

  “不过,有一点我却得请教你。”即墨云道。

  岚兮听得他也有想不明白的地方,不由高兴地问:“什么?”

  即墨云浅笑道:“你方才给她下的是什么药?”

  “你!”

  岚兮喉头一梗,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她才刚忘却的不快,又被他一句话给提了起来,不由得气急败坏地嚷嚷:“清肠丸,败火的!”

  即墨云忍不住“哈哈”笑将出来。

  岚兮恼道:“有什么好笑的,你既然知道她有问题,那还跟着她走,现如今困在这里,亏你还笑得出来。”

  即墨云缓缓止笑,道:“她虽然愚蠢信错了人,落得如此下场,但她要引我们来找秦长卫,却是不假。”

  “何以见得?”岚兮好奇地问。

  即墨云道:“因为秦长卫所在之处,必是最隐蔽,最难逃脱,最易下手之地。”

  岚兮眼珠一转,思忖道:“所以,你是说,秦长卫极有可能就在这几堵墙之后?”

  即墨云点了点头。

  岚兮闻言,兴冲冲地去拧每一盏油灯。

  即墨云笑问:“你做什么?”

  岚兮头也不回:“废话,当然是找机关啊,总不能坐等机关自己蹦出来吧。”

  即墨云看着春喜道:“不必了,她已经告诉我们了。”

  岚兮被当头淋了盆冷水,意兴阑珊地退回他身边,瞧他这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就不禁心头来气:“你有话,就不能一次倒完嘛!”

  即墨云和颜笑道:“你仔细看看她的死状。”

  “你叫我看我就看啊。”

  岚兮翻了个白眼,口里虽然这般说着,双腿却很自觉地蹲下,仔细探查。

  只见春喜趴在地面,身体往左歪,脸孔朝着左上角,似在往那儿看,右臂枕在脑袋下,右手五指撑开,似乎想要推动什么,张嘴瞪眼,惊恐万状,更似不可置信,回想她方才进入密道时的模样,还是轻松泰然……

  岚兮咬了咬指节,揣摩着思索道:“她带我们走进这里时,并不知道对方会在这里下手,否则即便她知道目的不是她,怕殃及池鱼,也绝不会这般镇定。”

  “为了不让她露出马脚,那姓罗的毒妇极可能,只是让她带我们到秦长卫的囚室,所以她死前本能地便要去按囚室的机关,但是她还来不及开启,便遇难了。”

  她一面寻思,一面顺着春喜脸孔的朝向望去,左面石壁的左上角并没有灯。

  岚兮起身,在那片石壁上慢慢叩击,终于发现,有一块石砖的发声与他处不同,好似中间是空的。

  她附耳仔细一听,有回音!

  禁不住心头一阵狂喜,她伸手便要去推,即墨云却捉住了她的手,对她温柔一笑。

  “怎么啦?我又哪儿弄错了?”岚兮凝眉问。

  即墨云道:“你什么都没错,我很高兴,可又很担忧。”

  即墨云这话很令她摸不着头脑,她问道:“你又在打什么哑谜?”

  “岚岚,你很聪明,如果我不在,这些你都能想得通,可若我在,你便打从心底依赖着我,可能连你自己都没察觉,我很高兴你对我如此信任,可我担忧的是,万一遇到危险,我若无力护你,你会乱了阵脚,无法自保。”

  即墨云握住了她的双肩,目光深沉得让她喘不过气来,岚兮不自在地道:“你这样看着我,好像我爹和外公啊。”

  即墨云语重心长道:“岚岚,答应我,如果有危险,我会助你脱身,你不可顾念我,害了自己性命。”

  “我不答应!”她斩钉截铁道。

  原来他并非那么有自信,甚至他担心这一推,没有推开囚室,反而迎来暗箭飞石,一个人若心有牵挂,便处处受着牵绊,便有十分把握也教担心折了三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