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热血江湖 云起岚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露宿

云起岚兮 陆梦粱 2002 2019.06.02 10:30

  即墨云道:“岚岚,晚了,该休息了。”

  声音是一贯的清冷。

  岚兮正恼他待人无情,当下颇没好气,起身与他争锋相对:“秦姑娘又不是什么毒蛇猛兽,我们多聊一会儿又能如何,你非得对人家这般冷若冰霜吗?”

  即墨云面无表情,只是盯着岚兮瞧。

  过得片刻,“好吧,我认输!”岚兮举手投降,牵起秦长妤道:“妹妹,我们一起去歇息吧。”

  秦长妤依偎在她身边,怯怯地应了声“好”,美目含泪,羞答答地瞧了即墨云一眼,便要随她同去。

  “站住,谁说你们今晚睡一块了?”岚兮刚跨出一步,即墨云又开口道。

  “哈?”

  岚兮回头道:“我们只有两顶帐篷,你一顶,老于一顶,那我们俩当然只能一起睡马车啦!”

  “你先回车厢。”即墨云道。

  岚兮指着秦长妤,问道:“那她呢?”

  秦长妤见二人僵持,泪水又适时夺眶,乖巧地道:“姐姐还是听公子的话吧,否则……”

  话犹未了,即墨云冷眼向她一扫,她陡然一哽,不止话说不出,连泪意也止住了。

  岚兮顿足恼道:“好吧,我什么都不管啦。”

  她撂下这句话,便气嘟嘟地走了。

  “姐姐!”

  秦长妤喊了一句,见得即墨云在身边,也不敢强留岚兮,当下回首,低眸偷觑,羞赧道:“公子,长妤若不与姐姐同寝,那今晚……”

  即墨云食指一抬,指向相距不远的一顶帐篷,语气冰冷:“那里。”

  她顺指瞧去,怦然心动,不自觉紧了紧衣襟,满面绯红,不胜娇羞:“可是那里,不是公子的寝帐吗?这……”

  只道他定力非凡,到底是个男人,不能免俗,不过故作君子而已,这么快就原形毕露了。

  她正心下得意,即墨云却当头泼了瓢冷水:“没关系,今晚我睡马车里。”

  秦长妤一怔,很快又笑道:“这,公子尚可不在乎,可姐姐毕竟是姑娘家,你们又只是朋友,孤男寡女,恐怕不妥。”

  她这一笑,的确像位大家闺秀,笑得大方,说话也很得体。

  即墨云冷笑道:“我与她一起不妥,与你一起就妥了,是吗?”

  秦长妤绣帕掩面,咬唇无辜道:“不,长妤哪有这个意思,公子这般说,是在折辱长妤了。”

  即墨云懒怠与她纠缠,他恢复平时的口吻,淡淡道:“天色不早了,秦姑娘早些安歇吧。”

  话音刚落,人便转身走了,秦长妤咬牙暗恨,纤纤素手,渐握成拳,指甲慢慢陷进掌心。

  即墨云掀开车帘时,岚兮已拆下车座,躺在貂皮上盖好被子,但翻来覆去,无法入眠,显然心情起伏难平。

  即墨云脱了靴子,将剑匣立在角落,横卧在车座上,单手支颐,双目轻合。

  岚兮躺不住,索性掀开被子,坐起来嚷道:“喂,我都知道了,虽然你不可能喜欢她,但也不用这么绝情啊,至少给点好脸色也成啊?”

  即墨云依旧闭目,薄唇微启,心平气和:“岚岚,你喜欢多管闲事,我拦不住你,只有一点你须得注意,那个秦长妤,你少和她接近。”

  岚兮不服道:“你少和她接近我理解,可为什么我也要少和她接近?”

  即墨云不语不动,吐纳均和平稳,便如睡着了般。

  “不理我,哼!”

  岚兮决定不再自讨没趣,拉上被子闷头大睡。

  不知过得多久,她终于沉沉入睡,梦里但觉闷热,扬起一脚,便将锦被踢出老远,一半在车厢里,一半在车厢外。

  即墨云墨眸浅睁,无奈地一叹:“这么大人了,还蹬被子。”

  他翻身而起,捡起被子重又为她盖好,她正睡得香甜,鼻尖翕动,发出极细微的鼾声,他只一凝眸,便情不自禁地横卧在她身侧,轻轻捏住她的鼻尖。

  他嗔笑道:“傻丫头,几句花言巧语,几滴眼泪就把你给骗了,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她顿感不适,秀眉一蹙,本能地张口换气,他及时松手,她猛地吸气,翻了个身,车厢狭窄,他无处避让,柔柔的唇瓣便擦过他凉凉的薄唇……

  突然之间,即墨云如遭雷击,浑身又酥又麻,呆了片刻,墨眸逐渐迷离,心魂俱已沉醉。

  喉头一滚,玉指不由自主地抬起,拈住她的下颏,薄唇贴上她柔软的唇瓣,渐渐发热,慢慢熨烫,一点一点地吮吸着她独有的芬芳,静夜里,满腔爱意缓缓燃烧着……

  翌日,岚兮醒来时,即墨云早已端坐在座,打坐练功。

  岚兮不便惊扰,静静穿好外衫,梳理齐整,一切并无不妥,唯独这唇上微微酥麻,怎么像是被虫子叮过似的。

  忽地想起那夜落水后,昏迷前,也有类似的感觉,不禁摇头感叹:这世上的虫子可真多!

  一行人收拾妥当,继续驱车上路,即墨云一切照常。

  秦长妤又是羞恼又是尴尬,绞弄绣帕,不知所措。

  岚兮不时观望两人,有心插手,无力相帮,再加上即墨云刻意与她形影不离,岚兮便更难寻得与秦长妤独处的机会。

  如此倒也相安,过得两日,到达长沙。

  这日午后,他们刚进长沙城不远,迎面忽然来了一对人马,为首两人一男一女骑着高头大马,女的年约四旬,红衣劲装,大眼鹰鼻,身材挺拔威武,英气勃勃,腰悬一柄柳叶刀,刀鞘是鲨鱼皮所制,上面镶着绿松石。

  男的年近五旬,也是一身疾服,一张方方正正的脸,剑眉怒扬,虎目阔嘴,下颌微须,看上去正气逼人。

  他们身后跟着八名彪形大汉,抬着一顶软轿,软轿旁还跟着一名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圆圆的脸,圆圆的眼,圆圆的鼻,圆圆的嘴,梳着两条小辫子,模样甚是讨喜。

  这对人马不偏不倚,正冲着他们的马车来,等临近时,那男的抬手一挥,人马俱停。

  老于一拉缰绳,停下马车,手一拱,朗声问道:“朋友是什么人?请问为何拦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